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精品文萃 >> 美丽人生 >> 内容

幻想幸福的姿势

作者:佚名 时间:2006-7-23 19:11:51 点击:

  核心提示:...

今天看到了这篇文章。把它拿出来推荐,是因为觉得其中一些心境很像自己吧。一些相似不是刻意的去寻找的,看完第一段的时候,我就想,如果是我,应该也是以这样的方式表达出这样的情节吧。用词也是同样婉转的反复的不厌其烦的和同样温暖的绝望的。

--------------------------------------------------------------------------------


允许我为你高歌吧,以后夜夜我不能入睡

允许我为你哭泣吧,在眼泪里我能自由地飞

                                  ——题记

  引子

  这座城市的黄昏有一张精致而破碎的脸。霓虹的碎片像花瓣一样盛开在它灰蓝色的眼睛里。它是那么漂亮于是我爱上了它。这样的爱是一场隆重的灾难。终于有一天,它变成了让我惧怕的情绪。因为爱的寂寞已经深入骨髓。我的灵魂在每一个黄昏流泪……

  1.

  几乎每天早晨我都看见那个高高瘦瘦的男孩背着大大的书包往教学楼走去。有时候他走在我的前面,不急不徐气定神闲的样子。有时候他从我身后突然出现,然后很快留下那个我已经非常熟悉的高大清瘦的背影。

  我们相遇在很多地方,球场,校车站,教学楼……但是我们从不说话。我不相信他会记得每天都遇到的这个女孩子。我是个自卑的人。

  舟童说,其实你是个满好的女孩儿,一定有人比他更适合你的。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当了我的哥哥,而我刚刚和曾经亲爱的小恍告别。我很伤心,我一伤心就自卑。所以我想那个男孩子是不会注意我的。

  有一天我们又在校车上遇到了。那天是我们第一次交谈,为了仅剩的一个座位相互谦让了几个来回。最后他笑了,他笑起来的侧脸像极了舟童,一点点清澈,一点点温柔。我可以感觉到温暖的浅绿色的风从头顶路过。

  那个座位还是归了我。他用司机师傅给他的一张废报纸垫在车门边坐了整整半个小时。看着他瘦削的侧脸,我忽然有些难过。我想起舟童了,他是我生命里最初的一个冰蓝色梦想。只是那个梦想早在去年夏天的最后一天冻结成灵魂里迟钝的伤口。

  那以后我们每次相遇都会微笑着点头。有时在自习室里他坐在我旁边。我常常看着看着书就走神,手托着下巴,我老想起和小恍在一起的日子,那些灰飞烟灭的快乐,那些地动山摇的悲伤。有几次他都轻轻敲了敲我的桌子,笑得特别邪恶,哦,不错,刚才我见你在看第七页,现在还是,你在研究这篇古文的用典吗。我嘿嘿一声,随便翻了几页,说,你还在研究你书上那条线是直线还是曲线呢。

  后来和他渐渐熟悉了。他总是在上晚自习之前等在食堂门口,我们一起吃饭然后去教室。我知道他叫做殒。这是一个和“毁”一样弥漫着灾难般的气息的字。阴郁而悲壮,苍凉而落寞。好象一套缺失的拼图。

  2.

  男孩说,我叫殒。

  当他对我念出这个字的时候,教学楼的巨大玻璃窗外正下着一场大雨,铺天盖地的,好象把时光和生命都模糊了容颜。

  我和殒都没有带伞。于是我们看着那一天一地的地老天荒的水不知道怎么办。

  他说,我们冲回去吧。

  他牵起我的手就冲进雨中,他的手心里有一片潮湿的微凉。

  我跟着他走在滴水的屋檐下。满天满地都是清冷的鸽子灰,白花花的一片。我看不清他的模样。可是把手放在他的手心里我就觉得很安心。

  一直在走,那条商业街好象怎么也走不完。我想是不是我和他就要这样永远走下去。走到彼岸,看到烟花,遗失了来路。

  后来。

  我醒了。是的,这仅仅是我的一个梦境。我和殒之间没有那一天一地的地老天荒的水,我也没有把手放在他潮湿微凉的手心里。

  也许我是太寂寞了。我希望有个人把我的手轻轻牵起来。只要,只要他是真的心疼我,我就愿意跟他走。

  我想我一直在等待一个人,等待他从我静止的瞳仁里看见那些流动着的咖啡色的忧伤。我就这样孤独地等待着,站成一棵樱树的姿势,在深深的季节的花影里,丢失了明媚和回忆。

  第二天是周末,殒和我一起坐校车回家。在车上我们都没有说话,奇怪的沉默,我亦没有告诉他我的梦境。

  黄昏孤独地在天幕上表演着它的迷离。没有风,这座城市最美好的马路上挤满了匆匆回家的行人。我和他在这里下车。

  他说我想买个东西,你陪我吧。我说好。于是他带我走进路边的一家礼品店。他指给我看橱窗里那一对精致的星座水杯。是水瓶座的,我们共同的星座。

  蓝白色的杯身,几颗疏离的星星,拿在手里就觉得握住了整片星空,是天真的伟大感觉。

  殒站在我身边,他很近很近地看着我,又或许是看着我手中的杯子。他说,我一直想和一个女孩分享这两个杯子。

  我睁大眼睛看着他。他长长的睫毛好象春天刚发芽的绿叶,我忽然想用露水把它们潮湿。

  我们买下了那对水杯。

  Stairs水吧在暮色里明亮得像一座糖果屋。殒说我们喝点什么吧。

  于是我们坐在靠窗的那排火车座似的柔软椅子上看着天色一点一点蓝下来。我们中间温着一壶免费续杯的综合水果茶。它也有五光十色的糖果般的模样。我甚至觉得它是被天使施过魔法的。所有喝下它的孩子都将被上帝宠爱,他们会看见从前看不到的明媚的快乐就在伸手可及的前方。

  我沉默地搅动着杯子里的果茶。很多时候我在喜欢的男孩子面前会窘迫到没有办法说话。我的性格里天生有极度开朗和极度压抑的因子。我觉得殒是我现在喜欢的男孩,他的清秀好看的侧脸总是让我想起舟童,所以我在喜欢他的同时又无比担心地怀疑我是不是还念念不忘那个松开我的手就头也不回走掉的说做我妹妹吧的人。

  殒好象在思考什么,他一直看着外面那条漂亮马路上的斑斓的霓虹。

  我把果茶杯子放在唇边,看着他说,怎么啦。

  他似乎犹豫了一下,你会把那个杯子放在哪里。

  我说,书桌上吧,这样我每天回到寝室就可以看到它了。呵呵。

  呵呵。他微笑着抿了一口果茶没有说话。他的笑容真是漂亮又温暖的,仿佛那阵浅绿色的春天的风。

  3.

  那以后每天晚上睡觉之前,殒都会把电话打到我的枕边。我们就一直聊,聊到我睡意浓重只能恍惚地握着话筒听他说话。他的声音在电话那端特别轻柔,好象春天细碎的樱花瓣覆盖住我的脸。

  我已经习惯在睡觉之前经历这样的等待。它让我可以安心地睡去,再愉快地醒来。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平静的,有人关心的,每天夜里还有一点点温暖的等待。朋友们都说,离开小恍吧,找一个能天天陪在你身边的男生,你需要照顾。

  我什么都不去争辩。我只是觉得我的手心依然空洞,那个愿意用温暖来填补它的人还没有出现。或许,我是一个太贪心的人。

  十二月。所有的情节发展得像这个冬天一样缓慢而冗长。然后终于有一天,殒说,一直觉得你的爱情会有些冰酒的感觉,喝进去心里一阵阵发悸,然后眼泪就下来了,无声无息的。可是,我想我除了迎接别无选择。

  我觉得我应该不知所措的,但是我微笑了。我微笑着低下头去。我在凛冽的风里把手放在他的手心里。我觉察到庞大的温暖轰隆隆地涌过来。

  我看见殒漂亮的微笑像是穿越这个季节的浅绿色的风,它带来的那些春天里的明媚抖落在我的衣服上,绽放如花。

  这个单纯的男孩,他说喜欢我,在我们彼此还不太熟悉的时候他固执地走过来,只是为了要喜欢我。

  他看过我写的那些阴郁而寂寞的文字。他说每次看完心里都空荡荡的难受。

  他不想再看见我独自一人走在黄昏的校园里。四周流淌着晃动不定的奢靡的音乐,我的眼睛里却开满了无家可归的忧伤。他很想把我变成一个容易快乐的孩子。

  殒,让我怎么告诉你,我的伤口,我的冷漠,也许在不经意间就是割伤你柔软心灵的利器。

  有些宁静的深夜,他发来短信说,什么时候你可以不再逃避呢。泪。我知道你心里都住着谁,可是我相信我能够给你他们所不能给你的温暖。你要给我时间。

  我握着手机,发呆,沉默,然后忘了回复。

  见到殒我们都没有提那些事。他还是像以前一样总是在晚自习之前等在食堂门口,我们一起吃饭然后去教室。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好象什么都不会发生。

  只是天气特别冷的时候,他会为我买一包热乎乎的糖炒栗子。我们在风中一颗一颗把它们吃完,温软甜蜜的,留下满口浓稠的芬芳。他看着我在呼啸的大风里面沉静地微笑。他说,你开心多了,真好。

  我想也许吧,如果没有他,如果,我是那样惧怕黄昏。

  我在无数个流离的深夜清醒在梦境的边缘。我想我需要的是不是就是这样一个人呢,他让我可以把忧伤和寒冷安顿下来,他给我那么多包容和关怀,他让我没有时间去黯然神伤地酝酿寂寞。

  和殒在一起真的是很快乐。可是我知道,如果不是因为他的侧脸像舟童,我根本就注意不到他。

  4.

  下了晚自习,我们一同走在长桥上。有一次经过那个湖的时候,我看到曾经我和舟童坐过的黑色铁椅上坐着一对情侣,我立刻就沉默了。殒说你怎么了,我说没什么,走快点。我的语气像那个夜晚的空气一样流动而寒冷。他什么都没有问,可是我想他一定懂得,他知道我不是莫名其妙就发脾气的人。

  他送我到宿舍门口。我说我进去了,你好好休息。

  他叫住我,泪。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什么事。

  我是真的喜欢你,我是会喜欢你很久的。

  他说的时候目光那样凛冽,像一把刀插进我的视野。我疼得流下了眼泪。无止无尽的液体弄脏了我的脸。我拼命地忍,我始终低着头。等到我抬起来的时候,殒只看到了我的标志性微笑。

  我说,和我在一起是不是很累啊,呵呵,如果有一天你累了,你可以离开,不需要给我任何理由的。

  他笑得非常无奈,笨笨,又胡思乱想了,我说过是你要给我时间嘛。

  我转身就走进去了。我不知道自己的背影是怎样刻在了他忧伤的眼睛里。那个黯淡的斑驳的影子。

  殒的无比宽容和温柔让我开始考虑是不是应该为他做些什么了。

  可是我拒绝一些非常仪式化的东西。比如当着他把舟童曾经送给我的东西烧掉之类。这其实是非常矫情的行为。我知道,殒也不希望我这么做。他说过,我只是需要一个信念来为心底的伤口加上封诰。

  那个黄昏,我们在街边的公交车站告别。

  殒的冰蓝色风衣上飘落了细细的雨丝,那些深深浅浅的颜色忽然之间盛放如黯蓝的鸢尾。

  我说,你以前是不是说过需要我给你时间?

  他说,是啊,怎么了。

  我想说,从明天开始,你也给我时间,好不好?

  他的表情从吃惊变成了难以置信。我没有等他说话就跳上了99路公交车。对他挥手的时候,我想我是真正开心地笑了。

  在车上收到他的短信,谢谢你,泪。我终于等到了。我会让你知道,幸福不是幻觉。你也可以离它很近,很近。

  我握着手机没有回复。我觉得这个黄昏又开始波光潋滟地美好了。路边的精品店里流淌着王菲的“约定”。

  隐约的遥远的钟声响起,是城市冬季的傍晚。阴天,行色匆匆的人群,长街上落叶飘零。两张无所适从的美丽的脸,眼睛里涂满相似的荒凉和欲望。吉他忧伤的和弦从地铁出口呼啸的大风里面渗透出来。她走在叮咚的音符里,长发纠缠,嘴唇上的口红颓败得好象枯萎的花瓣。她远远地注视着他,那个抱着吉他坐在马路边上唱歌的男人。

  一场路过的爱情。流浪歌手的情人。

  透明的黯蓝的暮色溅满了他们的衣服,小片小片的阴影开在眼睛里。那是城市里流年的影子。

  王菲用绝望的嗓音唱出对爱情的坚持和深情,但是她没有告诉我们地老天荒。

  我要用剩下的时光长成一个在殒的手心里嚣张着快乐的孩子。我依然不能确定爱有多长。我只是想像一朵樱花一样在他的手心里安静地盛开再枯萎。他会和我一起看一场花事,绮丽又高贵的,在灵魂里安详。

  也许,这是我从今以后不再寂寞的方式。

  我不再惧怕告别。我想,即使有一天,当我已经离开,我在他的心里也将永远维持着盛放时美丽又寂寞的姿势……

  后记:

  我快要走了 而你 还没有来 我不断地看表 我还不想和你说再见 可是 我听见一个声音 它说 没有什么是不能遗忘的

  爱过 痛过 快乐过 忧伤过 然后我们可以 在潮湿里做一次盛大的离别

  那个声音 它轰然地降临 它来自南方 它来自北方 它来自彼岸 花絮 浮云 群山 清澈 纷扬 飘零 寂静 忧伤

  我的脑海里不断涌现破碎的词汇 我无法拼凑出你们的样子 你们的明媚的微笑 你们在哪里呢 我在这里 你们来了 又走了 只有我 还在这里

  我想怀念那个八月 闷热的夏天就要结束 我在喧嚣的人群里看见他温柔的模样 加冰的可乐 淡薄的阳光 在记忆的河流里 缓缓地 缓缓地 沉淀 我想怀念那个一月 不太冷的冬天有冰花绽放 我在未央的深夜听到他纯澈的声音 低回的旋律 脆弱的想象

  在眼泪的温度中 静静地 静静地 干涸 我想怀念那个四月 樱花惨烈的暮春已经奔跑 我在拥挤而起伏的街道被他牵在手心 两个人的行走 忘却中的城市 在斑斓的霓虹下 恍恍地 恍恍地 倾覆

  那些念念不忘的疼痛开始无知无觉地褪色 我终于习惯了 没有你们的生活 那些往事 留给冗长的青春去惆怅地翻阅 伤感是我的情人 它在每一个黄昏忧郁地为我歌唱 唱落曾经的惘然 唱断曾经的遥远 来路 时光已盲目 曾经 我们说再见。

Tags:  幸福  
来源:本站原创
相关评论
我要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愛德華網絡世界(www.ok5266.com) © 2004-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ok5266@gmail.com E-ICP備:05013632
  • Powered by Edward Web World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