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精品文萃 >> 美丽人生 >> 内容

离愁

作者:转摘 时间:2006-11-29 16:27:32 点击:

  核心提示:...

    一、锦瑟
    流去的岁月,随着月光淡淡走远。花瓶里的牡丹日渐憔悴,有一丝香气隐约缠绕,似祭奠什么。心里朦胧地在寻找一种曾经永恒的存在。恍惚中,又悠然消失。

    枯萎了的记忆,清晰地映在今夜的月色里,即将远去天涯的我遥遥想咫尺的你。山长水远的日子里,将你深深地珍藏。

    不敢向月亮诉说心中的思念,不敢向夜色放逐久藏的温情,为的是让一切悄悄逝去,在春天里来,在冬天里去。去去来来中,让那盏曾经照亮你我心扉的灯在冰冷的雪夜里无声地熄灭。没有痛苦,超度光阴。

    乘着月色,搭乘文字的桥,在一个人的心灵家园祭奠这些枯瘦的想念。不该打开自己尘封的窗,在春色里,沐浴你爱的阳光。早明白你是天空里一只飞掠过我窗前的白鸟,只是短暂的停留。终将离去。

    离去,你已走远。穿过月色,我依稀看到我静夜里思念的影。远远伫立,不敢伸展那想念的翅膀,怕惊扰那些渐渐沉睡的往昔。离去,我不能回头。在你的心里深处,可有一丝缠绵留下给我?

    在月色里,伴着忧郁暗饮情伤。是什么样的纠缠把我推进凌乱的花园?我拾拣着飘落的花叶,埋在深深的土地里,挎着空空的花篮,找不到回去的路。

    虚无的想象象一朵盛开的罂粟,在夜里把我迷醉,是一场华丽的幻觉,在颓废中堕落。触摸自己浓浓的思绪,气息中的是冰冷的烟雾。封冻,让这狂乱的心跳在月色下停止。似水流年中,不要有任何的灵魂相通。

    月色渐渐淡去,锁上那些弥漫在心中的丝丝缕缕,将影子抛开,我看到一缕忧伤如烟飘去,不久,缈缈无影。

    只有一轮月色静静挂在天宇,流泻如水。

    暮春深处,细雨斜飘,相思肥。西湖岸边,烟笼云罩。

    一柱香,一柄剑,香绕入空境,慧剑断妄想。可魔由心生。生生不绝。躲避不及,只有心魄交锋。

    着我唐衣宋鞋,采一片云彩,挽成髻,以花为客,奏一曲《高山流水》,任清澈的古韵穿云破月而去,陪你在天涯依偎,让你眸中的忧郁飘散成曲,在莺飞草长的江南禅悟成月下玄妙的思念,与我如影随形。

   可今夜,风月无边。扶柳望月,泪滑西湖。朦胧的烛光浆影中,茶馆楼肆里有我想念的影。缥缈孤鸿里,你我隔着一朵花的距离生生,生生错过。

    问月,月不语;问风,风无言。空。踏着月色而归,饮寂寞的酒,小轩窗,对镜葬魂。一缕残魂随风月而逝。今夜,只求,只求,慧剑断妄想。

    风习习,云缈缈。红烛燃尽,回眸空茫。奴去矣,莫牵挂。水岸天涯,再无转圜。思君,奈何垂泪湿衣衫?

    思悠悠,狠幽幽。月横千古人不同。绝唱一曲与君别,楼台厅阁花漫天。

    西湖流水飘愁丝,举杯祭奠水东流。愁丝缕缕随波逝。愿,只愿,他日江水,只载春光不载愁。

    如今,以字默别,心黯然。纵使写尽人间恩爱万千,你我只是红尘看客。难相守,亦不能令你开怀。默默,脉脉,离去。不敢与你说一句缠绵的话,不敢与你相见,哪怕一眼。愁肠百结中,做一个恩断情绝的女子,覆盖茫然的心曲。

    可知,可知?难!难!难!

    是缘,是孽?疏星朗月下,焚香参悟。只求,只求慧剑一把斩断情丝三千,断吾妄念。还我佛心一颗:通体透明,纤尘不染。

    月色下,雨帘中,不想再续笔,以李商隐诗《锦瑟》结文: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二、伊人已去

    圣诞之夜,烟花灿烂,每一朵都尽情绽放。但风从遥远的夜空吹来,吹凉了烟花燃烧的热情。感觉有灰烬从眼前飘过。心也悄悄地冷了。

    记得相识时,你的容颜与真情。常想起你那些深刻的语言。可你说我有时单纯得有点傻,有时又太冷傲,于是昙花般地消失在人海里。我无法找寻,我亦不再找寻。相遇于我总像一首没有下阕的词或是一些残章断句。没有结局,没有永远。

    夜在寂寞中流逝,独自在夜的尽头摸索路的方向。远方依稀飘来优美的歌声。是你在开满鲜花的山坡等待另一朵玫瑰花开。我朦胧的双眼只看到辽阔的天空中一只鸟儿孤独地飞过。满山的鲜花,属于我的那一朵正在悄悄地凋谢。在梦的边缘,我久久无言。

    清晨,初冬的风穿窗而过。窗外丝丝斜雨飘飞。冰冷穿越身体,漫卷了每一个细胞。曾经你说过,如果你是风儿,我就是雨,缠缠绵绵走天涯。如今,多少心思无从寄。你站在我无从知晓的天空,相守着你自己的杏花春雨。雨冷漠地划过我飘飞的长发。细细的忧伤郁结在雨滴里。

    往事千千,愁肠百结。

    记得,你走时,在断桥边,兰舟催发。顺千里烟波,你绝然而去。遥遥江水,载不动我许多的愁。没有片烟只语,只有无声的长江水东流,东流。拉不近心的距离,只有离去,离去。独立断桥边,薄雾绕青丝。伊人已去,暮霭沉沉。牵挂在江面上寂寞穿行,从此我就像断线的风筝失去了方向。

    落寞而归。踏在青石板,无语望落叶,残红点点。拾起一片红枫,轻问佳期。落叶亦无语,相看两无言。许是佳期如梦。当叶儿离开树干,当花瓣离开花朵,只有暗香残留。春风再起时,已是芳魂缈缈,悄然成泥。斯人之爱,也会恍若隔世。目光无法穿越时空将往昔挽留。只好在一个无人的地方,将心思锁在千年古崖。不再苦问佳期。

    庭院里,梅香点点。你曾醉卧在花丛中,笑问流云,你能否留在庭院深深的江南,谱写你浪漫的爱情。你曾笑颜款款地许诺你要在庭院里亲手种下相思的红豆。让思念挂满每一个枝头,每一片树叶。春风已过,寂寞梧桐锁深秋。梦已碎,心黯然。

    今夜,不再渴望与你相遇,怀抱的一份守望渐渐老去。默默注视烟花绽放,念你的心思随风儿远飘。相遇留下了一串串的伤口,渴望会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愈合。那时,希望自己的心儿已经平淡从容,眼眸深处还留有温情。相信生活是首歌,相信洁白的爱情会永存。

    今夜,我心豁然。不想再说缘聚缘散,不愿再诉恩断情缘。你虽以昙花般的身影在我眼前匆匆而过,你虽然已离去,杳无音信,更无佳期。但愿你坐忆红尘时,留下的是甜蜜的回忆。

    你已选择离去,也不再会有人等待你回来。我们之间永远,永远没有佳期。

    今夜,把你留下来的诗句行行拆散,点一支红烛让它流下满地伤心的泪,在最后一滴泪水中,字字成灰。往昔不再在我的视野盘旋。只有一弯冷月葬诗魂。

    曾想过,顺着江水,将你找寻,但你永不回头的背影使我觉得往日已去,难已回。

    曾想过,借漂流瓶,将思念寄给你,但没有尽头的江水,瓶儿到不了思念的彼岸。

    曾想过,春风吹过的日子,你会站在种满红豆的庭院,说,我回来了。但一季又一季,只有黄叶凋零,白雪飘飞。

    终于明白伊人已去,佳期如梦。

    一场相逢,如寂寞烟花飘散,飘散……

 三、离别的七月

    你知道柏拉图描述的地狱景象吗――在地狱里没有毛骨悚然的酷刑和惩罚,所有犯人沉默地面墙而坐。巨大的火堆在他们身后燃起,他们爱的人,想要的东西,从火堆旁边不断来回通过,在他们面前的墙壁上投下清晰的影子。那些梦想之中的东西,发出熟悉而诱惑的声音,让他们的欲望信以为真。

    七月,我好像就这样虚虚实实地过着梦游般的日子。游离于这种巨大虚无的幻想中,信以为真的欲望让灵魂在沉默中常常手舞足蹈。

    七月的阳光如刀锋般切向大地的一切,我与它执手而立,等待暮色笼罩时,燥热退去,一切沉寂。

    从没告诉过你,七月的等待是一场幻觉的盛宴。想起冰火两重天啊――寒气蚀骨之后是酷暑难挡。一冷一热,没有胜者。

    七月,任何声音都是一种骚扰。

    恪守沉默,游离在虚幻里。偶或的清醒,是熟悉而诱惑的声音,触摸到的影子,苍然离去,瞬间万箭穿心。

    白辣辣的阳光晃了一天之后,暮色降临。万物与之相抗衡后,耗尽了自己的活力,懒洋洋地平卧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上,微微地喘气。

    车停靠在暮色朦胧的乡野,不远处道路两旁的水杉隐隐约约冠盖葳蕤。身旁是几丛灌木,中间杂植着一些开花的树,红白相间。刹是好看。晚风吹过,淡淡的花香弥散四周。香气,幻觉,我努力回想。

    香味奇妙地与深藏在某个不知名的场景灵犀相联。恍惚中美妙怡人,想静静体味,而在低头的瞬间,一切消失不见。幻觉之后,赏心悦目,大地隐约平增几分妖娆。

    流浪,是一场幻觉的放逐。七月,只想两个字:清凉。

    我平心静气地接受可能错过的清凉。幻觉流浪之处富含玄机。夜色里幻想成为星空下的海里一尾游动的鱼,从容接近幻想中的东西。

    一张张陌生的脸漠然掠过。缥缈海水中,一座孤岛。黝黑的岩石上安坐着一个安静的老者。那熟悉的眼神,唤醒了我记忆中那些喧嚣的情绪,说不清因果,慢慢地接近他:你可以把你手上的珊瑚送给我吗?

    他的目光空洞,紧握着手心里的珊瑚,沉默不语,似要等待千年。

    我用虚幻的眼神看着他。海水荡漾时,隐约看到美丽纯净的珊瑚上刻着两个字:姻缘。

    我问,你能告诉我爱情是什么样子吗?

    不是你的,不要抢。

    我静静地想,他到底想说什么?我又没抢,我只是请求。七月,我没有得到那个答案。

    他,没再理我,我茫然地绕过那个大岩石。自己终究要有过去的,我想,过去了,就过去了。

    我越来越衰老,慢慢洞察一些事物的真相,不再那么容易悲伤。忘记还是铭刻,已无关风月,只是幻觉的狂舞。幻觉的火苗熄灭时,灵魂坠入黑暗的漩涡。

    终于游到了终点,在七月将要结束时。

    我闭上眼睛沉思一路的风景,衰老令我想不出暮色下婉约的美景,那尾鱼的游踪也很空洞,只是一些支离破碎的空旷痕迹。但又无法否认,遇到美好时美妙的感觉会在真实的时空隐隐提醒我:我的内心是喜悦的。

    我知道有一种力量能让我依靠,但它在七月里潜藏很深,如雾气顶端盛开的话,在我眼前通过,吸引我,又用幻觉诱惑我,始终沉默不语。

    生存幻觉是一个阴森的黑洞,吞噬我的激情,我的信仰。无边的虚妄弥漫在四周,让我失去知觉,伸出手,不能触摸你,谁说这不是一种酷刑?

      七月,心里一片沉寂。暮色里,一阵晚风带走了那些幻觉,心里那个空洞面目可憎地留在那里。

    佛果克勤禅师在云端里对那些神志不清的男女说:什么时候你能象平常那样说话,该有多好。

    看到这句话,我知道我正处于一种深度的虚妄中不能自已。你干吗要在七月里制造一种虚幻来折磨自己?

    七月的喧嚣不是蝉鸣,它来自内心的幻觉。其实无论如何,七月就是七月,穿裙子,吃冰淇淋的七月。

    虚幻的是柏拉图。

四、离散

    1.离散

    萧郎,还记得我们来到A市的那天吗?花园般的城市,空气很洁净。我们空手,身上带的钱只够买些日用品。可我们带着爱,是纯粹的那种。你说,别怕,有我,一切会好的。从来我的快乐很简单,只要和你在一起。物质是一个无底洞,我不想你成为它的奴隶。

    A市是繁荣的。它慢慢改变着你。有一天,你戚戚地说,没有物质就难以言谈精神的愉悦。那刻,你站在窗前,对着夜空,脸色是凝重的。我无言。也许我根本不懂你。我很纯粹地认为现在很好。我们能在一起,又有自己的工作。可是纯粹的东西死得那么快。

    还记得那个春风沉醉的夜晚吗?一个靓丽的影子出现在我们面前,她象黑夜里一把雪亮的刀划破了你暧昧的眼神。你我的缠绵瞬间凝固。她一身的豪华,冷漠地看着我,眼神里是深刻的鄙视。我象所有傻女人一样,质问你,为什么要背叛我。泪落衣衫。你除了沉默还是沉默。她冷笑着说,上天就没有注定他是你的。就你这样,不配拥有他,你能给他什么。累赘,只是累赘。一个落拓无能的弱者。

    给我滚。我的声音颤抖着,心里酸楚翻滚。

    她拉着你,消失在夜色里。你没有回头。也许你早就嫌弃这种贫穷得只剩下爱的日子。我无法阻此你追求荣华的脚步。那一夜的放弃使我的感情彻底残废。可我就这样,在我的生命里从来只有放弃,没有争夺。是,我的确是一个懦夫。一个平庸之辈。一个白痴。

    萧郎,你选择了侯门,因为你不是圣人,我也不是。只是我们从此离散陌路。纵使我再贱,今日果断与君绝,从此萧郎是路人。

    2.疼痛

    我不相信你就这样抛下我走了,空荡的屋里,常常依窗而愁。我开始成为一只沉默的羔羊。如果说我心里没有疼痛,没有狠,那是自欺欺人。想起曾经你说的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此刻就柔肠寸断。

    站在五楼的窗口,凝望迷惘的月色。窗外是路旁攀伸过来的桂花树枝,枝枝桠桠,暗香浮动。想去年的今日,你我并肩站在青石板上,沉醉在淡淡的清香中。爱情简单而快乐。此去经年,你入侯门。想必你正在她宽大的花园里,自在逍遥。沧海桑田,爱如浮云。没有了你,夜色中的桂花在我的眼里徒增了几分寂寥。几只花猫常在夜静人深时凄凄唉鸣。

    没有了声音的屋,象坟墓。封闭在屋里思绪纷飞,没有阳光,郁闷凝结成了百年的孤独。深夜,愁眉紧锁。怎么说散,就散了呢。心,是空的。我一贯低调,一直不太容易快乐。失去你与得到你和快乐也许没有多大的关系。因为你追求物质享受,我追求感情安逸。分手也许是早晚的事。可这场破碎,还是把我逼向绝望的胡同,绝望让人麻木,麻木到颠峰是一种最简单的快乐。我很久不能做事。心里总是有隐隐的痛泛滥。

    3.相忘

    我必须忘记,才可重生。

    于是我看夜幕中的鸟群,它们安静地飞过,不留痕迹。这样我可以把心底隐隐思念你的火苗轻轻掐灭。鸟儿已经飞过,但没有痕迹。他已入侯门,我们已是陌路。

    于是我开始写字,写字是一种很好的遗忘方式,遗忘来自心底的欲望。欲望有时就象毒品。吞噬你难以自拔的情感。而文字它可以把你一步步从深海里牵引出来,浮到海面。让你慢慢地接受阳光。面向大海,春暖花开。文字似温暖的阳光,静静地融化了沉沉的寂寥。

    于是我开始找工作。疯狂地工作也是一种很好的释放方式。

    于是我喝很多水,因为泪流得太多。我不想因你的离去而枯萎。

    相忘,一点点的埋葬。深夜里,我问自己,还想你吗。灵魂说,没有,没有。我没笑,泪落在手背上。

    萧郎,我们就这样慢慢陌生了。她说得对,上天没有注定谁是谁的唯一。往日的相知以为是场爱,原来只是华丽的梦。你不是我的唯一。我无法成为你的最终。

    4.重生

    萧郎,我走了。A市是你的天堂,我的地狱。我是个庸庸碌碌的人。我只要一个爱人,一个与我灵魂相通的人。我不苛求他能给予我锦衣玉食,只希望他对我平和而温馨,如果这样,粗茶淡饭又何妨?我不渴望他能给我一座城池,只希望在寒冷的夜里温暖我冰冷的手,如果这样,贫穷我又何惧?

    我只在乎我们心中有坦诚的爱;在乎患难与共;在乎不离不弃;在乎能否一起慢慢变老。如果象你这样,为了荣华,另攀高枝,竟可在异乡冷酷地抛弃自己的爱人,我宁愿孤独百年。

    站在A市的阳光下,我拈花独笑。眼里除了沧桑,还有几分疼痛和成熟。

    我望着A市的人群,一张张都是陌生的脸。来时有你相伴,走时孤独一人。我终于还是一无所有的离开了这里。梦在这儿摔得粉碎。我必须离开这儿。

    不远处似乎是我熟悉的身影,我们擦肩而过。你抓住我的手,你的眼神,你的气息,我是如此的陌生。我知道,从此萧郎是路人。

    5.逝去

    A市还是那样地干净,整洁。只是爱已不在。纯粹的爱死得很快。

Tags:  离愁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我要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愛德華網絡世界(www.ok5266.com) © 2004-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ok5266@gmail.com E-ICP備:05013632
  • Powered by Edward Web World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