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精品文萃 >> 美丽人生 >> 内容

爱,在都市中失落

时间:2006-11-7 20:52:38 点击:

  核心提示:...

第一章 相识

  诗月进大学那一年曾许下诺言,大学四年绝不谈恋爱,把一切的时间都用在学习上,争取考出好成绩向家人汇报。刚开始的时候,她真的很能遵守这个诺言,学习也够刻苦认真,且成绩也不错。可是等一个学期过去了,同室的室友差不多都有了男朋友,诗月才觉得有点孤单寂寞,周末再没有人陪她一起去看书,再没有人愿意跟她一同去吃饭。特别是当她了解到大学并不像中学那样一味追求高分,它更重视的是怎样提高学生适应社会的能力。
  每当诗月看着一对对男男女女有说有笑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她更加感到孤单和寂寞,她对自己以前的想法更加矛盾,自己是不是也该找个男朋友了?其实并不是没有人追她,只不过是她太过冷漠,并且总爱出题刁难别人,男孩们才一个个对她敬而远之,并且给她起了一个名号“带刺的冷玫瑰”。但有一个男孩让她并不讨厌,因为她跟他见面只是打个招呼,他并没有像其他男孩那样,为了讨好她,对她大献殷勤。他们是在一次文学社员会上认识的,他是文学社的骨干,诗月特别爱好文学,曾拿一篇自己写的文章叫他帮修改过,就这样诗月和他认识了,并且知道他叫程海。
  后来诗月的那篇文章见报了,诗月高兴得专门请程海吃了一顿饭,作为酬谢程海帮修改文章之功。之后诗月便很少见过他,就算偶然跟他碰面,也只是相互打个招呼便离去。
  没事的时候,诗月喜欢读读自己写的文章,今晚也一样,室友全都约会去了,诗月闲着没事,又小心翼翼地打开书柜看她的得意之作,突然她又看到了程海帮她修改过的那篇文章,不知怎的她蓦然想起了程海,想起他修改文章的时候,那副严肃认真的样子,只可惜那时诗月并没有心思仔细去研究过任何一个男人。诗月现在想想,真有点后悔当初自己没有看清程海的模样。也许是真的太过寂寞,诗月再次想到了程海,老天,这是第二次了,难道自己真的对程海产生了好感?她不好意思跟室友谈这件事,她是个爱面子的女孩,怕别人笑她:“冷玫瑰也有放暖的时候。”她不敢肯定自己是不是喜欢上他了,但她想看清程海模样的愿望倒是挺强烈的。
  第二天诗月去上课的时候,那么巧又碰上了程海,还是程海先打招呼:“嗨!去上课吗?”
  诗月点了点头,算回答。
  就当他们要各自离去的时候,诗月不由自主叫了一声:“程海?” 
  “有事吗?”程海转过身来对着她笑道。
  就在这一瞬间,诗月看清了程海的脸,那是一张帅气的脸,高高的鼻梁,不算太尖的下巴,深邃的眼睛,加上1米7几的个头,是一个不错的帅哥。
  “有事吗?”程海再次问道。
  诗月这才如梦初醒,良久才吐出几个字“没事,就是想再次感谢你帮我修改作品!”这是她从慌乱中唯一找出的借口。
  “都过去了,你还记得啊!要感谢我,有空就再次请我吃饭啊。”程海半开玩笑地边走边说。
  诗月脸红了,这是她跟程海之间第一次这么认真的说话。
  自从跟程海这次聊天之后,诗月心里便有了他挥之不去的身影,现在她百分百确定自己喜欢上他了。她经常想:“他有女朋友了吗?如果没有女朋友就好了!”但是她立即又沮丧了,他长这么帅,又是当官的,一定有女朋友了,就算没有,也一定有好多女孩喜欢她,他哪里会考虑到她。
  “喂,冷玫瑰,在想什么?”室友烟子拍了一下她的背。
  诗月这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慌乱答了一句“没什么”。
  “哈,看你神情这么紧张,肯定有不可告人的事,老实说是不是交男朋友了?”烟子笑着打趣道。
  “没有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出了名“带刺的冷玫瑰”,有谁敢追我,有什么事快说?”诗月装出一副极严肃的样子。
  “今晚有个联谊晚会,我想你陪我一起去?”烟子期待着她的回答
  诗月最不喜欢参加这样的晚会,但她不好意思扫烟子的兴,她知道烟子叫她去的目的是作陪衬的角色,所以她只有无奈地答应。
  到了晚上,诗月随便打扮了一下,就跟烟子一起出发了,到了会场,那热闹的景象真是非一般,男男女女聚在一起,唱的唱,跳的跳,连迪士高的声音也比平时高了许多。烟子这家伙真是重色轻友,刚才还跟她姐妹相称,说什么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把诗月逗得心花怒放,可一跟男朋友碰面,就把她甩到一边。
  诗月不由得叹道:“这年头的人真是变化无常。”
  诗月找了张离会场中心较远的桌子要了杯咖啡坐了下来,她向四周的桌子望了一眼,发现每张桌子都是一对对情侣坐着,她不好意思再向他们望去,只好低着头喝咖啡。
  突然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我可以坐下吗?”
  诗月被吓了一大跳笑,抬起头来见是程海,就开玩笑地说:“想谋杀啊!”
  “怎么这么巧,你也来参加晚会?”程海坐下来差开了话题。
  “被朋友逼来的,说真实点是作朋友的陪衬品。”诗月笑笑道。
  “如果我说我也是被朋友逼来的,你信吗?”程海问她。
  “信,这年头什么事都会发生的,对不对?”诗月道。
  就这样他们聊了起来,一直到晚会结束,他们才依依不舍分了手,在离开之前他们相互把各自的电话号码告诉了对方。

第二章 相恋

  自从上次跟程海聊天之后,程海便经常约诗月见面,但真正交往是在2000年的情人节,诗月现在还清楚记得那天的情景:那天一大早,诗月便收到了一大束玫瑰花和一大包巧克力,弄得得整个宿舍的女生都为之轰动,她们争着上来问是谁送的,当她们知道是程海之后,几个女生羡慕得要命,直嚷道:“不知有多少漂亮的女生追程海,没有一个成功的,想不到居然被我们的冷玫瑰征服”。那个时候在室友的笑声中,诗月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
  不可否认,与程海在一起的日子真的很快乐,他是个十分体贴而且懂得浪漫的男人,当诗月不开心的时候,他会想尽所有的招数哄她开心,当特别的节日来临,他总会给她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让诗月觉得既幸福又激动,周日便是他们约会、逛街、看电影的好去处,他们也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起谈文学、谈自己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与程海在一起,诗月几乎什么都不用想,程海会把她所想所要的一切都安排好,诗月常开玩笑地说:“程海你这样做,早晚会把我惯坏的。”程海就笑着答:“如果可以,我宁愿这样一辈子惯着你”。那时诗月嘴上虽不再说什么,但她心里却是甜甜的。
  诗月一直以为程海是世上难得的好男人,能找到像程海这么优秀的人做男朋友,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诗月知道程海很爱很爱她,爱得可以为她牺牲一切。诗月现在还记得那个漫长的暑假,程海把对诗月所有的思念写成了三大本日记,等到放假回校,程海把它送给诗月,诗月看完三大本日记好感动,哭得两眼汪汪的,那时她下定决心,这辈子如果要嫁,一定要嫁给像程海这样的男人。

第三章 分离

  就这样,诗月和程海在浪漫中一晃过了三年,即将面临他们的是就业的决择,在这个关键的骨节眼上,诗月犹豫了,他没想到程海一点后台都没有,尤其是当诗月知道程海一穷二白的家境后,她显得非常的不安。因为诗月的家境非常好,她在家是一个乖巧孝顺的女孩,排行老六,是六兄妹中最漂亮的一个,常常是妈妈的骄傲。她知道找个有钱人做老公,一直是父母对她最大的期望。
  自从知道程海的家庭情况后,诗月做事总是心不在焉,不是忘这就是忘那的,好几次程海问她:“怎么了?”诗月不敢告诉他真相,就装出一副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其实她是怕父母反对她与程海在一起,果然不出她所料,当诗月告诉父母,她和程海之间的事后,父母非常生气,而且表现出一副十分痛心的样子,他们说:“他们绝不同意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乡巴佬,如果诗月选择程海,就不再是他们的女儿。”在这场爱情与亲情的大战中,双方都累得筋疲力尽,但最后诗月作出了让步。
  分手那天,诗月把一切都告诉了程海,程海十分痛苦,他说诗月:“你等我,我会挣到很多钱,然后来迎娶你”。诗月含着泪应着。这是诗月跟程海在离校前最后的谈话。

第四章 撞出来的缘份

  毕业后,诗月和烟子进了同一所中学当了一名教师,每天跟一大帮孩子在一起,诗月其实也蛮快乐的,但她心底始终没忘记那个叫程海的男孩,她在心里默默地等着他的归来。
  “诗月,在想什么?”奕强笑着向她走来。
  奕强是诗月在一间超市购物时认识的,那时诗月拿着一大包东西,在电梯口把正在上电梯的奕强撞到了,奕强手里的文件立刻被散了一地。诗月慌忙说:“对不起!”就忙着帮他捡地上的文件。那时奕强很恼火,本想好好教训诗月几句。因为这些文件是他整理了一个早上才弄好的,现在被诗月一撞全乱了,他能不骂吗!但是当奕强抬起头,看到站在自己跟前的是位亭亭玉立的美少女后,便把心里想骂的话咽了去,良久才反应过来,并且很有绅士风度地说了句:“没什么,其实你撞倒我的文件,是它的幸运,也是我的幸运,因为它让我认识了一位漂亮的朋友。”奕强幽默风趣的语言,博得了诗月的好感,就这样他们认识了,并且成为了好朋友。
  “帅哥,找我有什么事?”诗月打趣道。
  “今晚想请你吃饭,不知美女肯不肯赏不赏脸?”奕强还是那样幽默风趣,谁跟他聊天都感到快乐。
  这是奕强的第三次邀请了,诗月再也找不到借口来拒绝,她觉得再不去,就会让奕强下不了台,只好点点头。不过她也想好了,她会借这个机会告诉他,她已经有喜欢的人。
  “那下班后我来接你,”奕强兴奋地说完这句话就急着离开了,因为他的秘书正在远处向他招手。
  到了晚上,诗月刚好化完淡妆,便听见敲门声。她便站起来开了门,奕强进来便赞道“诗月你今晚好靓。”
  诗月听完,心里有股甜甜的感觉,但她还是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说:“奕强你再不正经,今晚的宴会就取消”。
  奕强朝她扮个鬼脸道:“小的再也不敢了,请靓女上车。”
  一路上,他们谁都没有说话,但是他们各怀心事,奕强想着怎样向诗月表白,而诗月想着如何拒绝奕强。
  就这样两人到了餐厅下了车,走到餐厅门口,老远就听见一阵音乐声从里面传出,诗月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确实是一个谈情的好地方,只可惜时不对人。
  他们进去找了张靠窗的桌坐下,服务员马上走过来热情地招呼:“先生、小姐要吃点什么?”
  奕强道:“诗月,你随便点,不用替我省钱!”
  “我随便就行。”诗月微笑道。
  “那我作主了,先来两杯咖啡,再来个情侣套餐。”奕强对服务员道。
  “奕强,其实我……”诗月正想告诉他,自己已经有喜欢的人。
  但话还没说出口,服务员便端着咖啡走过来道:“先生、小姐这是你们的咖啡,请慢用。”诗月只好把心中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这里的咖啡真不错,你试试看?”奕强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道。
  诗月此刻那有心情喝咖啡,只想着怎么样去拒绝奕强。
  “奕强,其实我……”不巧的是服务员再次又走了过来道:“先生、小姐这是你们点的情侣套餐“诗月气得真想骂服务员不识事务!没办法,也只有再次把想说的话重新咽回去。
  等服务员走远,诗月向四周望了望,确定再也没有人打扰他们说话了,便想再次说出来,不料奕强却抢先一步说:“诗月,其实从看见你的第一眼起,我就喜欢你了,你是知道的!”奕强很严肃地说。
  诗月从认识奕强到现在从未见他这样认真严肃过,不知怎的,诗月听了奕强的话,心里十分难受,但她还是忍不住说:“奕强,对不起,我一直没告诉你,其实我早已经有喜欢的人。”
  “我知道,在认识你之后,烟子把你和程海之间的事告诉了我,我很感动,但我没有想过放弃你,再说程海走了那么久都没音信,说不定不回来,或许早就结婚!”好了,你不要再说了,诗月生气地打断了奕强的话。
  冷冷地说:“程海答应过我,他就一定回来!”
  “好了,诗月你不要生气,就当我没说过,但是在程海没回来之前,请让我当暂时的护花使者!”奕强很认真地说,诗月只好点了点头,但是诗月告诉奕强,她是不会忘记程海的,不管他回不回来。
  自从奕强向诗月表白后,他对诗月的态度更加殷勤,每星期送一束鲜花或一份礼物什么的,弄得学校的女同事对她羡慕不已,尤其是烟子,她说:“诗月,你真幸运,奕强人长得帅,又有钱,要是我早嫁他了,你还等程海干什么,说不定他现在早已结婚……”
  烟子别说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其实程海回不回来,诗月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况且三年过去了,程海没有让人给她捎来一点消息,是不是早就把她给忘了。诗月又想,假如程海现在回来,他有没有变,是否依然对她还像以前那样好?她很怕自己见到程海再也找不回以前的那种感觉,难道他真像他们所说的那样,早已成家,不然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回来?

第五章 英雄救美

  诗月想她一辈子都会等程海,无论奕强怎么做,她都不会改变自己的承诺,可是星期五那天发生了一件令她意想不到的事,使她改变了自己的承诺。
  星期五那天下午,临近下班时间,校长突然叫诗月家访她班一个叫何天的学生,因为这个学生平时学习非常用功,成绩也不错,但最近老是迟到,而且上课老睡觉,成绩直线下降,校长觉得事态严重,便叫诗月家访。
  何天家离校较远,且要经过一段很少人走的郊区路段,等诗月家访完毕,天已经开始慢慢放暗,诗月正想着如何把何天因家庭贫困差点被逼缀学的情况向校长汇报,突然从郊区的林边窜出两个歹徒,手里各拿着一把刀,对她凶巴巴地说:“把钱交出来?”诗月见好汉不吃眼前亏,只好把钱乖乖地交给歹徒,希望他们拿了钱走人,那里想到两个歹徒嫌钱太少,骂道:“他妈的就这么点?”
  其中一个歹徒望了一眼诗月,诗月吓得全身发抖说:“你们想干什么?”
  两个歹徒笑便嬉嬉向她靠过来,伸手就要摸她的胸部,诗月急得大喊:“抢劫,救命啊!”
  就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放开她。”是奕强,诗月趁歹徒还没反应过来,用尽全力一把推倒歹徒,马上跑到奕强的身边。
  “诗月,你还好吧!”奕强握着她的手关切地问。
  诗月眼里含着泪花,点了点头。
  “臭小子,多管闲事,我看你活得不耐烦了!”两个歹徒说完就向奕强扑去,诗月急得大叫道:“小心,他们有刀。”
  诗月眼看着奕强赤手空拳跟两个歹徒搏斗,急得一点办法都没有。突然一个歹徒趁奕强向另一个歹徒打斗之际,向他的腿部划了一刀,诗月看到这个情景吓呆了,待她回过神来,第一反应就大喊:“来人啊!杀人啦!”刚好附近有几个人在散步,听到呼救声,马上跑过来,一个歹徒见搬来了救兵,心有点慌了,对另一个歹徒说,我们快走,不然警察来就麻烦了,等几个人跑近,两个歹徒一溜烟跑了。
  诗月马上把奕强送到了医院,并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在医院里,医生告诉诗月,奕强的腿划得再深一点,就会残废。那时诗月挺感动的,她对奕强说:“你好傻,明知他们有刀你还过来。”
  奕强很认真地说:“诗月,你知道吗,我可以为你做一切,哪怕是牺牲我自己,我也不会后悔!”诗月听完,靠着奕强的肩头哭了一场。

第六章 意外的结局

  第二天诗月一踏进办公室,同事就问:“诗月,听说你跟奕强准备结婚了是吗?”
  诗月微笑着点点头,顿时整个办公室一阵欢呼。
  自从奕强为诗月受伤的那一刻起,诗月就爱上了她,并且经过一段时间的亲密接触,诗月发现自己真的离不开奕强,所以当奕强再次向她求婚的时候,她就答应了。
  婚礼即将要举行,这段时间诗月专门向学校请了假,在家筹备婚礼。她细细检查了一遍,什么都准备好了,就缺一套礼服和一双鞋了,诗月准备下午自己出去先看好,等奕强忙完公司的事再一同去买。
  那天下午逛商店的人特别多,在一间鞋店里,诗月看中了一双红色的高跟鞋,便想叫服务员拿出来看看,但想不到有一位先生也同时看中了这双鞋,诗月抬起头来想说:“先生,这对鞋可以让给我吗?我要结婚用!”但那一刻她呆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那位先生就是他曾经朝思暮想的程海,程海在那一刻也看见了诗月,同样也说不出话来,只是眼定定地看着对方。 
  片刻之后,程海反应过来道:“我们找个地方聊聊吧!这地方人多太吵”。
  诗月点了点头,之后他们找了间餐厅坐了下来。
  “你过得好吗?”程海道坐下来半响才问道。
  诗月还是点点头,此刻她觉得程海好陌生,要是在以前程海不见她一个星期,见面时准会给她一个热吻或拥抱,但此刻程海冷谈的举动,已形同陌人,让她再也找不回当初那种熟悉的感觉。
  诗月心里乱糟糟的,她不知怎样向程海解释她和奕强快要结婚的事,她曾答应过程海要等他回来的,现在……
  “诗月,我结婚了,对不起我没能遵守我们之间的承诺”,程海打断了诗月的心事,讲述了他这么多年来的故事。
  他南下的第一年,进了一间公司做了推销主管,后来由于业绩突出,被提拔为总经理助理,副经理。那时总经理有个独生女儿叫罗莹莹,也在公司帮她父亲打理业务,有一天,她突然跑过来对程海说:“她喜欢上他了。”当时程海被吓了一大跳,但马上冷静下来对她说:“他已经有了女朋友。”没想到她笑笑说:“我不介意,我喜欢公平竞争,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接受我的。”
  自从罗莹莹向他表白之后,程海很怕罗莹莹会仗着她老爸是这间公司的总经理,会想办法让他屈服于她,但是他想错了,罗莹莹没有给他任何压力,相反而在生活上给他很大的帮助。这让他对她产生了好感,但感激归感激,程海与罗莹莹之间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程海真正选择与罗莹莹在一起,是他接受总经理派给的一个任务。这个任务就是公司要与南方一家企业签订一批订单,但在这个过程中,由于程海一时大意,导致公司损失上百万,总经理知道后勃然大怒,非要开除他出公司不可,但是罗莹莹拼死阻拦,她说:“爸,既然损失已经造成,应该想办法补救才是,现在追究责任有什么用?如果你要开除程海,我跟他一起走,再也不回来。”结果总经理在女儿的威逼下,做出了让步。半年后,程海与罗莹莹结了婚。这么多年,程海一直没有回来找诗月,就是怕诗月伤心,他希望诗月能够忘记他,没想到今天却在这大都市中意外碰上了诗月。
  程海说完了他的故事,便问道:“诗月,你恨我吗?”
  诗月摇了摇头,她的心中再没有任何顾虑,她也对程海说了他与奕强之间的故事。
  等程海听完诗月的故事,他脸上呈现出了一丝失望之色,看来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诗月的心已不再属于他一个人。

尾声

  程海站在高楼的玻璃窗前,看着诗月的背影慢慢涌入来来往往的人群中,终于什么也看不见,他忍不住叹息道:世事多变,她再也不是他心中那个完美的女孩,他心中的那个诗月早已离他远去,那段曾经令他刻骨铭心的爱也在这个繁华的都市中失落……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愛德華網絡世界(www.ok5266.com) © 2004-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ok5266@gmail.com E-ICP備:05013632
  • Powered by Edward Web World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