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精品文萃 >> 文学世界 >> 内容

小说:我和她合租的那段日子(8)

作者: 时间:2006-8-23 1:33:04 点击:

  核心提示:导 读 如果有人要问我,当你真正开始在乎或者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会怎么样,我想我会毫不犹豫的对这个人说,如果我有一分钟见不上我爱的这个人,我就会心神不宁的急的团团转;如果我有一天见不上我爱的这个人,...

  所以,有时我就觉得自已挺不是东西的,我口口声声的说爱欣,说会一生一世只会守着她一个人,甚至那时发誓,既便是有一天和欣分手,我也不会再爱上第二个女孩了,特别是在和欣分手后的那段痛苦的日子里,我对爱情,对这个世上所有的一切都几乎失去了兴趣,特别对爱情,已没有了任何的知觉,那时我就在想,我这一生是不可能再喜欢上其它的女孩了,既便是我将来找女朋友或者是结婚生子,我也要等着欣找到一个好人家,过上好日子之后。可现在没想到我会变的这么的自私,却整天满脑子里有一个叫李文姬的女孩的身影在不断的闪动着,甚至想着李文姬在家里都在忙什么,做什么。

  看来,女人都整天在背后议论男人们都不可信、更不可靠一点也不假。

  我原来总认为和欣之间的感情是那样的高尚与伟大,可最后却真正发现,其实,我也是俗不可耐的大俗人一个。

  丫丫的这个鬼丫头又几天没见她的面了,说实在,我的心里还是挺痒痒的,所以,就在晚上快下班时,我试着用我的手机给李文姬前天在给我打电话时存到我的手机上的电话打了过去,第一次没接通,我心说,这丫丫的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我心有余悸的不敢心,又把电话给打过去,不过,我却听到了那边有一阵的叽哩哗啦的吵杂声,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好像有点沙哑,她问我找谁,我就实话实说的说是找李文姬,却只听那边说自已不认识这个人,说我打错了,接着听到的是又一阵的叽哩哗啦的吵嚷声,我也没听清接电话的那个女人又叽哩咕噜的说了些什么不堪入耳的话就挂机了。

  我有些狐疑的看了看手机里的那个刚拨出的号码,顿时是一阵的惊愕。晚上下班后,我迈着沉重的步子回到家里打开了门,就在我看到若大的一个房子里面是黑漆漆的是空无一人,心里正倍感失落和甚是凄凉时,没想到这时整个屋子里突然全亮了,我的心里猛的一怔,还以为出什么事情了呢。

  就在我有些吃惊不已之时,只见李文姬下身穿了一件性感的迷你短裙,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袖衬衣缓缓的从她的卧室里走了出来。

  她的那种脱俗的性感和美我真的是无法用任何词语来赞美,总之,她活脱脱就河塘里出污泥而不染的荷花,修长圆润的玉腿,细细柔软的蛮腰,清纯而又白皙的面孔,清澈而又永远都透着一种特别的忧郁的眼神,一头乌黑的长发配着她那长长的睫毛,都无一不令我发出了一阵阵的惊叹,她的确美的令人心动,的确骨子里透着一种惊艳的美,的确对我这个刚刚在爱情的边缘狠狠的摔了一跤的大小伙子有着一种无法抵制的诱惑。

  “你个大傻瓜,你站在那里傻傻的看我干什么呀,怎么?不认识我了呀?”也许是李文姬的这一下子的美和改变让我有些的入痴入醉了,所以,她看我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的惊呆样,便冲我莞尔一笑道。

  “你回来怎么连灯也不开呀,刚才着实吓我了一跳。”我也笑了下道。

  “我就是想给你这个大傻瓜一个惊喜,呵呵。”她依旧乐呵呵的道。

  “李姑娘,你今天真的是太美了,我都差点认不出来了。”我一边把手里的包往下放,两只眼睛还是依依不舍的低溜溜的在她的全身上下来回打着转儿。

  “我就知道你准会这样给我贫,哼,小傻瓜。”她有些娇滴滴的道。

  我的心头猛的一热,有些色色的看了看她的下半身道:“你的迷你裙真漂亮,不过,也难怪了,美女就是美女,什么衣服只要穿在你的身上都好看。”

  看我对她大加赞美,她倒有些不好意思的有些脸色羞红的看了看我道:“不过,我今天就是要诱惑你,给你一个不一样的我?”

  我心里暗暗说道“丫丫的你个鬼丫头,我就知道你今天晚上这样做准另有目的,要不,我们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你从来没有这样在我面前刻意的打扮过自已,还把家里的灯全关了,等我进来之后你就全打开灯,给我弄个眼前一亮,丫丫的,你还挺有手段和情趣,不过,你制造的这个小浪漫刚才也着实迷死我也。”

  我心里一边这样美滋滋的想着,一边正要转身到洗手间去,没想到,李文姬却又往我的眼前一挡道:“那你实话给你说,在你的眼里,是你公司里你的那个顶头上司,也就是那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长的漂亮还是我长的漂亮?”

  听她这么一说,我心里顿时明白了许多,丫丫的原来这个李文姬是在吃我的醋呀,不过,我的心里这时更是美的比吃了蜜还要的甜,我真的没有想到,这个李文姬会因为我和一个已经有了孩子的老女人而争风吃醋,我更没想到,她今天突然回来就是为的这件事。

  想到这里,我又顺水推舟的故作轻松道:“你说呢?”

  “我要你亲口对我说。”她却两眼一直死死的盯着我逼问道。

  “怎么,你是不是看到我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你紧张了呀?”我有些的得意不已的气她道。

  没想到她这时也把两手往胸前交叉着一抱,头在我的面前显得很傲慢的一仰道:“呵,我才不呢?为你而紧张?我还没想好值不值得呢?”

  丫丫的,我晕,没想到这个李文姬却摆出这样的一个架式和态度来对付我。

  “不过,我只是觉得像你这样的表面上装的像个谦谦君子的好人,就这样失身于那个老女人,也未免有点太可惜了些,我只是为你打抱不平呀。”她有些语气浑重的又道。

  丫丫的,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呀,什么像个谦谦君子呀,你这话是骂我的还是扁我的呀,我心里顿时被她弄的像打翻了五味瓶似的,甚不是滋味儿。

  “既然你心疼我,舍不得我给那个老女人,那我就给你呗。”我还是装作没脸没皮的道。

  “给我?我才不稀罕呢?你不就是个处男身嘛,不过,自古以来,这处女身倒是好验,可这处男身可就难了呀?谁又能证明你是处男身呀?”她还是摆着一副盛气凌然的样子。

  “那好吧,既然事已如此,我也只好把我的处男身给她了。”我故意装出一副若无其事,但却显得很庄重的叹了口气道。

  没想到,丫丫的这个李文姬居然瞪着眼看着我道:“你个大色狼,像那样的老女人你也要呀,你——你真是个——”她紧张的脸上的那白嫩的肉都一起一伏的,气色也坏到了极点,最后竟用手指着我说不出一句话来。

  就在我心里美滋滋的在洗手间里洗了下脸,刚走出来时,却看到李文姬拉着脸正不高兴的把已做好放到桌子上的饭菜往厨房里端,我心里当时是一阵的狐疑,不知这个鬼丫丫的又在做什么,所以,我有些好奇的尾随着她朝厨房走去,可眼前的一切又站我傻眼了。

  只见她正把这一盘盘的饭菜往垃圾桶的里倒,而且我看到她连倒这些饭菜时整个身子都气的在发抖,我不知道自已又惹着她的哪根筋了,看形势不妙,就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夺她手里的盘子。

  “李姑娘,你这是干什么呀,有话好好说嘛,干嘛把自已辛辛苦苦做出来的饭菜给倒了呀?”我一边和她夺一边劝慰她。

  “我乐意,我愿意。”她的声音有些冷的让人心里发抖。

  我看争不过她,心里也气的不打一处来,冲她道:“你别闹了,好吗?”不过,我的声音没敢放大,还是试图以商量的口吻来解决问题。

  “我没闹,我算什么呀,我天天回来给你做吃的喝的,到头来还不如一个老女人,是呀,我算什么呀,我什么都不是。与其那样,我还不如把这些东西喂猫喂狗的好呢。”她好像在埋怨,好像又对我很痛恨和失望。

  不知为什么,我看李文姬一副很难过很伤心失望的样子,我心里更不是滋味,我像一个小男人似的开始给她解释道:“文姬,事情不是你想像中的那样,其实,你误解我了,真的,我和她没有那个事儿的,真的没有。”

  “你和她有没有管我什么事情呀,你别给我提这个。”她说着一转身,神色冷漠的看了看我,又径直走了出来。

  看她是真的生气了,我无奈的叹了口气,也随她走了出去,只见她一甩门将自已独自关在了自个的房间里。

  我本来想像电视剧中演的那样紧跟上她去撞开她的门或者站在她的门外边向她求情,但我没有,因我明白我和李文姬现在只是合租关系,我和她既不是什么情人也不是夫妻关系,我没有必要那样去做,如果我真那样做了,好像我和她倒真的是一对生过气或闹过矛盾的小夫妻了呢?

  对,我应该拿出一点男子汉的风度和气魄来,不能老是受制于这个丫丫的鬼丫头,不过,她说的也对,她又不是我什么人,我做什么她管的了吗?

  想到这里,我倒一个人是逍遥自在的嘴里一边哼着小曲子,一边故意把客厅里的电视的声音放的大一些,好刺激下这个丫丫的,不过,令我不平的是,刚才李文姬这丫丫的把那么多美味佳肴给全倒掉了。

  丫丫的,看来,今晚我只能亲自下厨了。

  唉,兄弟,记着,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女人的屁股更是摸不得,这不,我还没摸着呢,就这样了。做个好人不易呀,做个男人更不易。


10

有时想想,这有的女孩真她妈的没劲。你有时本来想给她开个玩笑逗她开心,她却认为那不是玩笑,往往你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从而生出许多的误会来。你有时本来是故意说点伤她的心的话,以借此来考验下她对你的忠诚度,她却认你这么做是真心的在伤她的心,甚至开始怀疑你根本就没爱过她,就要和你闹翻脸。

  但不管怎么说,时代变了,人的思想观念也在变,如今的女孩,已不再像过去那样的传统与保守,而过去的那个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年代也将一去不复返,那个所谓的笑不露齿、足不出户的淑女时代好像已与现代的社会是格格不入的了。

  如今,当你走在大街上,你就会发现,如今的一些女孩的装束和打扮个个都像是做妓女的;想找出几个淑女真的是难了,更不要说处女了,当然,也许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和人类的物质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一些个性化的东西逐步成为主宰这个社会发展的主流,所以,个性化和张扬化的女孩思潮也成为了这个这社会的发展大趋势。前几天我无意间在网上流揽时,竟有这样的消息说某公司在搞沐浴液的促销活动,有几个女孩竟一丝不挂的在一大商场的众目睽睽之下骚首弄姿的把这些沐浴液往自已的身上来回的搓摸着,场面甚是火爆,我们且不说这家公司的促销手段有多么的高明,甚至有点的邪恶和让人看后想呕吐,但就说那几个在光天化日之下将自已的身体一揽无余的暴露在万人那色迷迷的目光中的女孩,难道你们就不觉得心寒吗?难道你们的身体就那样的不值钱吗?别忘记了那可是你们的父母给你的血肉之躯呀,你们不要自已的尊严倒也没有人能拦你们,但最起码你们得为生你们养你们的父母们留点尊严吧,更何况还是一丝不挂的将那些所谓的具有神奇功效的沐浴液在众目光之下往自已的身上来回的揉搓着,简直比卖淫女还要的露骨。更令人不可思议和乍舌的是,这几个前来为这家公司做人肉现场实验和促销的女孩竟是来自附近高校的女大学生,唉,真的是悲凉呀。

  当然,女孩子追求自已喜爱的个性化装束和打扮这倒也无可厚非,但千万不要把自已打扮的像是个做妓女的就好,千万别把自已个性化的太过火了,要不然,既便你骨子里面是一个淑女,别人也会把你视为社会上那些不伦不类的妓女来看待的。

  也许那天晚上我的确是话说的有点太过火了,也的确是伤到了李文姬的心口处,几乎都快过了一星期了,我都没有见到丫丫的这个鬼丫头的面了,不过,我心里面在美美的庆幸自已居然能让这个大美女为自已而紧张的同时,也心里是备感到了一种忧虑和担心,我担心这个鬼丫丫的会一气之下搬出去,到时我岂不是白忙一场,说到底,我对她的这种担心还是因为我的自私,我担心她这么一走自已人财两空,而且这么漂亮大方勤快的美女在这座繁华似锦的城市里我也不好找呀,所以,这几天我也明显消瘦了许多。

  但令我不可思议的是,几天后当李文姬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时,她看到我时,第一句话就是:“欧阳,你瘦了。”而且她说这话时是含情脉脉,低沉温柔。

  我倒是嘴也不吃亏,并道:“为伊消得人憔悴,谁让我是一个痴心的男儿呢?”

  我话没落地,李文姬竟不由的捂着肚皮格格的笑了起来,我正在质疑,她用手指了我一下打情骂俏道:“你呀,你就管不好你那张嘴,还为伊消得人憔悴呢?我看你呀就是一个十足的小男人,我就怀疑,你怎么不是一个女的呀?”

  “唉,我也想呀,可是这个我做不了主呀。”我紧皱了下眉是喜皮笑脸的道。

  “你呀,就给我贫吧。”她娇慎的朝我瞪了下眼,又弯下眉梢。

  我却故作轻松的朝她做了个鬼脸问她道:“李姑娘,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很让人讨厌呀?”

  “不呀。”她口气很坚定的脱口道。“我觉得你这个人挺好的,不是那种特别特别的令人讨厌的人,还凑和吧。”

  丫丫的,没想到就在我正乐滋滋的品味着她刚才说的那番话时,她却又来了这么个近一步的解释说明。

  “唉,是呀,我是谁呀,我就是一个讨厌鬼,一个没人疼没有人爱的小叫花子。”我故作可怜兮兮的看着她的眼睛道。

  还没等我说完,她竟给我飞来一脚,一下子踢到我的膝盖上。

  “你个死欧阳,你给我记着了,以后我不许你再说这样的没良心的话了。”

  就在我和李文姬坐在一起吃饭时,还是忍不住对她的美丽和漂亮大加一番的赞誉。她有些脸红的努着小嘴竟问我道:“那我这几天没在的时候,你有没有想到过我呀。”

  她的声音很低,但我的耳朵却不失灵,我真的当时有点晕了,我没想到丫丫的这个鬼丫头会问我这样的问题。

  “我恨死你了。”明明我心里很想人家,但还是看着她故意这样说。

  丫丫的还没等我得意完,她竟把自已手里还尚未吃完的点心一下子砸到了我的身上。“你个大懒虫,难道就不能正经一点吗?”看她那副样子是既气又恼又没辙。

  “现在世界上还有很多的人在忍受饥寒交迫,请注意节约粮食呀。”

  “你别给我说那些,快回答我的问题。”她的眼睛始终没离开过我。

  “你生气的样子真好看。”我还是和她调侃。

  “你个死欧阳,坏欧阳,你要把我给气死呀。”她竟急的有些捶胸顿足。

  “这个问题怎么回答呢?说没想过你是假话,说想过你可又不是那种特思念的想。不是一天不见就吃不香睡不着。”我叹了一口气,看着她并摆出一副玩世不恭的神情。

  “这就是我想要的,嘻嘻——”李文姬听到这里竟又冲我嘻嘻一笑。

  可我却被她的这句话说的是一阵的狐疑和不可理解。

  “欧阳,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或者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你会不会在最思念一个人的时候第一个想起的那个人会是我呀?”她居然又闪烁着明净的眼睛这样问我道。

  “你说什么胡话呢?”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她。

  看我一副紧张的样子,她竟又嘻嘻哈哈的看着我道:“你个大傻瓜,没有的事儿啦,我活的好好的怎么会去死呢?”

  丫丫的,原来这个臭丫头又是在考验我,晕,竟用死这种不吉利的方式来考验我,真够损的。

  过了一会,李文姬像似在调侃的道:“你刚才的样子真的好可爱哟。”

  “是吗?呵,不过我还是第一次听人这么夸我呀。”我有些飘飘然的故作潇洒的回道。

  “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经不住别人的赞美呀,我话还没说完呢,看就把你得意成那样了,呵,你不但傻的可爱,还晕的可爱。”

  李文姬又撇了下嘴说的我是稀里糊涂,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竟一时无语应对。

  我看李文姬坐在那里颔首皱眉,手里轻轻的捻着筷子,轻轻的将菜一根根的夹起,悠然自得的往嘴里送,悄无声息的在嘴里咀嚼着,俨然一副端庄秀丽的样子,我有些如痴如醉的用余光看着她,心里不紧暗自在想,美女就是美女,连吃饭时的仪态都这样的令人神往和陶醉。

  “欧阳,其实我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我也不是在乎你在外面和别人之间都发生了什么,这我都无权利干涉,我只是想不通,我这样天天在家里给你做饭洗衣,居然还不如她一个结了婚都有孩子的女人,我只是一想到这些心里就特不舒服,所以,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你不要太在意呀。”

  我操,我真的要晕死了,丫丫的没想到这个死丫头刚才低头吃东西时是在想事儿呀,还居然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让我此时伤心绝望的话。

  “你是不是以为我真的是那样的人呀?”我是强压着内心的冲动对她道,她好像意思到了什么,似乎感到我和她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了,朝我机械的笑了下道:“不是的,你别误解呀,我没那意思了,说你小男人气怎么就这样小男人气呀。”

  我还是看着她不说话,她居然急了,又陪笑道:“我说错话了,行了吧,是我误解你了,行了吧。”

来源: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我要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愛德華網絡世界(www.ok5266.com) © 2004-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ok5266@gmail.com E-ICP備:05013632
  • Powered by Edward Web World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