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精品文萃 >> 文学世界 >> 内容

小说:我和她合租的那段日子

时间:2006-8-23 1:33:04 点击:

  核心提示:导 读 如果有人要问我,当你真正开始在乎或者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会怎么样,我想我会毫不犹豫的对这个人说,如果我有一分钟见不上我爱的这个人,我就会心神不宁的急的团团转;如果我有一天见不上我爱的这个人,...

导  读

如果有人要问我,当你真正开始在乎或者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会怎么样,我想我会毫不犹豫的对这个人说,如果我有一分钟见不上我爱的这个人,我就会心神不宁的急的团团转;如果我有一天见不上我爱的这个人,我就这一天也吃不香、睡不好;如果我有一个星期见不上我爱的这个人,我会像疯子似的满世界找她;如果我有一个月见不上我爱的这个人,我想我会成为一个神经质病人;如果我有一年见不到我爱的人,我想我会去见上帝。[6]

如果有人从没坐过飞机的话,他一定会告诉你坐飞机的感觉肯定是妙不可言,同样,如果有人从没谈过恋爱的话,他一定会说谈恋爱的感觉一定很好。是呀,是人也许大部分都会这样去想,越是从没经历过的或是从来就觉得很稀奇的东西在这些人的眼里看来,一定是最美好的。可一旦经历过或者说很失败的话,那这些人一定会大发牢骚说坐飞机的感觉也不过如此,还有一些人会发出这样惊人的感叹:世上最没意思的事情就是他妈的谈恋爱了。[11]

如果有一天他去了,我会像祝英台那样化作一只美丽的蝴蝶,与他一起自由的翱翔在尉蓝的天空下;如果有一天他去了,我亦会像朱丽叶那样喝下一包毒药,一起与他在阴间地府长相厮守、永不分离。 [13]

欧阳,如果你真的不想让我难过,你要听我的话,一你不要找我,二你不要为我而难过,因为我实在觉得你为我这样的一个人而难过,真的不值得,而且对你也不公平,在我们合租的日子里,我什么都没有给你,可是我还是时不不的对你是莫名的发脾气,而你却都是让着我、迁就着我。我知道,你这样做,是因为你爱我,你喜欢我,你想让我过的开心点,而我却是那样的任性,如果人这一生真的有下一辈子的话,我想我一定会嫁给你的,如果上天再给你一次机会选择的话,我一定会选择你的。[32]



1

生活,它有时让你觉得渺茫,有时让你又很痛苦,有时却也会给你带来快乐,其实,正如一位诗人说的那样,生活就是一张网,而爱情就像似在被网在生活中的一种特别的东西,总之,酸的甜的苦的痛的伤的笑的悲的喜的哀的怒的都被牢牢的网在了里面。

这不,为了生存,为了逃避爱情,为了不使自已继续的被网在爱情的地狱里面,我不得不又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去重新开始选择,不得不为了给自已的那曾经沧伤的情感重新安一个新的家园。

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欣,我是说什么也不会离开那座生我养我的城市,说什么我也不会躲逃到这样一个让人无奈而又陌生的不再陌生的城市里去的。

我和欣是在一个多月前分的手,我们分手的那天,我记的十分的清楚,天空中还飘着细细的小雨,虽然是小雨,可对我来说却是一场的倾盆大雨,那天,我哭了,也是我第一次在女孩子面前掉眼泪,而且我觉得我的哭声比外面的雨声还要的大,我本以为我的这种伤心和对欣的痴恋能唤回欣的心,能得到她的原谅和同情,甚至是对我的可怜,但我却失败了,她对我的态度却是那样的坚决,简直不给我以任何的可以能得到她的原谅的辩解的机会,她的眼神是那样的冷漠,就像冰雕出来一样的冰冷冰冷。

事情终于如她所愿,我们就这样结束了,它来的是那么快,而我的整个世界也在那一时刻轰然倒塌了下来。

为了给自已的情感世界一个安慰,为了逃避我这场失败的爱情,我选择了离开这座城市,选择了像其它的漂流族一样独自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开始漂泊。

租房子已经成为了我来到这座陌生城市后的第一件事和首要任务。

为了找到合适的房子租住,我已经的和一家的中介机构联系了好多次,而这家的中介机构也为我热心的找到好几家要对外出租的房子,但最后不是因为房租高就是因为我不太满意而未达成任何一项的意向和协议。

又过了几天后,我在焦急的等待中终于又接到了这家中介机构要我去看房子的消息,虽然我打心眼里面对此不再抱什么希望了,但还是忍不住去看了房子,房子很大,也很干净,还朝阳,不过,唯一的一点就是房租太高了,也许这家房屋中介机构的老板这个时候看出了我的心思,所以,当时就给我出了个注意道:“如果你要是真的觉得房租太高的话,我们可以再给你介绍一个人,你们到时可以合租的。”

对于合租这档子的事,我以前也听说过,不过,我觉得和一个陌生的人共同的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我还是有些的心里面不舒服,所以,对于他的这些建议我还是有些犹豫不定,只见那老板又眨了下眼道:“我说年青人,你现在既然找一个好一些的房子又想房租价便宜一点的,这样的好事哪里会有呀,再说现在两个人在一起合租的事多的是。”听这房介中心的老板这么一说,又一想,反正一个人也是住,两个人也是住,看在钱的份上,自已就认一回吧。

房子是找好了,下一步的最重要的工作任务那就是找工作了,其实,我知道,在这个处处充满着激烈的竞争的社会里为自已找份工真的是很不容易的,不过,还好,怎么说自已也是一个上过大学,读过几年书的人,怎么着也不至于会到时流落街头,所以,对此我还是心里充满了信心,但经过几天的劳累与奔波和处处碰壁之后,我才发现真的是太不容易了,那些个的单位不是嫌弃自已没经验就是说我的学历太低,不是婉言拒绝就是让回家等消息。

而我和她的就是在这个时候认识的。

那天,我一个人因为找工作的事而在那家的公司里等了那个人事部经理一整天,但最后还是没有等上,一气之下我就到一小面馆要了两个菜,一瓶酒独饮独乐了起来,等到我回到家里的时候,时间大概是晚上九点多钟了,我也感觉到身子有些沉沉的,很重,不过,我还是很清醒的找到了我在这座城市里的新家。

也许是我当时喝的有点多了,当我掏出钥匙准备开门时,我还是隐隐约约听到房子里面有电视响的声音,我的整个脑子也轰然一下的开始有些的紧张了起来,循着里面的声音,我轻轻的打开了门。

当眼前的一切出现在我的眼前的时候,我的整个眼睛都直了。

那是一个漂亮的美女,其实,叫她美女一点也不夸张,她显得很是慵懒的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她那阿娜的身段配上那漂亮的脸蛋,还有她那美丽的曲线勾勒出来的那娇人可心的美体,再加上她躺在沙发上那种高雅的卧姿,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天使,一个仙女下凡。

我敢保证,像这样的漂亮,这样的性感,这样的让人消魂蚀骨的大美人,没有哪一个的男人不为她动心的,没有哪一个的男人不为她折腰的,既便是柳下惠在世,也克制不住对这样的一个大美人的诱惑的,也会产生一种冲动的欲望。

更何况,现在这样的一个漂亮极致的美女就躺在我的面前。

别说是我,就是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有这样一种美好的愿望,那就是自已回到家后,能够有一个像这样的一个超性感和漂亮的女孩等待着自已,都希望自已回到家后能有人为自已洗衣做饭,能够有一个好女人善待着自已。

说实在,就连我这样的一个在大学期间被别人耻笑为不食人间烟火的人,也对之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原始的冲动的欲望,有时我就在想,如果不是因为我太钟情于欣,如果我不是很爱她,也许她早就是我的人了,但我没有那样做,我觉得那样做对她太不公平,有时欣还莫名的问我,是不是我的那方面有什么问题,可我只是不想让她那么快就给了我,我不想那么快她就成为了我的人,我总是认真的对她说,我很爱你,所以在我们还没有结婚前,我不会要你,等到我们结婚后,你让我要你多少次我都愿意,但现在不行,总是在这个时候,欣总是含情脉脉的看着我,总是赏给我一个甜甜的吻,因为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幸福,这才是真正的爱情,但时势总是变化无常,在我还未来得及要她一次的时候,她却无情的离开了我。

因为我知道女孩子把贞洁比什么看的都重要,优其是像欣这样的一个比我还要传统和保守的女孩子。

我就那样依靠在门前看了她好久好久,也许是电视的声音太大了些,她根本就没注意到我刚才在开门,所以,等到她那魅力极致的美丽曲线一览无余的展现在我的眼前的时候,她还是没有一点的反应。

也许是我今天喝了点酒脑子里还没有完全的清醒过来的缘故,也许是我被她的那娇柔含香的曼妙躯体吸引住了,我就那样站着,恋恋不舍的把她的整个人都噙在我那有些发麻的眼睛里面。

可我突然间我觉得自已有一些的下流和卑鄙,不要说是对眼前的这个送上门的美艳猎物,就是当初欣温柔体贴的躺在我的怀里是含沙射影的发出暗号,要我要了她的时候,我都没有要,不是我不想,而是我很爱她,我怕伤害了她,也不是我不想负责任,而是我对她承诺过,不到结婚那一天我决不对她有任何一点的邪念,所以,欣总是会很幸福的看着我说,天,你真的是我的天,有你在我的身边,我真的很幸福。

只可惜我不是狼,我是人,一个有七情六欲的人。

我也不可能对一个自愿送上门的陌生人产生这样的邪念,虽然她长的很漂亮,很诱惑我。

“你是做什么的?你怎么会有门上的钥匙?”还没等我好好的把她意淫一番,她已经发现了正站在门前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的我,而且她的眼神里面还带有一些的怒火的冲我道。

我也像被一盆冷水给浇了过来,虽然我知道我很想对她进行进一步无耻的意淫和偷窥,但为了表示我的绅士风度,我故作镇定的装着一副一进门就没有正眼瞧她的样子道:“呵,我还没问你呢?这是我的房子,我怎么就不能有这门上的钥匙了呢?你怎么会在我的房子里面呢?”不过,在说这话时,我还是用余光看了看她的脸。

那是一张很漂亮,很有型的脸,说不上是白白嫩嫩,但最起码也是白里透红,红光满面,她的睫毛很长,优其是她的那两只眼睛,就像是清水里沐浴着的两颗白银珠子,清澈而明净,一尘不染。

这时她好像有些不好意思的又看了我一眼,突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并伸出了手很是落落大方的道:“我叫文姬,很高兴认识你。”我当时一楞,又看了看她那副很是阳光的脸,也有些拘禁的伸出手来,装着很是认真而又大方的道:“我叫欧阳天。”在我的手和她的手是那样的亲密接触的时候,我感到全身有些酥软的麻,就像是中了电一样,那是一双温柔而又纤细的手,很白,就像是剥了皮之后的鸡蛋一样的白,虽然我知道我不能对她有什么再得寸进尺的淫心,但她的确是太漂亮了,简直就像是圣诞节那天上帝送给我的礼物。

但我和她只是刚刚认识,她还不是我的礼物,因为我对她的背景以及突然到来我还是全所不知,更没有什么心理准备。

也许她这时看出了我的心思,只是低头略思了一下,口气很轻的有些自言自语道:“哦,欧阳天,很好听的名字,我喜欢。”对于她的这种赞赏,我打心眼里是很高兴的,而且心里还在说,虽然我情场失意,工作又没着落,可我总算是没有白疼上帝他老人家一回,这一次我逃避了那个城市来到这个城市,也总算有点收获,上帝也很慈悲呀,居然赐给了我这么一个大美人,不要说是其它,就是天天晚上有这么一个大美人守在我的身边,我能天天看到她,那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以后我也要住这里了,还请你多多照顾呀。”她说到这里又伸出手来要和我握手,而且这次还赏给了我一个更甜美的笑,我真的是有点晕菜了,不过,很幸福。

不用再往下解释了,她就是和我一起合租的合伙人,不过,说实在,刚才也是搞得我一场虚惊,还以为有贼了呢,可想想,中国的社会治安现在这么好,也不会有这么大胆的贼呀,贼没引来,却从天上掉下来了这么一个大美人,想到这里,我又有点洋洋得意的笑了,没想到我长了这么大也会有艳遇发生到我的身上来呀。

“不过,我看你也不像是什么坏人。”我刚要好好的再抬头看她一眼,没想到她已转过身来,轻漂漂的仍下来这么一句话,又径直的朝沙发上走去,并坐了下来,正眼瞧都没瞧我。

我的头又嗡的一下子大了,心里暗暗骂到,你说的是什么话呀,我是坏人?呵,还说我不像坏人,我本来就是一个大好人呀,和我相处过的人没一个人说我不好,说实在,我有时还真的想做坏人,只可惜我不是,也不会做坏人。

想到这些,我又镇作了下精神,没有理会她,我几欲有些跌撞的朝卧室走去,可当我前脚还未跨进卧室的门,她却一步并作三步走的挡在了我的面前,对她的这举动,我甚至有些的开始反感,不过,当我闻到她身上的那股清清的甜甜的女人香味时,当她那曼妙的身躯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帘中时,而且这一次我和她之间的距离离的又是这么的近,我简直有些陶醉了,我没有对她发火,面对这样的一个尤物,我也发不起火来。

她努着小嘴看着我有些的无理的道:“你是男人,你应该躺在外面大厅里呀,我是女的嘛,你应该照顾我的,你说是不是呀?”说到这里,她几乎有点的嗲声嗲气的求我,不过,也显得很孩子气,很可爱。

我看了看她那水灵灵的眼睛,还有她那阿娜的身段,这时我又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嗅到了她身上的一些气味。

她的身段是那样的好,她的胸是那样的丰满,两个乳房很圆,大小也很均称,而且透过外面的裙子,还能隐隐约约的看到里面的白色的乳罩,如果她稍一挺胸,就连两个乳头也会很自然的从里面凸伸出来,就像是镶在两个圆圆鼓鼓的东西上的两个蓝宝石,晶莹而透亮,她的身材比刚才躺着时还要的高挑,整个人看上去真的是该凸的地方凸了出来,该凹的地方也凹了下去,是线条分明,均称有形,真可谓天之造物。

我甚至在想,上帝为什么会把诱惑力这么大的一个大美人送到我的帐下,可她刚才的无理与任性又让我不知如何与之相处为好?

这时她却上前一步,用双手搀扶着我的一支手臂,我感到这次与之相贴的更近了,就连从她的鼻空里呼出来的气息的香味我也能够的嗅到,她把我扶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甜甜的对我一笑,又转身为我倒了一杯水,放到我的手里,很是温柔的道:“你呀,今天就好好的在外面睡一觉,等到明天一起来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和你说,还有,以后我不许你喝酒,我最讨厌别人喝酒,一副醉的不醒人世的样子,以后,我们就同是天涯沦落人了,要相互照顾好对方的,而且你不准欺负我,不准像刚才那样色眯眯的偷窥我,更不准偷看我换衣服,不准偷看我洗澡,不准你像今天这样喝的大醉,优其是厕所,早上一定要让我先用,因为我这人有洁癖,别人先用过之后,我用着心里就特不舒服,还有你一定要尊重我,我——”

说到这里她忽然停了下来,眼神中略带有一点儿凄凉的看了我一眼,我却笑了一下,仰起头来看了她一眼故意吓唬她道:|“你还有什么要求,都说出来,我今晚得好好考虑考虑。”她这时却睁大了眼睛看着我道:“你没有什么可考虑的任何余地,总之,不行也得行,哼。”她说到这里又怒着嘴,瞪着杏眼看了我一眼。

看着她那副美丽漂亮的脸蛋,还有她那副小巧可爱的精灵样,我感到就像欣在我的身边一样,很是幸福真。

“总之,我还有很多的东西还没想好怎么做,到时,等我想起来的时候,我再告诉你,好了,你好好休息吧。”说完她拍了下我的肩膀,起身便要走人,我心里暗笑道:“好你个鬼丫头骗子,你心眼儿还真的不少,不过,唉,我这个赖蛤蚂是吃不上这到嘴的天鹅肉了。”

我刚想到这里,没想到,一个枕头和一条毯子却劈头盖脸的砸向了我。

第二天一大早,我刚想翻身从沙发上爬起来,却发现我的卧室的门是开着的,不过,确切的说,从昨晚她搬进去以后,就是她的卧室了。而且我也打心眼里乐意把我的窝儿让给这个美丽漂亮的不速来客去住,既便是她昨晚坚持不让我在卧室里住,谁让上帝给我派了这么一个天生的尤物呢?

“大懒虫,你还没起来呀,你看太阳都晒着你的屁股了没有呀。”正当我美滋滋的想到这里的时候,她却已经的手里拎了一个袋子从外面推门而入,我心里暗暗说道:“你个丫丫的小丫头骗子,我们才认识一晚上,你就对我这么随便的喝来喝去,你也太来的直接了吧。”我刚想往下去想,她却已经来到我的身边,坐了下来,把手里拎的东西放到桌子上,看了看我脱口道:“没想到你也是一个大懒虫呀,还不快起来,你别再看我了,赶明天我让你看个够。”这时我才发现,我的两只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她一步,她坐在我的身边,是那样的温柔可贴,她的气质是那样的好,长长的头发,白皙的面孔,红润的嘴唇,长长的睫毛,窈窕的身段,再配上一身咖啡色的短裙,着实让我有些入痴入醉。不过,听她这么一说,我也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不敢再正眼看她了。

“来,先喝点饮料,我知道醉酒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昨天晚上你一定不好受了一晚上吧。”她一边把一罐装的饮料递到我的跟前一边说道。我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如此美丽的丫头还是如此的心细。

我接过那罐饮料看了她一眼道:“你长的如此漂亮,我当然昨晚不好受了一晚上。”说到这里,我还有点不怀好意的看了看她那美丽动人的曲线,她却转过身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道:“没想到你真坏啊。”我喝了一口饮料,想与她再坐的近一些,但又不敢,不过,她也没有躲避我的意思。

“欧阳,我以后可以这样叫你吗?”没想到她这时转过身两眼有神的看着我说道。她的声音很轻,就像微风吹过,我的心也一下子热乎了起来,想想我和欣在一起的日子,她从来都没有过这么温柔和甜甜的叫过我,我和她在起,一般都是她对我无理,而我只有迁就和忍让的份,所以,现在听到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叫我,我的心都有点的在颤抖了。

我看着她那不是很成熟,甚至猛一看上去有点的稚嫩的脸蛋,语气坚定的道:“当然可以。对了,你叫什么来着,我昨天真的喝的太多了,记不起你的名字了,可否赐教你的大名?”

“我叫文姬。”没想到她回答的如此干脆利落。

“不会是蔡文姬吧,她可是风华绝代的一代才女呀。”

“你认为呢?”

“我看你不像她,你倒像是一个——”

“什么呀?”

她这时好像有点紧张的看着我,我却没有说下去。

“不过,你很漂亮。”

“是吗?难道漂亮在你们男孩子的眼里就那么重要吗?”

“当然,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呀。”

“没想到你也这么俗。”

她说这话的声音很小,说完又埋下头吃起东西来了,不过,我还是不能忍受她这么说我,我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把手里的东西放到桌子上,理也不理她就朝洗手间走去,我本以为她会向我解释,没想到她却是稳如泰山的坐在那里丝毫未动。

在洗手间里,我是越想越觉得心里屈的很,我和她才刚认识,她说话有时却是如此的尖刻,如果要是时间长了,我是无法忍受得了的,所以,我一下子冲到她的跟前道:“你昨天不是给我提了很多的要求吗?那我今天只给你提一条,那就是你以后说话别太那么尖刻,好吗?”我本以为她会顶撞上我,可她却冲着我笑了笑道:“你个大懒虫,你就放心吧,我不会的,我不是那样的人。”她的笑是那样的美、那样的甜,我顿时感到我的骨头都有点酥了。

“真是一个小男人,哼,没风度。”当我刚转身,只听到她又在嘴里嘟囔着,我听的分明,本想转身再教训她两句,可我一想到她那美丽动人的天使般的笑容,我的心又软了下来。

“欧阳,你完了没有呀,怎么那么慢呀。”我刚蹲下,她却开始扯着喉咙在外面叫阵。看着她在外面叫,我也一急之下忘记了我是在干什么了,就连屎也拉不出来了,一下子站了起来,提上裤子冲到了她的面前。

“我说欧阳,这些东西你吃过之后,快把它收拾了,我还等着打扫卫生呢,而且你今天也不许离开这里。”我瞪着眼睛看着这个站在我面前的漂亮极致的女孩,我甚至忘记了我叫什么了,不过,还好,她倒没在意我当时的那副尴尬相。

“你又不是我老婆,你管得着我吗?”我有些气不打一头出的故意这么说道。

“可这以后就是我们两个人的窝儿呀,这也有你的一份责任和义务呀。”这次她却是两手插着腰站在那里给我顶上了。

“呵,我说文姬同志,那你为什么昨晚还把我给赶到外面呀,既然是我们两个人的窝儿,那应该是同床共枕的呀。”

“你想的美,哼,不是说了嘛,你比我大,你要让着我嘛,你怎么这么不讲信用呀。”她又眉毛一挑有点娇柔的道。

看那一副小鸟可人的样子,我的心又猛的一激凌,还是屈服了她。

“好吧,看在你是一个大美女的份儿上,我就让着你,不过,我可不许你得寸进尺呀。怎么说我也是一个会怜香惜玉的人呀。”

没想到,我话刚落地,她转身拿过放在沙发上的枕头二话没说就向我袭来。

“还有,以后我不许你叫我同志,都什么年代了,多难听呀。”她用几乎是责备的语气冲我说道。

“好,那你说我该怎么叫你呀?”

“我姓李,你看着叫吧。”她想了想道。

“那好,以后我就叫你李姑娘吧。”

她这时却冲我又笑了下道:“随便你。”

虽然有这么一个漂亮极致的女孩在我的身边,但不知怎么了,我还是根本无法忘记欣,忘记我和她缠绵过的每一分一秒,无法忘记她的音容与笑貌,因为我知道,虽然我对眼前的这个比欣不知还要漂亮多少倍的李文姬有时也很让我想入非非,但毕竟李文姬她不是欣,不是我心目中想要的那种可以和我共同生活一辈子的女孩子,再说了,我和她也就刚认识,她也并没有说要嫁给我,我们只是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漂流者而已,她再美的容貌虽然能暂时让我不去想欣,但却根本无法代替欣在我心中的地位。

也许我真的是太爱欣了,太在乎我对她的这份感情了,而当我对她的这份爱和感情遭到她的冷落和打击的时候,我突然又觉得我是那样的恨她,恨她的无情,所以,那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很不好的梦。

我梦见欣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放肆的蹂躏着,我看到欣的表情显得很痛苦,还带有一些的扭曲,不过,我却听到了欣以前在和我缠绵时从未有过的淫浪的呻吟声。

而我却站在一边麻木着、痛苦着,我的心里面在流血。我不能忍受一个陌生的男人对我所爱的人进行这样的侵犯,但一想到欣和我分手时的那种十分无情的样子,我还是嘴里在为她祈祷,祈祷有一天她会被这个男人给玩死,她才会明白我当初有多么的爱她,她才会明白我当初不要她是因为爱她。我还要让她明白,真正的爱情不是谁对谁错,谁给予了谁多少,谁得到了多少,而是相互的尊重与爱抚。

因为我至始至终都相信,在这个世界上,除了金钱、名利、权势、甚至于性之外,还有真正的爱情。

可欣却没坚持到最后,她把爱情这东西看的是那样的轻薄。

“大懒虫,快起床了,你看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回来了。”没想到,在这个时候丫丫的小丫头骗子却把我从梦里面给拉回到了现实中,当我坐在床上正想着欣,想着刚才的那个梦,文姬已经手里拎着一个大大的提包站在了我的跟前。

作者: 来源: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愛德華網絡世界(www.ok5266.com) © 2004-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ok5266@gmail.com E-ICP備:05013632
  • Powered by Edward Web World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