The to-be printed article is:墙角下的格桑花

墙角下的格桑花

----此文献给网上的QQ鱼和生活里的林

Author:足音    From:本站原创    Hits:2651


    (引子)

    她对他说:如你到了西藏,我会带你去摘格桑花。

    他不知道她在哪里或来自哪里?但他知道她不是来自西藏。

    她对他说:有两条路让你选择,第一选择和我聊天,第二选择有一天你到了西藏我做你的向导。

    他说:两种选择我都不要,可不可以有第三种选择,彼如我们可以继续聊天,并且有一天如我到了西藏,你再带我徒步。

    她说:不可以,因为我们藏民有一个习惯,如有了约定彼此就不可以再联系,只能在要在约定实行的前几天才能联系。

    他不相信有这么荒谬的事情,但他一直都对她无可奈何,因为她在网络上一直都是深居简出,有着某种不可抗人的神秘出现在他的面前。

    她说:那以后就遵守约定,我会等你的到来。

    (一)

    他是一个喜欢纯棉衣服的男人,而且偏爱浅色,走路轻盈,不爱喧嚣。很多时候他是沉默的,在朋友众乐的时候他都只是轻轻的躲在一边,不会有太多的语言,别人叫酒卖醉的时候,他也只是轻呷着酒和这个人群有点相背而行。

    贫穷,让他压抑的生活,似乎一直都找不到一种积极或放心的状态去面对生活。他喜欢摇滚,因为在那里他可以感受到自己身体里的血液也是会流动的,有一段时间他沉迷中国的零点,但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他又放弃了这种追逐,而这种放弃不是因为没有了热情,而是他发现自己正在老去,包括感情的空虚。前一段爱情,让他觉得疲惫,疲惫一直保持一个姿势,那是一个小女生,要有很多很多的时间去哄。很多时候他觉得自己是一个婴儿,需要的是一个温情的怀抱,或者可以让他有安心的眼神,静静的注视着他而不远离。

    他认识她,忘了是在哪一个午后,他正躺在床上,惺松的看着矮矮的窗角里传出的那一线光,或明或暗,随着深色窗帘的飘动。在这一刻自己是孤独的,他似乎看到自己内心已经荒芜的长出一片野草。正在这时,他的手机震动,是移动QQ发出的呼叫,这一刻的自己像是一个守网多日的蜘蛛,需要的不是一件食物,而是一个可以让它消磨时间的同伴。

    她:空心宝贝。

    他:还空心?相信一定是感情的失意者。

    她:你还QQ鱼,相信一定是经常被人砍为水鱼。

    他发现她是灵动的,像一条鱼一样不喜欢常规游戏,她不喜欢他问她很多问题,而她也从来不问他很多问题,彼如你来自哪里?是男是女?

    那天他们聊了很多,用了一个午后的时间,聊旅游,聊西藏,聊感情。

    她:我相信你一定是不开心的,而且是忧郁的。

    他:?

    她:你对自己无可奈何,你找不到出路,可是你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这样看着天花极,让自己极度的郁闷。

    他:你仿佛住在我心里一样。

    对于她,他举手投降。

    他:下次什么时候再可以碰到你。

    她:如要碰到总会碰上的。

    他喜欢上了和她聊天,虽然不知她从哪里来,为什么会加上他的Q,但在网路上,能有共同语言,这是一件快乐的事,今天他发现阳光并没有那么刺眼了。

    (二)

    那一年,苏卡从深圳回来,带着疲惫的心灵和身体回到家乡小城,做了一名音乐老师。在一个时尚的城市,如没有了爱情,似乎一切都变得乏味。苏卡似乎在一夜之间,在那个22岁的花季年龄里没有了眼泪,过早的成熟让她默默的记住了爱情并不熟于一辈子或一个人。曾经和某人的生盟海誓的诺言也变得像一张纸一样,轻轻的一捅,却血流如柱。

    回家疗伤,过着单调而懒散的生活。在某个午后,她在同学芬的乡村学校里邂逅了同是教师的林,那天他穿着棉布休闲裤和纯棉的短袖T恤。头发短而柔顺的在风中飞舞,那一张脸是干净而忧郁的,对上苏卡的眼神,竟然有点羞涩的移开了视线。

    芬说:林是我校最帅的老师,而且性格又好。芬在一边说的时候一边向苏卡打着鬼脸。

    苏卡想起那张忧郁脸,有点不置可否的笑了起来。那是一张需要温暖的脸,脸上纯净但内心却向往完美。

    在某一天,苏卡的手机上收到一条陌生的信息,简单的问候语言,虽没注名,但苏卡想到了林,有芬刻意的安排,她知道他们总会碰面的。

    很多次,几个人一起游玩,有芬,有芬的男朋友,还有林,再有苏卡自己。很多时候,林是沉默的,苏卡也是沉默的。但也很多时候,因为苏卡怕沉默的气氛,所以会在某些时间里也会应合着说些趣事。

    他们两个都是孤独的,苏卡在林的身上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有时候她会不明白这么一张干净的脸为什么会压着一些负荷。

    某天深夜,因为林的缘故,苏卡关注起了足球。足球赛刚完,她收到了林的一条信息,问她是否有空?然后一起出来坐坐。

    苏卡没有多想就答应了,开车出去的时候,看到林站在公路旁向她微笑着招手。林说,是和同事一起从学校出来的,因为不想太吵闹,所以想起了她,找她出来坐坐。

    两个人坐在某露天的冰吧里坐了一个晚上,然后各自聊了很多的事情。走的时候,苏卡叮嘱说,回到学校发个信息给我报平安。

    林的学校离市区还有10公里左右。

    每次见到芬,她都会问,你们的感情有进展吗?她说其实林是一个害羞的人,不会追女孩子。你要体谅一点。

    苏卡想起那个喜欢穿棉布衣服的眸子,竟然有点受伤的痛,在默默的相处中,苏卡是若有所待,面对他的忧郁,很多时候苏卡都想伸出手握住他的手,然后抱住他的头告诉他,不要害怕,温暖在这里呢?

    但苏卡不知道是否是爱情?她曾对自己说过,不要再有爱情,也不要再相信爱情。

    (三)

    在网上,他想问很多的问题,但总被她很灵巧的话题挑开。

    他:我想问些问题。

    她:不可以问一些我不愿意回答的问题。

    他:要不我们轮流来问,公平一点。

    她:你今天穿什么颜色的衣服?

    他:白色。

    她:说谎。

    他:没有说谎,真的是白色。

    她:难道白衣白裤,那多难看,还真想做白马王子呀?

    他:不,我只是穿白色的上衣。我不会那样穿的,一整套白多难看。

    她:嘿,那证明你是说谎了。

    他:嘿,我没说谎,只是还没说完,你太急了。

    她在电脑里给他送来了个白眼。他站了起来喝了口水,深夜有着寂寞的气氛,而且还飘起了雨雾,家门外正在施工的商品楼正在彻夜的加工,天梯上一些晃动的影子竟然让他有错觉,他正站在上面飞翔。

    他看到了黑暗中她那一张模糊的脸,在现实生活里他总想他缺少一个这样的朋友,纯粹而了解的朋友。

    她:为什么和女朋友分手?我指的是你最近分手这个女朋友?

    他拍拍自己在黑暗中那些残存的记忆,说:因为性格不合,所以分手了。

    她:性格不合?这会是理由吗?世上没有相同的人。

    他:呵呵

    他想起了自己的前任女朋友,似乎真的是自己强求了,或者这只是理由或者他给空心宝贝的一个借口。但这辈子似乎都在爱情这条路上寻寻觅觅,竟然有种荒凉的感觉,到最后什么也没有抓到。包括前任女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朋友都在说,这样的女孩子,你能留得住吗?其实留不住的不是感情,而是感觉。感情是经不起空间的分离,太久也就麻木了。

    (四)

    林给苏卡发一个信息:你帮我介绍一个女朋友怎么样?苏卡摸着手机上尚存的温度,有点啼笑皆非,她回了一条给他说:好呀,今晚吧,介绍一个护士给你。

    晚上时,苏卡按住自己有点慌乱的头部,某种失落像钢筋水泥一样沉甸甸的住了自己的胸口。她拿起手机给林发了一条信息:今晚取消吧,我朋友没空。林给她回了一条信息:我可是准备好相亲了,你却骗我,要补偿,送我一朵玫瑰花就饶你。

    芬给苏卡打来电话:你怎么骗人了,呵呵,别人林还准备好了呢?

    芬和男朋友陪苏卡来到林的住处,然后四个人一起到茶餐厅喝了一碗西米露,接着在路过花店时,苏卡给林买了一支玫瑰花。回到家里时收到林的信息,说谢谢她的花。

    苏卡说:那可是我第一次送男生的玫瑰花,你可要好好的养着哦。

    林说:这是我第一次收玫瑰花,我一定会记住,永远记住。

    四个人在聚在露天冰吧里的时候,天空上飘着雨,有一个小男生拿着花来卖,然后看着林要他送一支花给旁边这位漂亮的姐姐,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着苏卡。

    林拿起一朵花,对小男孩说:“你问这位姐姐肯不肯做我的女朋友,如肯的话我就把花买下?”

    而林就拿着那朵玫瑰花在雨夜中,双手合十,把花捧到苏卡的跟前,小男孩在旁边附和:“姐姐,你就答应吧。”

    苏卡手足无措看着林,看着小男孩,一时语塞。林再说:“如姐姐不答应,那我就不买了。”花还是捧在他的手里,非常虔诚的伸到苏卡的跟前。

    苏卡看看小男孩,看看在一边起哄的芬和她男朋友,还有看着一脸正经的林,自己却慌乱起来了。

    最后只能勉为其难的为小男孩把那花收了,并说:“这什么也不代表,我才收的。”

    回到家里,林发来信息:“这是我第一次送女孩子花,你要好好珍惜哦。”

    苏卡似乎又闻到了爱情的味,她心想,如这是一个单纯的男孩,拥有一段单纯而平凡的感情,茶米油盐的把自己的下半生交付于这些温暖平和中,过些平淡的生活,未免不是生活里的一种幸福。

    她:我每晚要11点钟准时下网睡觉。

    他:有这么好的生物钟吗?

    她:不是的,因为我答应了朋友这个时间要下网,所以我要遵守自己的诺言。

    他:这么早睡觉似乎太苛求了吧。

    她:不是的,朋友都是担心我的身体,所以我能体谅,并且感激。

    他:那会睡过去吗?

    她:有时会阅读或听深夜的电台。

    一个在11点钟准时下网,接着会进入黑夜中阅读或听电台的女孩子,在现实中似乎很难找到这么纯粹的女孩子,每次他要她回答些问题时,她都会很固执的说,不能答的我会保留,因为这对于你和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关联,毕竟这是网络,它是否真实来自于我们说话的诚心,而不是事实的真相。

    他:你来自哪里?

    她:我来自西藏,那里有很美的格桑花。你知道格桑花吗?

    他似乎感受到了她的兴奋,因为说起了格桑花而兴奋的状态。

    他:哦,我不知道。

    她:格桑花是拉萨的市花,在春夏交替时你会在大草原里看到上片上片的格桑花。格桑的藏语是幸福的意思,所以我们这里也叫它幸福花。藏族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就是不管是谁,只要找到了八瓣格桑花,就找到了幸福。它代表的是圣杰之爱,所以格桑花遍地开的时候,会有很多藏民男子都会去摘很多的格桑花织成花环送给自己钟情的女子。

    说完,她又不无忧郁的说:“爱情可以很久,但又可以很短,有些格桑花可以闪光发亮,变成有情人头顶的光环,但有些格桑花只能默默无闻的生长在角落里,不受人注目,它只能竖起自己的触角好好的保护自己,就是为了受到伤害,而这些格桑花是生存在墙角下。格桑花也是有毒的,而爱情也是有毒的,在现实里谁也不能期待什么?开放在高原里格桑花或在墙角下的格桑花,都代表爱情,却诠释着不同的爱情。

    他:那有没有男子送你格桑花。

    她:不告诉你。他在网的这边却感受到了她调皮的语言。

    他:你真的是西藏的吗?那是否可以带我徒步西藏。

    她:如你到了西藏,我会带你去摘格桑花。

    她:有两条路让你选择,第一选择和我聊天,第二选择有一天你到了西藏我做你的向导。

    他说:两种选择我都不要,可不可以有第三种选择,彼如我们可以继续聊天,并且有一天如我到了西藏,你再带我徒步。

    她说:不可以,因为我们藏民有一个习惯,如有了约定彼此就不可以再联系,只能在要在约定实行的前几天才能联系。

    他不相信有这么荒谬的事情,但他一直都对她无可奈何,因为她在网络上一直都是深居简出,有着某种不可抗人的神秘出现在他的面前。

    她说:那以后就遵守约定,我会等你的到来。

    (五)

    时间静悄悄的过去,暑假悄然来临。他们四个变成了很好的朋友,总会呆在一起玩,无论白天和黑夜,他们都呆在苏卡姐姐的那一套空置的房子里,一起做饭一起逛街,一起打牌猜迷众乐。而苏卡和林之间似乎停在原地,感情保留在停和进之间,芬问苏卡:你喜欢他吗?我感觉到他对你是特别的。

    苏卡沉默不言,她知道如是爱情是不需要任何提示的,如他想前进就会前进,如不想那就做朋友。只是两个人都在这种等待中变得越发沉默。苏卡对芬说:我不知道,或许我和他之间只是被你刻意的安排,而这并不是爱情。

    在某天的早上,苏卡收到了林的一条信息:谢谢你一直对我的好,其实我这个人很马大哈,不会处置感情,就让我们永远做好朋友好吗?苏卡站在街头握着手机,眼里竟然有一瞬间看不清街头的事物,只是一瞬,她抬起了头,觉得有些东西在心中清晰起来,也变得轻松起来。她给他回了一条:好的,一辈子的朋友,祝你幸福,永远幸福!

    苏卡回到家里收拾了几件衣服,然后把手机关掉坐上车去了另外一个城市的一个朋友家里。她习惯了逃离,面对感情失落的时候,她一直都在逃离。她想,如不能面对,就先逃离吧,不能流泪,就学习把眼泪倒流吧。这让起她想起她在一本杂志里看到的一幅画,是躲在墙角下的一棵格桑花,娇弱而圣洁,但却坚强的生活在低微的墙角下。

    在另外一个城市,苏卡习惯的游走或者陪着朋友听爱尔兰音乐,心情竟然是宁静的,因为没有了牵挂,有人放开了她的思维,她觉得是平静的快乐,没有了所盼就没有所期待的事情发生。她想,如回去要面对林那一双忧郁的眼睛,她一定也会很好的去面对了。

    在某天深夜,苏卡躺在朋友的床上,把几天没有打开的手机轻轻的按动了开机健,关机只是因为不想有朋友打扰,她也不想听到芬安慰的声音。手机刚才打开,还不够一分钟,就响了起来,看来电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她狐疑的接通了电话,听到了林在那边急切而惊喜的声音。

    林:你在哪里?

    苏卡:我在朋友家,你还真厉害,我刚开机你就打通了我的电话

    苏卡奇怪他的深夜来电。

    林:我不厉害,这两天我已打你电话打了几千遍,刚刚才打通的。打通了我还不相信。

    苏卡:有事吗?

    林:没事,只是怕你不理我了。

    苏卡:呵,不会的。

    苏卡有点疼痛的想挂掉电话,但林在霸道的说:“不可以,除非你答应我一件事情。“

    林:明天回家吧好吗?我现在也在另外一个地方,这二天都在打你的电话,你回家了我再对你说好吗?

    放下电话,朋友在旁边说,这样的人不会给你温暖的,你要考虑清楚。你要找一个成熟的人,可以呵护你,宠你,才适合。

    苏卡在第二天回到了自己的城市,走时她对朋友说:“我在想念,或者他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我想念他,这两天虽然我过得很平静,可是我心里出卖了我。”

    (六)

    他几天在网上没见到了她,发出的信息石沉大海。这是第一次他在网上如此的期盼一个人,因为他觉得她了解他,总是可以给他指出一些光线来,和她聊天是纯粹而快乐的。她总是在他不小心说粗话时轻轻的提醒他:“请不要说粗话。”然后总让他老老实实的说“好的”,但自从说起了那个约定她就像是消失了一样。他似乎看到了空中有些干涸的空气离子正爬满自己的脸,透不出水分,甚至那么一点油渍。

    虽然有约定,但他却在想念这个可以和他沟通的ID,虽然他不知道她是男是女,不知道她在哪里,但他想念这个叫着空心宝贝的ID。终于在某个深夜,她出现在屏幕前。

    她:我去旅游了,昨天刚回到家。

    他:嗯。

    在黑夜中他想不出她的样子,但他却可以感觉到她是一个总是在游走的女子。

    她:你违约了。你不遵守诺言,那就是说以后你不能见我了。

    他:先不要管其它的,现在最重要好吗?

    她:那不行,我们要遵守游戏规则,无论这个游戏的真实性是否存在,但如把它当作游戏,我们就要遵守它。

    。。。。。。。。。

    她:现在我再给你重回选择,第一选择聊天,第二选择到西藏,我做你向导。

    他:我还是不愿意选择,但如一定要做出选择,那我还是选择西藏可以见到你。

    她:为什么?可是我发现现在你很需要我呀,需要我做你耳朵呀。

    他:可是我还是想见你的,能让一个比较熟悉的人做向导总是好事。

    他把话说得中性,但她已在那边呵呵笑开了。

    她:我和你打赌好不好?打赌你一个星期里会把我的QQ删掉?

    他:为什么会删掉你的Q?我舍不得的。

    她:敢不敢赌?如你赢了以后我听你的,包括可以天天做你的耳朵,如我赢了你听我的,但规则是不能违法和有违常规,只能说是在网上进行的正常健康的一切事情。

    他:我为什么会删你Q?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她:呵,总有意外的事情,可能有一天你会恨我也说不定,以万变应不变我想总是一件好事吧。不要把我想得太单纯。

    两个人立下了赌言,赌期为一个星期,如他没有删她的Q就算她输,到时她可以回答他任何的问题。

    他:我觉得你越来越神秘,又觉得你一直在我的身边,你到底是谁?好像把我看得很清楚。

    她:不会,我离你好远,一直都好远,我就像一个算命的,瞎说却被我巧合说中了一点。

    11点钟她准时下网,在走时发给他一个大大的笑容,并祝他要幸福,永远快乐!她的祝福让他想起了某个影子,一个穿棉布的女孩子,和她一样也忧郁的,在转身远去时也是这样祝福她。他对那个女孩子,是有内疚的,但在那样的年龄似乎总是看不到自己手中的幸福。

    (七)

    苏卡和林躺在床上,窗处的晚霞阳光好美,她问他,为什么会改变主意?不是决定好做朋友了吗?

    林说:“发出信息突然觉得不是自己心里想说的话,而且觉得心很痛。”

    苏卡看着身边这个人,觉得爱情在伸手可及的地方。这是一个需要温暖的人,他们两个都是孤独的,如只是孤独对孤独,难免会产生距离。在曾经逃离的城市里,就是因为苏卡不懂付出而索求,所以让爱情疲惫。苏卡想,我会保护爱情,我会努力的付出自己的感情,努力让这爱情的天秤平衡。

    林是一个体育老师,学的是足球。所以在平时会有很多的球赛参加,在这个时候他总是会把苏卡带在身边,看他踢整场的球赛。记得有一场比赛里需要点球,林把球踢进了,下来时,他笑着问苏卡:“看我点球时会不会紧张?”

    苏卡抬起头看着这张因球而闪出光亮的脸,点了点头说:“会,其实我很紧张,真的很紧张。”

    林用手一点她的头说:“傻瓜, 我是谁呀?这也会害怕。放心啦·”语气中的自信让苏卡不禁一呆,从和他相识相恋,似乎很少见他有这种自信的语言,他一直生活在自己的角落里,很少让人去碰触他内心的暗潮。就算是苏卡,似乎他也很少的去敞开他内心,很多时候苏卡都觉得无可奈何,她似乎是看进他心里的,但他总是不信任似的逃开她,很多时候只能是猜测,猜测他是否快乐?

    有一次他踢球把脚筋扭伤了,苏卡陪在他身边看着他忍受着痛苦却一言不发。她默默的转过去,如是选择坚强,她是盼望他躲在她怀里叫痛的。苏卡只能一包一包的把中药买到他家里让他医疗,默默忍受着这种没有语言的爱情。

    苏卡:假如我和你妈妈同时掉进水里,你会救谁呢?

    林:这么幼稚的问题也要问,真是笨的。

    很多时候苏卡不是想问这些枯竭的问题,她只是无法忍耐这些没有语言的爱情,没办法忍耐他总是很自然的把她放在适当的位置。过马路时,他会把很自然的把自己走到左边,但从来不会牵一下她的手,把她牵到右边。两个人开着车去兜风的时候,他会轻轻的把苏卡抱着他腰的手放下,说这是公众场合。很多时候只有离开他们城市时,他才会自由自在的搂住她的腰。

    苏卡脆弱而敏感的接受这些小问题,她是要强的,她不能强求他要怎么怎么样?但她所希望的幸福是,他在她给他温暖的同时,也会给她一张笑脸,然后在冷时搓差她的手心,在街头会有厚厚的风衣把她包在他的怀中,她希望他偶尔也幼稚的应答她那些古灵精怪的问题。

    我会先去救我妈妈,然后再路下水里和你一起死去。她盼望他可以这样大声的哄她开心。

    (八)

    两天后再次在网上碰到她。她给他剪来一大段她的文字。里面是以他为影子写的一篇文字开头。她在里面说,他喜欢穿纯棉的衣服,喜欢浅淡的颜色,不喜欢喧嚣。她说他在某个午后躺在那里,对生活没有积极的状,她说他需要一个温情的怀抱,一个安心的眼神而且不会远离。看到这里时,他的呼吸开始困难了,他似乎看到了赤裸裸的自己正摆在阳光下等着烤焦。

    他:你是谁?

    她:我不是谁?我只是我。

    他:太恐怖了,我觉得你就生活在我的周围,怎么可以这么熟悉我呢?

    她:呵,我是从事文字工作的,对于你这类人是容易犯感冒的。

    他:还有下文吗?

    她:有的,但下文先不给你看。它会是一篇小说,里面穿插了男女主人公的复杂心情。

    他:你太恐怖了,每次和你聊天似乎都是自己在和灵魂聊天。

    她:呵,那我算是一个了解你的人啦。

    他:是的,非常的了解。

    她:问你一个问题,你用二分钟想想,然后告诉我这世上有多少个女性朋友,你认为是了解你的。

    他想了一会,房里的光线让他很好的看到自己苍白的手指。

    他:二个。

    她:好的,不用你告诉我是谁?

    他:这个我也要保留。

    她:但我可以猜得出来。

    哦,那你说说看。他有一瞬间害怕她把答案说出来。

    她:一个是我啦,你刚才已说了。还有一个应该是你的初恋女朋友吧。

    他:呵,不是的。

    她:哦,我在想女朋友分手了,那一定是觉得不了解啦,所以有些最好的记忆可能会是给初恋情人,因为很多初恋都是发生在学校,当时一定是面临着不得已的分开。

    他:呵,不告诉你,这个我要保留。

    她:我们的打赌本来是一个星期的,但今天我把它提前了,就算我输吧,你有问题可以问,但也容许我保留一些问题不作答。

    他:为什么?还没到时间呀!

    她:我不想再把时间拖下去,而且觉得对着你说话总是要有所保留其实挺痛苦的。

    他:那我给你八分钟,你考虑一下,如要改变主意我们再来问题吧好吗?

    她:呵,你还是在浪费时间,好吧,但我想答案是一样的。

    八分钟,他坐在床上静想一些事情,想着这个网上的宝贝似乎要慢慢的走出他的视线了,而她要去哪里或来自哪里,似乎都是一种游戏规则,不能碰也不能问。

    他:你是男还是女?多少岁

    她:我是女。第二问题保留。

    他:为什么不能告诉我年龄?你结婚了吗?

    她:因为我不希望你对我有期待,我还没结婚。

    他:从事什么工作?

    她:保留

    他:是哪里的?

    她:广东XX

    他:竟然和我同一个城市。

    她:我知道,看到了你的资料上有。

    她是聪明的,他感觉到她一直在明处,而他是暗处,她是高原上那片明亮的格桑花,而他却是墙角下的格桑花,找不到出路,却也无从辨别她的思维。

    她:我能请求你答应我一件事吗?

    他:可以。

    她:假如有一天你发现了一些真相,请你自己慢慢的回想我和你认识所有的过程。记住我从来没有好奇过你任何问题,也没有探求你任何内心的事情,还有记住一开始是你觉得你找到了一个纯粹的朋友,所以你盼望和我聊天。还有记住我是了解你的人。。。。。。

    他沉默的看着这些在手机里跳动的字,他明白她要走了,因为她是高原上的格桑花,而他却低微的生活在墙角下,只能坚强的撑着,可是却不能祈求阳光的把光线射到它的墙角下。

    (九)

    苏卡曾经只会一昧的享受别人给予的爱情,到最后让人疲惫。现在她努力的让自己付出,盼望能让这爱的天秤能平衡起来,可是她却发现她一直可怜兮兮的站在原地,林内心的积郁很深,深到他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深到时时处处他只会把自己包围起来,别人走不进,他也出不来。

    她跟他说:我们分手吧。

    但每次分手都在芬的刻意帮助下总会言归于好。可是有了这些补丁的爱情总是不断的漫延着千疮百孔,让人疲惫而有伤痕累累。

    林对芬说:如不是苏卡提出来,我是不会分手的。

    但每次因为沉默,而不能触摸彼此的内心,苏卡觉得这爱情像是一条封喉的管,总让她不能自由呼吸,她在乎着他的一言一语,在乎着他所给予她的爱情,但他却吝啬的没有漫出一步。她想起了朋友对她说的一句话:“他不适合你,你要找的是一个可以呵护你宠爱你的成熟男人。”

    因为有着一些过去,苏卡明白在他眼中就是一朵墙角下的格桑花,无论她怎么努力他总不会忘记她的过去,她曾经在认识他之前疮痍满目的爱情。睡醒的时候他曾问她:“他好一点还是我好一点。”

    格桑花没办法逃掉墙角下所影射下来的阴影,而他因为有她的过去也不能释怀。苏卡逃出了自己的城市,再次为爱情让道。

    苏卡给林发信息:希望你幸福,希望你永远快乐!!!

    (十)

    她彻底的消失了,他想起了她所说的格桑花,想起了她把爱情比喻为开在高原上的格桑花和墙角下的格桑花。她永远的走了,带走所有草原上的格桑花,而他静静的待在原来的地方却品尝着某种失落的痛苦。

    在几天后他收到了她留给他的一个网址,打开,赤然入目的是《墙角下的格桑花》,文章的副标题是献给网上的QQ鱼和生活里的林。然后在文字前面有一段文字注释。

    他,生活中的林,很想告诉那个已远走的格桑花。

    聪明如她却从来不知道那个第二个了解他的人就是还是她——几年前那个陪在他身边喜欢纯棉衣服的忧郁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