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精品文萃 >> 文学世界 >> 内容

小说:我和她合租的那段日子(3)

作者: 时间:2006-8-23 1:33:04 点击:

  核心提示:导 读 如果有人要问我,当你真正开始在乎或者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会怎么样,我想我会毫不犹豫的对这个人说,如果我有一分钟见不上我爱的这个人,我就会心神不宁的急的团团转;如果我有一天见不上我爱的这个人,...

我装作身体很虚弱的从地上坐起,为了不引起她的怀疑,我并没有立马站起来,而是屁股就那样实实在在的蹲坐在地上,说真的,我的屁股早被地板给冰出来了两个大窟窿了。

没办法,谁让我对人家有诚见,谁让我搞这个恶作剧。

我是偷鸡不成,反倒是自已给抓了一把屎。

但令我激动的是,李文姬这时却把她那漂亮的半边脸蛋轻轻的偎依在了我的肩头上。

就在我站起身来看她时,却意外的收获到了挂在她那长长的睫毛上的两滴晶莹透亮的泪珠。

能有这么一位的红颜为自已掉眼泪,想想真的是值了,但令我晕的是,真不知她是因为刚才遇到那样的情形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办被吓哭的还是因为她已经开始在乎我了、为我突然间发生这样的事而对我是一种很心痛和留恋的哭呢?

就在我为这个问题烦恼时,没想到,李文姬却用她那粉嫩的小拳头捶了下我,有些哭笑不得的道:“我还以为你真的那个了呢,刚才把我吓的眼泪都掉出来了。”

我操,原来果真是这样呀,她掉眼泪的原因是属于后者呀。

“欧阳,刚才你的病来的那么急,是不是你小时候得过什么急病,现在留下的后遗症呀。”她却好像对我刚才的突然来病很感兴趣。

我心里骂道:“去你个大头鬼吧,我家祖宗八辈都没有人得过什么大病,更不要说留下什么后遗症了,你个丫丫的丫头骗子你就在这里诅咒我吧。”

“你刚才的那种病来得那么快,好像是羊羔疯病吧,听说这病来起来挺吓人的,这人气如果一下子喘不上来说不行就不行了。”没想到她还是不肯放过我。

可为今没办法,我只有任凭她在那里瞎猜了。

但我看她一副认真的样子,怕她再这样的一直追问下去,所以我也急了,我从椅子上站起来对她冰冷的说道:“告诉你,我什么病都没有,我没有病,有病也是心病。”心说,我有病也是被你个丫头骗子给气的。

说完,我一甩袖子,在她一团团惊疑的目光中,从容的从她的视线里消失了。

我从来不会想到我会在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面前装的是这样的酷,而且动作还这样的潇洒。

可在我刚关上门的那一刻,却听到了客厅里面传来了她简直就是歇斯底里的声音。

“欧阳,你个大流氓,大懒虫,大色狼,大变态狂,你就是有病。”

唉,真没想到,这么一个大美女也会做歇斯底里的发情运动。

不过,我今晚既不打算对她有任何的非分之想,也不想再与这个乳臭未干的美女理论,对她给我发的那个暖味的短信我也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反正,她也不是我的女朋友,更不是我的妻子,我甚至连她真正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我一个大老爷们合得着给她一个小女子计较那么多吗?

现在,对我来说,该想想如何对付好公司里那头随时都有可能对我进行狂轰乱炸的女人方为上策。


3

这几日以来,我始终没有见到李文姬这丫头骗子,说实在,既便不是看在她长的漂亮的份上,就看在我们合租相处了这么长时间的份上,她又这么的会照顾我,我也是对之心存感激的,毕竟,一个独自在外漂泊的人,能够有这么一个女孩细心入微的照顾我,而且又长的那么漂亮,我打心里感到这上天算是对我最公平的了。所以,几天不见这鬼丫丫的面,我心里面也觉得怪痒痒的,而且当我回到家后,感到没有李文姬在时那么的热闹和有气氛了,在心情落寞之时,自然而然就想到了李文姬,因为有她在时,我才会不感到孤独,我才会感到生活的充实,我才会觉得这才真正的像一个家。

不过,这鬼丫头也就是在我的世界里显得是那样的神秘,就在我对之思念不已的时候,这天晚上当我回到家里推开门的时候,没想到这鬼丫头却已经做好了一大桌丰盛的菜肴正独自一人托着腮膀子等我呢。

就在我站在那里正发愣,还以为是在梦里时,李文姬看我进来了,显得娇小可爱的跑到我的身边,不由分说先接过我手里的包,接着用就像似老婆在吩咐自已的丈夫的口吻对我说道:“欧阳,我给你弄好的热火,你先去洗下脸吧。”

当我听到这春风般温馨的话语,看着她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家,一种感动的冲动一下子涌上我的心头,我真的被她感动的好想哭。

想想,人生能得此红颜知已,她妈的就是死了也值。

在吃饭的时候,我本想问她这几天都忙些什么,可我又一想她肯定还是那一个答案,我是做推销员的,所以,仔细想想,与其这样问她还不如不问,记得上一次就是因为我问她的太多了,她的阴色马上脸沉下来,好像马上要和我翻脸似的,说着说着她居然一个人在我面前掉起眼泪来了,一边哭着还一边说道:“欧阳,我真的不喜欢别人勉强我不愿意回答的问题,你以后就别问我这个问题了,好吗?反正,我不是坏人,也从来没想过害人,优其是你。”

当时,我看她一副泪眼婆娑的样子,我的心当时就软了下来,说实在,就连她哭的时候也是那样的神色动人,把人给搞的情迷意乱的,我当然也不例外,我本想着拿个手帕什么的递给她,可又一想,他娘娘的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像过去那样看到一个小女生在自已面前掉眼泪,就像一个小男人一样去递给她一个手帕,以示自已的诚意,要么就是以此来感动对方,以获取对方更多的信任和芳心。

但想来想去,别人可以做的到,可我欧阳天是做不到,心想,你哭就哭吧,你们这些女人们眼泪苦干了也就不了了之了,再说我也没什么罪你的地方,我也更不会像一个小男人一样在这个时候来安慰你或者给你递过去一个手帕。

而这也正是我在和欣交往时最失败的地方,所以,有时当欣在我面前掉眼泪时,我不会去安慰她,也更不会陪她掉眼泪,心说,你们的女孩子的眼泪也太不值钱了,反正我欧阳天的眼泪除了为我的亲爹亲妈而流之外,我不可能也陪你一个小女生在这里哭哭涕涕的,所以,事后欣总是用她那粉嫩的拳头打着我的胸脯道:“欧阳,你真的很狠心的,终有一天,我要把你的心给挖出来看看是什么样的。”

可还没等欣她给挖出来,就在我和欣分手的那一天,我却在她的面前掉眼泪了,而我的心也在那一天终于崩溃了,那时我真的想对欣说,你看到我的心是什么样的了吗?那里面可全部装的都是我们两个人五年来的感情呀。可惜我的眼泪不但没有打动欣,而欣到最后也没有看透我的心是什么样子的,但我真的想天天在嘴里念叨千万次,欣,我爱你,我的心可全都给了你了呀。

但李文姬这丫丫的个丫头骗子掉起眼泪来却没有像欣那样动容,欣会把眼泪流一直流干后才方可作休,而李文姬那天看我并没有安慰和劝阻她的样子,她倒是挺知趣,一转身,背对着我,用手在眼睛上一抹,再转过身来面朝我时,却是一张笑的依旧像天使般的笑脸。

有时我真的想晕。没想到李文姬居然会把自已的眼泪自产自销的这么快。

“欧阳,你个大懒虫,是不是这几天我没在的时候又是早上不吃饭呀。”李文姬的话又把我给拉回到了现实中来。

我本来想问她的话也没有心思问了,也不想知道她这几天都干了些什么。

“我?呵,我才不会给那么委屈自已的。”虽然我早上李文姬没在时从来没吃过饭,可我却还是这么说。

“是吗?怪不得呢?我说我没在的这几天,冰箱里面我买的那么多好吃的东西都被什么猫呀,狗呀的给偷吃了呢?”其实李文姬并不是在乎那些东西,她是故意说这些话来气我。

“不过,说实话,我还真的挺烦吃那些东西的,可是这大热的天,我又怕你一个人吃不了,所以就只好无奈,一个人在家帮你消化了,唉,没办法,谁让我欧阳天命这么好,遇到你这么一个大善人呢。”

李文姬是既气又喜的看了我一眼,很认真的道:“欧阳,你这样不行的,会把你的身体搞垮的。”

“没有呀,你不在的时候,我一个人过的自在着呢。”我还是嘴硬。

“你个大懒虫,你就别蒙我了,那我问你,厨房里的东西好像我走时是什么样的,现在还是老样没有改变呀,你还哄我?哼,下一次我连东西也不买回家来,到时看你吃什么。”

没想到到底还是让她给发现了,其实,李文姬没在的时候,我也的确是靠她平时买来的这些东西度日的。

“你既然知道这么心疼人家,那为什么不守在家里给我做好吃的呀。”

“我天天守在这里给你做好吃的,那谁来养我呀?”她还挺倔。

“我呀,你这么漂亮,还怕没人养呀,我养你呀。”我没想到我居然会说出这样的令我自已都觉得作呕的话来。心想,如果这个月我上交到公司的策划方案过不了关的话,我的试用期就到了,到时丢了工作恐怕连这个月的房租都缴不起了,那还有钱养你。

没想到她却用她那纤细而又性感的长指碰了下她面前的酒杯苦笑了一下道:“你养我?你养得起吗?”她那副冷漠认真的样子,让我顿时感到有些的不寒而栗。

这时我才觉得我是真的在她面前装大,说错了话,我低头继续吃东西。

“欧阳,说实在的,我和你在一起真的很开心。”我猛的一抬头,对她说的这句话回味了好长时间,但还是无法理解。

“是吗?不过,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感觉也不错呀,有吃的又有喝的,多自在呀。”我把话题故意又扯开了。

“我就说嘛,你个大懒虫,你就知道吃,哼,”她两眼闪闪发亮的看了看我,笑了下道,不过,我看得出,她这笑是强装起来的。

“民以食为天嘛,是吧,更何况有你这么一位大美女陪在我身边,我怎么能食欲不大增呢?”我故意逗她开心道。

没想到这丫丫的却指着满桌子的菜道:“那你今天就把这桌菜给我全吃完了。”

我睁大眼睛看了看这桌丰富的菜肴道:“你不会真让我吃完吧。”

她却又放下了刚才的认真与庄重的样子,像一个淘气的小女孩一样道:“我不嘛,我就要让你全吃完。”

“那如果我吃不完呢?”

“那就给我塞。”

“我怕我的太小,塞不进去完呀,要不,我给你塞进去些看你吃消吃不消?”我说这些话是时故意朝她一脸的坏笑。

她似乎听出了我话外的意思,涨着红扑扑的脸瞪了我一眼道:“欧阳,你真的太不正经了,我不想理你了。”

我不禁是哈哈的仰天一阵大笑,可还没等我笑到最后,一个沙发上的沙包却一下打到了我的脑门子上。

“唉哟,我的妈呀。”丫丫的你个小丫头骗子,我不紧是一阵应声倒地


4

在和李文姬接触的这段时间里,我感到李文姬还算不错,优其是在智商方面,她比我强,而且特机灵的人,人心眼也好,唯一不好的就是喜欢拿东西趁人不备偷袭人,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不是丫丫的我这张臭嘴的话,她是绝对不会那样做的,而这也是我能够平静下心来和她继续合租的原因,虽然很多时间里我们都各忙各的工作,而我甚至于好几天都不能见到她的影子,但是,我却感到和她在一起的日子也特开心,而这也足够我享用了,更何况她还是如此极致美丽的一位大美女呢。

不过,还算我的运气好,我上交到公司的策划方案终于得到这家公司里的老总的认可,而我也将会被正式聘请为这家公司里的一名员工。

这天晚上,为了表示祝贺,我大出了一次血,特意从外面买回了几瓶红酒,因为我知道,李文姬平时除了在我面前偶尔喝点红酒之外,其它酒她是一滴也不沾的。

没想到她对我买回来的这几瓶红酒拿起来看了看,显得不屑一顾的又把它放在了一边,看到这些我有些疑惑不解的问他:“李姑娘,怎么,嫌我买的酒不好吗?我看你平时喝的也只是这个牌子的呀。”

李文姬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红酒,笑了下道:“不是呀,很好的,我很喜欢的,不过,难得你还能惦记着我,连我喝的酒的牌子都还记着,真的是让你用心了呀。”

我被她的这番话搞的是一阵心里发乱,本来十分高兴的事情,今天听她说起话来好像不咸不淡的,感觉她有很多的心事似的,不行,一会吃过饭后,我得探个明白。

可没想到当她喝第一杯酒的时候,像喝了苦药似的不住的哽嗯着喉咙,一副很难受的样子,我把酒一把夺过去道:“如果真的难受,咱就不喝了。”

她却一把从我手里夺过杯子道:“没事,欧阳,难得你今天这么有兴致,我陪你喝,没关系的,我没有事的,你放心好了。”

看她当仁不让,我也不好再说什么。

酒过半醺,她好像有点脸色微微发红,不过,看李文姬喝过酒后,感到她却是更加的成熟,更加的美丽了,那种美是一种妩媚的美,一种让人陶醉的美。

“欧阳,你为什么不给自已找个女朋友呢?”虽然她看起来脸色红润,但是却十分的清醒。

可一听到这个问题,我当时也是一阵的鼻子发酸,说实在的,我真的怕她有一天问起这个话题,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她,再说,自从我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中,就是为了忘记欣,忘记过去。

“我没谈过女朋友。”我不知道我会骗她。

“呵,是吗?我看你那么的不会照顾你自已,也真的该找一个了呀。”

真没想到,她还真的相信我的话了,其实,想想,在两个相互恋爱的人中间,谁都不可能把自已过去的完全的告诉对方的,既便是两个人再怎么恩爱,就连我的欣在一起时,那时虽然在我追她之前,我也知道同系里面有很多的男孩在追她,而且我也从别人那里听说了一些她的事情,有的竟然还说她和某某男生在野外相处和苟合过,后来我问过欣,可她就是死咬着一生只爱过我一人,还说如果她真干了那种事的话,将来给我生个小孩没屁眼。

看她很认真的发这样的誓言,我也就最后只好向她缴械投降了。我可不想到时生个孩子没屁眼。

而我在和她交往的过程中,也有过一个女孩,不过,是一个很谈得来的网友,我在视频上见过,人长的很漂亮。丫丫的没想到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在和我在网上交往了一段时间后,居然很直白的问我想不想找她要她,还说了她的详细地址和号码,当时我就晕了,现在的女孩怎么都这样呀,刚认识几天,就问你搞不搞她,还挺认真执著,说想试下看男女做爱到底是什么感觉,后来我背着欣跟她打了电话,可我听到的却是一个听起来十分幼稚的声音,她在电话那边问我搞过女孩没,而且为这个话题她还争的很激烈。

为了满足她的好奇心,我说我搞过女孩,没想到她却不慌不忙的问我是什么感觉,还说什么爽不爽,非要让我在电话里面用声音演示给她听,当时我头就大了,我不肯,她居然提出要求道:“那我找你,你搞过女孩子,在这方面肯定有经验了,我想体验一下这里面的滋味是什么样。”

说实在的没有哪一个男的会对一个女孩对自已忽然提出这样的要求会拒人之千里之外的,我当时是蠢蠢欲动,可又一想到欣,我又软了下来,不过,这男人就是就是自私,是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

于是,当她再次打过来电话的时候,我却对她说道:“我可以满足你的要求,但是完事之后我们分道扬镳,谁也不认识谁。”

“你是想让我和你搞一夜情?去你个浑球吧,你搞了人家又对人家不负责任,我才没那么傻呢?原来你也是这样一个东西呀,实话告诉你,本姑奶奶还没被急的想去做妓女的地步呢?”说完,她把电话狠狠的给挂断了。

而我和这位网友间也就这样没了下文,事后想想,是你让我搞的,又不是我逼你的,呵,你倒现在有理了。

而这件事情我也一直都瞒着欣从来没有跟她提起过,如果当时她知道的话,非不把我给剁成肉酱扔给猪吃了才怪呢。

所以说,人人都有秘密,只是有些人喜欢伪装,有些人不喜欢伪装,但凡是有过这种想法的人,一般会选择伪装。

可没想到当今天李文姬突然问到这个问题上来,听到我的回答之后,她却显得很平静,一点也不紧张和惊奇。

而我又不知道我为什么特别害怕别人提起往事,优其是我和欣之间的那段情感之恋。

“欧阳,我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你是不是很菜呀。”没想到她还真的把我说的话当真了,竟这样的来贬低我。

“什么呀,你才菜呢?”我也对她是没好声好气。

看她一副很成熟很认真的样子,我又自我圆场道:“那不叫菜,而是说明我是一个很传统的大男孩,我守身如玉呀,呵呵。”我没想到我又说出一番令我自已都有些面红耳赤的话来。

“哼,守身如玉?”她喝了一小口的红酒,有些自我陶醉的在嘴里又重复了这几个字,而且看她说这话时的神态都很的沮丧。

过了一会儿,她放下手中的酒杯,看了我一眼道:“看你这么好的一个人,如果有一天被你们项目部的那个女经理给弄了你怪可惜的,要不,我给你找个下家吧。”

说到这里,李文姬竟然自已低头嘀嘀笑了起来,她的笑声是那样的好听,让我简直是飘飘欲仙了。

我当时也气的脸一阵发红,心说,你个丫丫的就少在这里嘲弄我了,总有一天我会领回家里面一大群美女,到时与你试比高,气死你个丫丫的臭妮子。

来源: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我要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愛德華網絡世界(www.ok5266.com) © 2004-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ok5266@gmail.com E-ICP備:05013632
  • Powered by Edward Web World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