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精品文萃 >> 美丽人生 >> 内容

爱,在都市中失落之重拾爱情

时间:2006-12-8 0:50:29 点击:

  核心提示:...

编者按:爱,曾迷失在大都市繁华之夜中,黯然失色,伤痛欲绝……情,总在不断滋生,日久生情,朦胧中不断驻扎……

  一

  “飞儿,过来帮妈妈端菜”厨房里传出一个少妇的声音。
  “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我都快饿扁啦!”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直奔厨房。
  “快了,我们把菜端好,爸爸就回来了!”
  “真的吗?”,小男孩端菜的脚步也比平时快了许多。
  但是端好菜,小男孩口中所喊的爸爸依然不见人影,看着摆在眼前的盛宴,小家伙直咽口水,忍不住就夹了一块肉放进嘴里,当母亲的看到这种情形,就笑着用手截了一下他可爱的小脑袋:“贪吃猫,爸爸还没回来?”
  小男孩向她嘟嘟小嘴,拍拍肚皮:“全是肚子犯的错”。母子俩正闹着,门卡嚓一声开了,小男孩飞奔过去:“爸爸回来啰!爸爸回来啰!”
  门外走进一个30多岁的男子,高高的鼻梁,穿着黑色的西服打着红领带,一把抱起飞奔过来的男孩:“飞儿,今天乖不乖?有没有听妈妈话?”
  “当然有啰!不信你问妈妈?”小家伙眨着眼向母亲看去
  “飞儿今天确实表现不错!”她笑道,并从男人的手里接过小孩。
  “今天怎么回来那么晚?”她关切地问。
  “公司有点事要处理,所以晚了点,对了,明天我要去加拿大谈一笔生意,周五才能回来,你和小飞在家要小心,有事就找程海帮忙!”
  “叫别人去行不?我不想你去?”,不知怎的,每次他出差,她总是提心吊胆,生怕他会有什么不测。
  “不行,公司刚决定要任命我为总经理,我要好好表现一翻给同事看!”
  她只好无言。
  “好了,没事的,你不用担心,以前我不是也经常出差,还不是平平安安回来,来笑一个,生气很容易变老的哦!”
  她勉强挤出半点笑容,结婚7年了,奕强还是那么幽默,还是那么爱说笑。
  “看,这才像你,你笑起来多美,起码比平时年轻了10岁”奕强打趣道。
  “看你,都做别人爸爸了,还老不正经,快去洗手吃饭。”她嘴上虽然不满,心里却像吃了蜜糖似的,她喜欢这样的赞美。
  晚饭过后,诗月早早把飞儿哄睡了,夫妻俩躺在床上,她顺着他的脸往下吻,他轻轻抚摸着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两人就这样在床上折腾了一翻,直到他沉沉睡去,但诗月却怎么也睡不着,她躺在他宽大的怀里,觉得自己好幸福,忍不住又轻轻亲吻了一下他沉睡的脸。他跟她结婚7年了,7年来他一直把她当宝一样来疼,从没让她受过半点伤害,她知道他真的很爱她,只要她开心,他愿意为她做任何事,哪怕是牺牲他自己的生命,他也心甘情愿。
  第二天一早,诗月煮好早餐,奕强还在睡,她不忍心叫醒他:“反正时间还早,就让他多睡会吧!” 
  闲着没事,她走进卧室,帮他收拾好了行旅。奕强这时刚好醒来,关切问道:“你怎么起那么早,最近你脸色差多了,要注意多休息,行旅等我起来自己收拾就好。”
  “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能为你做点事,我心里高兴”。她知道,他怕累坏她,自从有小孩后,他极力主张请个保姆帮她分担家务,但她坚决反对,说一定要做好一个妻子应做的份内事,他拗不过她,只得顺从他的意见。
  吃过早餐,他从她手里接过行旅,轻轻吻了一下她的前额:“我走了,你和飞儿在家要小心,有事记得找程海帮忙!”她点了点头,心里乱糟糟的,她不愿意他离开,但她知道他的个性,决定的事不永远不会改变。但当他打开门将要离去的那一刻,她还是忍不住叫了他一声:“不要去好吗?”
  他放下行旅,重新回头搂了她一下:“没事的,别担心,我答应你,一谈完生意,就马上飞回来陪你!”
  “可是,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没事的,我真的要走了,不然赶不及上飞机。”她无奈地点了点头,目送他的背影慢慢消失在门外。

  二

  数数日子,奕强离家已经四天了,在这四天里,她不晓得自己打了多少遍电话给她,可能是她太担心他的缘故,但一想到明天他就会回来,她就忍不住兴奋起来,看来自己真的是多虑了。她拨了他的手机号码:“明天大概什么时候到?我去接你?”
  “机场那么多人,且空气又不好,我自己坐车回家就好”。他永远都是那么疼惜她,怕她因为他而受累。
  “不行,我一定要去接你,你就顺我一次嘛?”
  他拗不过她,只得说:“11点左右,105班机,但来机场的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像以前那样乱闯红灯。”
  “OK,明天见”她不想听他的啰嗦。
  放下电话,她想到自己以前跟他一起逛街的情景,就忍不住笑了,她总爱满街乱跑,不管是红灯还是绿灯,只要自己高兴,什么都不顾就直闯,跟在她身边的奕强,总要替她捏把汗,生怕自己一不留神,她就会被车撞倒。
  第二天一早,她买了好多他爱吃的菜,送完儿子上幼儿园,看看表,离接机时间还早,她便打开电视看起来:“今天早晨,从加拿大飞往上海的105航班,由于雾气太大,引起飞机出事,机中共有6名男子受伤,其中有5名身份不明,另外一名受伤的男子叫奕强,目前正送往上海第一人民医院抢救……”那一刻,她完全呆了。
  待她有了知觉,马上就拨起电话来:“程海,奕……强……出事了”,她颤抖的嘴唇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奕强出什么事啦……你先别慌,我马上赶过来。”待程海赶到,诗月靠着他的肩痛哭起来,程海好不容易了解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安慰她说:“奕强现在正在医院抢救着,不一定有事,你先别慌,我们现在赶去医院,了解情况再说。”她点了点头,在这种情况下,她完全慌了,一点主张都没有,幸好有程海在她身边帮忙。
  待赶到医院,医生正在手术室里全力抢救,诗月急得不停拗着手,嘴里不停地念:“奕强一定会没事的,奕强一定会没事的……”突然碰的一声,手术室的门开了,诗月和程海飞奔过去,同时问:“病人怎么样了?”
  “你们谁是奕强先生的家属”。
  “我是他太太!”诗月赶紧答。
  “对不起,病人伤势太重,我们尽力了!”
  “不,你们骗我!你们骗我!他还那么年轻,不会的死的,对不对……”诗月用力摇着医生的手,程海忙拉开她,替她向医生了道歉。

  三

  程海开车送诗月回家的时候,她一个人静静地靠在车后,一句话也不说。奕强看到这种情况,十分替她担心,但一时又想不出什么办法来安慰她。
  到了家,他扶她坐了下来,替她倒了杯水。然后说:“我去接飞儿,你先坐着,有事给我打电话?”一提到飞儿的名字,她好像突然清醒了许多,抬起头,面色苍白地说了一句:“谢谢你,程海!”
  程海出门之后,诗月想起了她与奕强之间的点点滴,想到几天前他们一家人还那么开心的在一起,现在却成了阴阳相隔,她忍不住就又流起泪来,半响之后,她替自己擦干了泪水,从桌上拿起一把水果刀,慢慢向手剜割下去,口里念着:“奕强,你不会孤单的,我来陪你了!”门不知什么时候,卡嚓的一声开了,程海冲过来,一把夺过她手里的水果刀道:“你怎么那么傻!你走了,小飞怎么办?”
  “妈妈,你不要飞儿了?”小飞抱着她的腿大声哭了起来。
  就在这一刹那,诗月她暮然惊醒了:“是啊!自己死了,谁来照顾飞儿?”
  母子俩一下子抱头痛哭起来:“小飞乖,妈妈答应你,以后再也不做傻事,妈妈要好好照顾飞儿!”程海看到这感人一幕,终于松了一口气。

  四

  一转眼,奕强已经走了一年,在这一年里,诗月一直沉浸在失去爱人的痛苦之中,她变得沉默起来,白天干大量的工作,整幢房子给她擦得一尘不染,但她依然不停地擦,为的是减轻心中的痛苦,但当夜晚来临的时候,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痛苦,常常流泪到天亮。是的,在这繁华的都市中,又什么比失去自己的爱人更痛苦。
  在奕强去世的这段日子里,她非常感谢程海对她和飞儿的照顾,她明白程海对她还有那么一层朦胧的意思,但她无法接受,她忘不了奕强,正如当初她为了等程海,不肯接受奕强一样。
  虽然程海在她面前,表现得非常殷勤,无可挑剔,但她对他的态度依然是那么的冷淡,没有任何的表示。
  “妈妈,我回来了!”小飞仍然是那么可爱,后面紧跟着程海。可怜的孩子,还不清楚他的父亲已经去世了,经常围着她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爸爸到很远的地方去出差了,妈妈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说完之后她便转过头去,眼睛湿湿的。
  “诗月,我买了你以前在大学时最爱吃的糖醋排骨”,站在旁边的程海终于说了一句。
  她心里一热,想不到事隔多年,他还记得她爱吃糖醋排骨,但一想到奕强,她的心就马上变冷,淡淡地说:“先放到一边,我还不想吃!”
  她发现他眼里掠过一丝失望的神色,忍不住关切地问:“莹莹有说什么时候回国?”
  他无言,许久才说:“她永远不会回来了,也许国外的生活才是她真正想要的。”诗月一下不知说什么好,就不再答。
  程海心里充满了痛楚,要不是自己当初出差错,被罗莹莹的老爸威逼,他就不会娶罗莹莹,就不会让奕强趁虚而入,抢走诗月。
  他与罗莹莹之间跟本谈不上什么感情,在整个婚姻过程中,他一直处于被动地位。就好像三年前,罗莹莹不顾他的苦苦劝阻和挽留,坚决要跟他离婚,到美国去。
  她对他说:“那边的环境,更有利于她事业的发展,如果真的爱她,就请他放手。”他跟她就再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在那份离婚书上匆匆签上了他的名字,他明白,她爱自己的事业远胜过爱他,这样的女人又有什么值得他留恋。
  从此之后,他不再谈感情,专注于他的事业。很快,凭着他的聪明才干,在上海便闯出了名堂。但在辉煌的事业面前,他开始感到了寂寞,他想到了诗月,他心中永远的女神,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但他知道他跟她再也不可能,因为她已经是奕强的妻子,他不想搅乱她幸福的生活,每当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幸福快乐生活的样子,他心里充满了嫉妒和懊悔,他想要不是自己当初自己太自私,也许今天站在诗月和小飞身边的不是他奕强,而是他程海。
  直到奕强出事,他泛起涟漪的心再也无法平静,他想替奕强照顾她们母子,他想弥补自己以前所犯的过错。在奕前去世一年多的时间里,他天天不辞劳苦替她奔走,对她大献殷勤,但她似乎对这一切都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没有任何的表示,他为此痛苦过,但他没有想过要放弃,他相信总有一天她会被他的诚心所感动。

  五

  “妈妈,咱们让程海叔叔先当代理爸爸好不好?今天幼儿园的小朋友欺负我没爸爸,我告诉他们,我爸爸到很远的地方去出差了,可他们不信”小飞委屈道。
  诗月的眼睛一下子湿润了。
  “妈妈你哭啦!妈妈你别哭,我再也不吵你要爸爸了!”
  “小飞乖,妈妈没有哭,是沙子掉进了妈妈的眼睛,妈妈把眼睛揉出泪来了”。
  “来,我们快点回家吧!”小飞怀疑惑地“噢!”了一声,把手递给诗月,他不敢再问,怕妈妈伤心。
  程海从公司出来,天已经放暗了,他正准备打开车门,突然耳边响起了一个悦耳的声音:“程海!”
  他抬起头,罗莹莹正冲他笑,他一下反应不过来。
  “这么久不见,也不请我喝杯茶?”
  他这才反应过来,看看表,时间还早就说:“好吧!”
  两人来到一间茶餐厅,找了张桌坐了下来。
  “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刚到,就马上来找你”她多说了半句。
  他一愣,不知该说点什么,只好选择沉默。
  “其实,我这次回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找你,在国外生活了几年,我终于明白,再多的金钱也没有你重要,你肯不肯再给我一个机会?”她毫不掩饰对他的感情。
  “对不起,恐怕要辜负你的美意,我不能重新跟你在一起。”
  “为什么?是为了诗月?你一直都爱着她,对不对?”在国外,她对奕强去世的消息还是略有所闻。
  “嗯!对不起,太晚了,我要走了。”
  “你那么急着走,要赶去跟诗月约会对不对?”
  程海有点生气“你管得太多了吧!你难道忘了,我们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
  她一下哑口无言,愤恨地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道:“李诗月,你等着瞧,我不会就这样轻易认输的,绝对不会……!”

  六

  上海的红日赌坊,永远是那么热闹,两个长得獐头鼠目的男人,挤在赌场里不停地叫:“大……”但开出的却是小。
  “妈的,今天手气真差,全输光了!”
  两个赌徒从赌桌里挤了出来,唉声叹气地骂道。
  “想要钱吗?,请跟我来!”一位美妇不知何时在他们眼前冒了出来。
  两个赌徒以为自己听错了,愣了半天才问“你是叫我们吗?”
  “当然,难道这里还有其他人不成?”
  “你说要给我们钱花?”她点头,转身向一间房走去,两个赌徒也跟着她走了进去,门卡嚓的一声关上了,美妇从包里拿出一大叠钞票,放到桌上,然后说:“这是一半定金,你们先拿去花,事成之后再付另外一半!”
  两个赌徒虽然平时作恶多端,但从未见过这么多钱,一下也吓得颤抖了,他们想这件事一定不好办!
  “什……么事?”两个赌徒心慌,声音都有点发抖。
  “放心,不会叫你们去杀人放火,只是叫你在这个女人脸上划几道痕”说完美妇递给他们一张女人的相片。
  两个赌徒松了口气:“好,我们答应你,但事成之后你要及时付另一半钱!”
  “没问题!”对美妇来说,如果钱能挽回一个男人的心,她愿意用自己的全部财产去交换。
  “小飞,妈妈去超市买点东西,你乖乖在家等我回来,程海叔叔来,你就说妈妈去超市了”。
  “好,妈妈路上小心!”真乖,诗月吻了一下他可爱的小脸蛋便出门了。
  到了超市,她买了一大包生活用品和平时常用的东西,然后逛了几圈街,便打道回俯。在经过离家不远的一个拐角处,突然凌空冒出两个獐头鼠目的歹徒来,她觉得两个歹徒有点面熟,好像在那里见过,但一时又想不起。“你们想干什么?”她吓得后退了几步。
  “就是想给你的脸化妆化妆,你最好站着乖乖别动,不然别怪哥们心狠手辣!”赌徒凶狠道。
  “救命啊……”她急得大叫,两个赌徒见她不老实,就揪住她,给了她几巴掌,诗月觉得脸火辣辣的疼,嘴角也流出血来。但她还是不停地叫着:“救命……”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她再也叫不出来。
  “臭婆娘,你叫啊!怎么不叫了?看有谁会来救你”两个歹徒朝她狂笑,手中的刀尖顶住了她的下巴。
  她完全绝望了,只好默默闭上眼睛等死,因为她的保护神奕强已经离她而去,再也没有人会来保护她了。
  两个歹徒正要动手朝她脸上刺花,突然听到有人大喝一声:“住手!不准伤害她”。
  歹徒被这喝声一下子吓住了,诗月趁歹徒还没反应过来,一把跑到程海身后。
  “我已经报警了,你们识相的快点走”。
  歹徒反应过来,马上骂道:“妈的,你小子活得不耐烦了,专们破坏老子的好事,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你。”两个歹徒说完就扑了过来,程海是个书生,那里是两个歹徒的对手,不到一会,程海便被打倒在地,血流了一地,诗月看到这种情形,一下子跑了起来,边跑边叫:“救命啊!打死人了……”,两个歹徒在后面追她,她不知自己这样跑了多久,直到她耳边响起了警车的笛音,她才敢停下来,回过头来看,两个歹徒已经被警察团团围住。
  “你们已经被包围,快放下凶器!争取从宽处理”一个领头的警察对着喇叭道。
  两个歹徒见已经无路可逃,也只好放下凶器投降。
  诗月把程海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告诉她:“程海的一只手和脚都骨折了,需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诗月觉得好难过,一直都处于自责中,要不是自己,程海就不会伤成这样。但程海安慰她说:“这点伤不算什么,只要你没事就好。”诗月听完,又忍不住哭了一场。  

  七

  在警局里,两个歹徒一一交待了以前所犯的案件,原来8年前诗月被打劫的事,也是他们干的,怪不得诗月觉得那么眼熟,罗莹莹因为是这次作案的主犯,被判入狱3个月。当警察给罗莹莹扣上手拷的那一刻,诗月也赶到了现场。
  “莹莹,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她关切地问。
  “你还不明白么?为什么你那么普通,可以让两个优秀的男人死心塌地爱着你,甚至可以为你去送死,而我比你有钱,比你漂亮却什么都得不到,李诗月,有时我真的很恨你,因为你夺走了原本属于我的一切。”罗莹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警察已经把她带上警车,但诗月依然能感觉到她那充满怨恨的目光。
  一个月后,程海和诗月在上海举行了简单的婚礼,之后他们移民去香港定居,离开了这个留给他们太多伤痛的大都市。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 上一篇:人生经历
  • 下一篇:秋天的最后一片落叶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固顶
  • 愛德華網絡世界(www.ok5266.com) © 2004-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ok5266@gmail.com E-ICP備:05013632
  • Powered by Edward Web World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