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精品文萃 >> 文学世界 >> 内容

小说:我和她合租的那段日子(13)

作者: 时间:2006-8-23 1:33:04 点击:

  核心提示:导 读 如果有人要问我,当你真正开始在乎或者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会怎么样,我想我会毫不犹豫的对这个人说,如果我有一分钟见不上我爱的这个人,我就会心神不宁的急的团团转;如果我有一天见不上我爱的这个人,...

  而这一切都在那么快的时间里被贱踏的一无所有。

  而当那天夜里我把自已关闭在自已的小屋里欲要寻死时,我又想到了生,那时我突然又感到在生与死之间又是那样的近,如果说是死,我也是为了感情而死,为了感情而死,我值得吗?我竟然在这样的扪心自问自已,一个人好好的活着不应该是好好的吗?我没有必要选择死,生命是我的父母给我的,既便是死,那也要经过我的父母的同意,可我为了欣就这样走了,我父母会答应吗?也就在这一瞬间,我放弃了这样的念头,既然不能死,那我只能选择离开这座城市。所以,每当我走在和李文姬生活着的这座城市中,虽然一切都是那样的陌生,但我却感到亲切而又自然,因为我喜欢这种没有人来打扰我的世界里。

  生,对我来说又让我燃起了对生活新的希望和信心。

  转眼又几天过去了,却还是不见这个水儿要走的意思,这下可把我给急坏了,虽然说现在一个大男孩和两个美女共处一室,是让我心里挺美滋滋的,可就是苦了我了,每天洗澡,两个美女在洗澡间里像搞同性恋似的是一直不出来,只听到两个人爽朗的笑声和流水的声音,我有时真的有点想晕的感觉,这两个人有时就连洗澡也这么的磨磨汲汲有说不完的话,更别说是吃饭睡觉时了,总之这几天我在家里就像一个小男人,虽然我每天下班赶早回来李文姬早已为我做好的丰盛的饭菜,但是,这饭后的工作可由我一个人全包了,等我忙完这一切,这两个人却手挽着手到洗澡间去洗澡,我也只能等到二人洗过之后才有权力享用这个洗澡间,看这两个人整天是这样的聊聊我我的,说实在,我心里真的有种酸酸的感觉,不过,还好,水儿只是一个漂亮的女子,料她也不会将李文姬给我霸占了过去,假如李文姬和一个男的在一起天天这样,我不知我的日子会是什么样的。

  所以,我看自已天天被这两个美女冷落到一旁,我也终于是忍不住有一天旁击道:“我说李姑娘,咱们这一季度的房租要到期了吧,是不是该续缴了呀,还有水费,电费什么的。”说实在,说完这些话我就连自已都觉得自已有一些的脸红。

  李文姬却有些诧异的看着我道:“我说你个大懒虫,你以前可是从来都不关心这些的呀,怎么这个时候问起这个来了呀,你难道忘记了我们刚把上一季度的租金缴上去吗?这个月的水费电费好像还没到时候吧,你这会倒紧张起来了?”

  李文姬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顿时感到自已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这几天水儿的出现,也真的让我给弄糊涂了,刚缴过的租金我都忘记了,其实,我说这话是让水儿听听,好让她有一个思想准备,没想到,自已反倒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

  “大懒虫,我看你这几天老不对劲呀,你是不是有什么心思呀。”李文姬听我问这些,她倒是敏觉的感到了些什么。

  “没,没有呀。你和水儿这几天不是聊的很开心吗?只要你开心就好呀。”我有些的语气沉沉的道。

  李文姬却看了看我道:“大懒虫,我怎么听着你的话不对味呀,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说的呀,有话就快说,别呑呑吐吐的。”


  我苦笑了下道:“没,真的没什么的。”

  李文姬看我这样,也不再的追问我什么了。

  水儿这时倒时笑着走来说话了:“我看你们俩个还真的配对。”

  “是呀,可就是没有人给我们俩辍合呀。”我故意这样贫嘴道,而且说这话时还故意的看了看李文姬。

  李文姬却瞪了我一眼道:“你想的美吧,大懒虫,现在水儿在这里,你可要注意下你的形像了,少给我贫。”

  水儿这时却笑了笑道:“你们俩个呀,真是一对小冤家。”

  我看李文姬不再的说话,我故意气她道:“我说水儿姑娘,你们公司里面有没有好的呀,要不,给我介绍一个吧。”

  水儿看了看李文姬笑道:“有是有,可是我恐怕没有你能看上的,你可是一个未来的大作家呀。”

  “是吗?不过,我对这个不是很在乎呀,那要不改开约一下我们见个面谈谈,了解下嘛。”我有些故意装作很认真的道。

  “是吧?你真的会看上我们公司的那些女孩吗?”水儿还是笑呵呵呵的道。

  “可以见上一面,先相互的了解下嘛。”我还是皮笑肉不笑的道。

  没想到我刚说完,李文姬拿起一个沙发上的枕垫就往我的头上袭来,口中还大放噱词的道:“欧阳,你是不是想老婆想的发痴了呀。”

  我有些愣愣的站在那里看着李文姬,水儿在一边只是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发笑,但我看得出,李文姬的眼睛里有一些真的湿润了。

  看李文姬一副泪眼朦胧的样子,我的心猛的一疼,像被什么东西给深深的扎了一下。

  “哎呀,我说你们两个人这是干什么呀,好了,都别站那里愣着了,马上要开饭了。”水儿这似看我和李文姬站在那里是四目相对,便也打圆场道。

  “哼,谁和他这样的人一般见识了呀,我才不呢?”李文姬却显得格外的落落大方的撅着小嘴看了看我道。

  我打心眼里还真的挺佩服这个李文姬,居然能把快流出来的眼泪给收回来,在别人面前还能装的像没发生什么事情一样的镇定自若。

  “文姬,我说你怎么和我们未来的大作家说话的呀。”水儿瞪了一眼李文姬道。

  “他这样的人,我了解,没事儿的,是一个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主儿,你不用管他,我们先吃饭去。”李文姬却面色自然的道。

  我也不示弱的道:“是呀,我是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可我找女朋友是我的权利呀。”说到这里我故意是幸灾乐祸的看着李文姬。

  没想到李文姬咬着嘴唇有些急了似的看着我道:“我说你个大懒虫,你就不能在水儿面前给我留一点面子吗?”

  我这时却终于明白了,原来这个李文姬这样和我顶是因为想在自已的同学面前给自已捞面子呀,不过,我又一想,女人都爱面子和虚荣嘛,那就给她一个面子了。

  “好了,我错了,我们现在开饭。”我叹了口气道。

  “欧阳,你没错。”李文姬却显得非常认真而又冷静的看着我。

  我也一阵惊愕,心里一颤自言自语道,坏了,这次我把自已给圈进去了。

  “你找女朋友当然是你的权利呀,管不了别人的什么事情,所以,你要水儿给你介绍一个也没错呀。”李文姬又不冷不热的看着我道。

  听到这里,我的心彻底凉了,我本想在水儿面前气气这丫丫的,没想到这李文姬却把我刚才说的话当真了,看来,我这次是哑巴吃黄连,有苦也说不清了。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在我还没有找到其它合适的合租伙伴之前,你不准找女朋友。”李文姬显得得意洋洋的看着我道。

  水儿则在一边只是乐呵呵的笑。我一听这话,虽然心里刚才的那些的伤痛有些的愈合,可还是有种说不出的悲凉,心说,这丫丫的也太自私了吧。

  饭后,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在厨房里面忙的不可开交,而这两个美女却在洗澡间里格格的笑个没完没了,就在我忙完一切,正准备坐回到沙发上好好的休息时,没想到只听到李文姬在里面是一边的敲门一边的道:“欧阳,把我床上刚洗的毛巾给我递过来,欧阳,你听到没有,把毛巾给我拿过来。”

  听到这些,我的心里一动,有些脸红的自语道:“我没有听错吧,这丫丫的居然让我递什么毛巾,里面可是两个一丝不挂的大美女呀,这也太有些的离谱了吧。”

  我原本以为是自已听错了,所以也并没有理会他们,可当我再次听到李文姬在里面敲着门喊我,让我给他们拿毛巾时,我才意识到这丫丫的说的不是胡话,而是真的要我这么做,听她在里面急促促的叫我的声音,感觉到还是挺着急的样子。

  和这女孩子们在一起合租,真他妈的不方便,我随口在心里骂了一句,但我还是心甘情愿的迈着步子飞快的跑到李文姬的房间里拿了毛巾,然后来到洗澡间的门前,我的心这时几乎要跳出来了,说实在,我真的是有一种的急于偷窥他们的心理,我不敢想像当那两个美丽而又诱人的铜体出现在我的眼前时,那应该是何等的壮观和让人流口水。

  我轻轻的敲了下门,只听到李文姬在里面道:“欧阳,你可给你说好了,你把毛巾放到门前就要走开,要回到你自已的房间躲闭,要不然,看我出来怎么收拾你。”

  我口里答应着他们,但我的心里还是美滋滋的道,我不利用好这个机会才怪呢,我又没什么病。可我刚想到这里,只听见李文姬又在里面道:“不了,你还是递过来吧。”

  听到这些我的心里是一阵的窃喜,我有些惊心动魂的等着门开的那一刻。

  门是开了,但只开了一个小缝隙,我只能勉强把我的手给伸进去,可还没等我探脑袋往里面偷看,我感到一股钻心的痛直刺到我的心脏里面。

  再看,我的手却被这丫丫的一下子给死死的挤到了她开的那个很小的门缝里面

18

  第二天,当我从床上朦朦胧胧的起来时,我还是一下子感到自已的整个手腕都疼的无法抬起,是青一块紫一块的麻木的我甚是难受,不过,我并没有因为昨天晚上的这件事情而怨怒李文姬,而是有着一种特别的幸福让我感到暖洋洋的。

  就在我翻身准备起来的时候,看到了李文姬给我留的便条:

  大懒虫:

  我知道你昨天晚上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今天水儿就要走了,这下你该心满意足了吧,我和水儿今天早上就早早的起来了,我送走水儿后也要几天不会回去,你一个人要好好的照顾好自已呀,这几天吃的东西我全都给你买好放在了冰箱里面,还有,你的衣服我全都给你洗好放到了你的衣柜的最顶层的那个中间的位置,你要找的时候就到那里去找,一定能找到的。昨天晚上的事情,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的手一定很痛吧,我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的,这几天如果很疼的话,你就别去工作了,请几天假好好休息下吧,我看你天天工作这么的紧张,我也挺为你感到紧张的,如果你想吃什么就到外面买点,千万别苦了自已,要不,我回来看到你会心疼的。

  最后,为你这几天在水儿在的时候你的良好表现给你一个奖赏。

  一颗红心和一个红唇。

  你的李姑娘

  我最后看到的是一个大的红心和一个红红的红唇,显然,那个红心是李文姬用红笔刻意画的,而至于那个红唇到底是李文姬用自已的嘴唇印上的还是假的我都不好辩别了。

  不过,我看到这些,高兴的竟从床上一下子跳了起来,而这时,我感到我的手也不痛了,既使偶尔痛下,那也是幸福的痛、甜美的痛。

  我像一只小鸟一样是飞一般的下楼,连走起路来都是屁股一颠一颠的,这可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呀, 我不知自已今天是怎么了,总之,就是高兴,既便是在我坐在地铁里看到那些神色冷然的人时,我对他们也是脸上挂满了温馨的笑容。

  可就在我回到公司刚刚坐下后,没想到那个女人,我的顶头上司就把我叫到了她的办公室里,说实在,自从上一次李文姬给她来了一个下马威之后,这女人还真的吃李文姬那一套,还真的是对我是像一个大姐一样的,从来没有主动邀过我或者是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呵,说实在,也许是我和李文姬都把这个女人想的太坏了吧,不过,她一个单身女人和公司老总上过床已是事实呀,至于她有没有和同事及下属们上过床我还真的不敢的妄加揣测。

  我有些的心事重重的在这女人的办公室坐下后,她为我冲了一杯的咖啡,说实在,据我所知,我还是在公司里第一个在这个女人面前受此殊誉的人,不过,在她起身为我冲咖啡的同时,我还是情不自禁的看了一眼她那丰谀的身子。

  “欧阳,好久没和你单独谈谈了,最近怎么样,你和那个女孩处的还好吧。”这女人还没坐下是单刀直入的说道。

  我苦笑了一下故作文雅的道:“还就那样吧。”

  她用她那粉细的手指轻轻的撵了下咖啡杯子的手柄,淡淡的道:“我真的很羡慕你们这些年青人的,唉,到我这个年龄干什么都不行了。”

  “你也很年青嘛,你还有机会选择呀。”听到这女人这么一说,我明白了她话中的意思,赶快也脱口这样回道。

  “是吗?可是,欧阳,我真的好不开心。”这女人突然放大了眼睛的瞳孔看着我道。

  听到这些,我感到全身上下是毛骨悚然,我不明白这女人为什么一大早起来竟然会对我说这些话。

  为了应对她,我拉下眼皮道:“其实,生活就是这样呀,就看你怎么看待了,你对生活有一个好的态度,那生活也自然会对你有一个好的态度。如果你把生活想像的一团糟糕的话,那么生活也不会给你一个好的态度的。”

  “你不要再说这个了,这些我都懂。”这女人显得语气沉重的回应道。

  我只好悻悻的半低下头来,没有作声,因为我不知道这个女人怎么突然间一大早情绪变的这样的不稳定。

  “我真的有时想不明白我那样的对他,他居然会这样的对我,男人呀男人真的让人心痛。”她还是继续说着。

  我听得出她口里所说的那个男人就是那个抛弃她和儿子与别的女人私奔的前任丈夫。

  “当他带着那个女人走时,是头也没回,就抛下了当时只有两岁的儿子和我,我那时就想,我这一生什么都不要,我就要他的两滴伤心泪,最后我的这个预言实现了,可我并没有因此而高兴过,反又感到内心是那样的空虚,我有时想不明白人的一生到底要的是什么?”

  看这女人一副痛苦难堪的样子,我也不好再说什么,我只有安慰道:“其实,很多事情过去了,还是不要再多去想它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可我不是一个好女人呀,我——”这女人有些激动的说到这里是欲言又止。

  听到这里,我实在不知该说些什么是好,只是看了看她那高高隆起的胸部和盘在脑后那个漂亮的发髻。

  “欧阳,你说我是一个漂亮的女人还是一个坏的不行的女人?”她突然又这样的问我道。

  我脸憋的是一通的发红道:“我说过了,你很漂亮呀,你会有很多机会选择的呀,不能为了一片的树叶而放弃了整个的森林呀。”

  “连你也这么说,可是我是有几分的姿色,要不,也不会有那么多的臭男人看到我就走不动了,但是我有时觉得我很脏,我不知我和这些男人上床是为了什么,说自已是为了报复那个背判我的男人,可他现在已经受到了上天的惩罚,说是自已为了给自已排遣寂寞,可我又总感到我活的是那样的空虚,有时我连自已的灵魂都找不到家了。我真的为自已这样生活着而感到悲哀。”

  说到这里,她有些痛心的呷了口咖啡。

  而我是无言以对。

  “也许在你们看来,我天天这样忙忙碌碌的工作着,给别人的印像就好像是一个女强人,其实,我活的好不开心,好痛苦的,我这样做只是用这种方式来麻木自已,使自已尽量不去想或以此来忘记过去那样不开心的事情,可是我忘记不了,也无法的忘记。”她居然是兴趣盎然的说起话来没了始终。

  我本想安慰她几句,可她这时却又道:“我也许在你们面前平时看起来像一个的冷漠无情的人,每天除了让你们工作还是工作,不给你们丝毫喘气的机会,但是,我不是你们想像中的那种老母猪式的女人,我也是一个有感情有思想有血有肉的女人呀。”

  面对这个平时在我们面前是那样的冷漠与无情的女人第一次如此的动情,我真的不知该如何去面对她,我也不知道我该在这个时候捡些什么样的话说给她听,这个时候我想我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可就在我离开她的办公室转身关门的那一瞬间,我却发现这个平时一向都显得是那样的坚强的女人居然用纸巾正在擦试眼角的泪水。

19

  最近,当我畅徉于街道上之时,却骤然发现在大街之上,却忽然兴起了一股穿低腰裤的时尚和另类女孩,那种穿衣打扮也着实让国人是大跌眼镜,我原来还心这些流行和前卫的东西只有西方国家才有,或者说这几年来受西方思潮的影响,中国人的这种前卫思想也是达到了空前绝后。当然,女孩子在众目睽睽之下穿着暴露一些也本是女孩子展示自已的个性和美丽的方式,再追溯到上个世纪来看,从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封建礼仪的影响下,中国女人可以说在保守与传统方面达到了后无来者,随着社会的发展,女性思想的近一步解放和女性在这个社会中的地位的改变,女人们在穿衣打扮方面也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和讲究,再到后来的改革开放以来的最近几年里,中国女人在穿戴和打扮方面更是显示出了女人的自信以及她们在这个社会的大潮流与发展中所扮演的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所以,你时常会在大街之上看到穿着时尚的妙龄女郎和不修边幅穿着十分的随意的女子,甚至这成为了一座城市里面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再到后来,你会经常看到上半身只穿一个吊带裙甚至比这还要暴露的女子们经常出没在城市的大小街道上,从上半身看到下半身,也许这个时候的一些女人们还不敢急于把自已的下半身这么的前卫到底,但是从她们的上半身这样的赤皮露胯堂而惶之的走在大街之上的装扮上,让我们从中解读到了一种女性在追求美丽方面的攀比心理,其实这也是社会发展到某一种特定的时期而沉淀下来的思想与文化的结合。

来源: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我要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愛德華網絡世界(www.ok5266.com) © 2004-2023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ok5266@gmail.com E-ICP備:05013632
  • Powered by Edward Web World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