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精品文萃 >> 美丽人生 >> 内容

後來

时间:2020-8-1 11:29:55 点击:

  核心提示: 後 來 1 時光永隔,盡是失散之人,回憶難改,永為塵網之客…………。緣分這種東西的確奇妙,想不承認她都不行。有時候,我們總會掉進回憶裡,想去追尋、去抓住些什麼,要追的,明明是錯卻依然故我,跑阿跑的,...

後  來

時光永隔,盡是失散之人,回憶難改,永為塵網之客…………。
緣分這種東西的確奇妙,想不承認她都不行。
有時候,我們總會掉進回憶裡,想去追尋、去抓住些什麼,要追的,明明是錯卻依然故我,跑阿跑的,一追再追,最後卻發現,追逐的只是回憶,模糊的卻是現實,事實到底怎樣?我不知道,也沒人知道。
就在某個夜晚,枯坐桌前,百般無聊,看著四周的書,想著四周的人,我在找尋什麼呢?是那小小的情欲?一個片斷?一段回憶?一份斷裂的感情?又或者只是哪個晚上的激情?
偶爾我還是會出現莫名其妙的傷感,說傷感其實不太對,應該說是──軟弱,軟弱往往出現在我無能為力無法改變現況的時候,出現在我的睡前回憶,出現在我的孤獨寂寞,空虛的時候就讓它空虛,無聊的時候就讓它無聊,唯有軟弱,我不敢面對,對它,我總是請求自己原諒自己的退縮與無能──我們對於過去,總是緬懷或悔恨的多吧,懷念以前這樣那樣、悔恨為何不這樣那樣,如果能重來一次,多好?問題是,就算發明了時光機,可以重來了,感覺又豈會如從前?不,不會的,重溫舊夢不一定會破壞舊夢,只會變成新夢,新夢不會再是舊夢,感覺已變,境界不同,經歷已深,舊夢永遠只會是舊夢。
舊夢,也許只適合在無夢的夜裡。

「緣分真的很奇妙,想不承認都不行。」這就是L找到W的坐位、對W說的第一句話。他們之間沒有客套,沒有寒暄,沒有「近來好嗎」「天氣真好」,沒有虛偽世俗的一切問候話語──其實不用,他們很熟的,至少,他們曾經熟悉過對方的一切。
L、W,你們的重遇總讓我想起卞之琳的「斷章」:
你站在橋上看風景 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
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 你裝飾了別人的夢
妳看風景,看風景的人也正看著妳,在短暫邂逅裡,一個眼神,一個微笑,一個神態或是一見鍾情,在明月灑進窗櫺的夢幻與幽明中,在「還似夢中隨夢境」的詩意裡,萍水相逢卻又轉瞬即逝……。在多年以前的多年以前,他是他妳是妳他是風景風景是妳,你們裝飾了彼此的窗,裝飾了彼此的夢,靠在一起,妳的手搭在他的手上,指尖碰指尖,被子拉得長長的,只露出眼睛以上,他看著妳的眼睛,看著妳的眉毛,看著妳的額頭,看著妳的長頭髮,看著妳看著妳……。
「對阿,誰想得到妳竟然在新聞台看到我的msn;誰又想得到,在數千個新聞臺、在數萬個MSN,妳認證了我,我認出了妳,我們又重新認識了一次,我們竟然這麼「邂逅與相遇」,哦,不對,是「重遇」才對。」W見到L,若無其事──沒事才怪,其實W慌得要死,畢竟再怎樣,L都是W生命裡的第一個女人,不會絕後,但絕對空前。W回憶著,就像他們第一次接觸的那樣:W的雙臂扶住L的肩膀,臉頰磨蹭,耳鬢私語,輕輕的,細細的,直到確認永遠需要對方才肯定停下。
W的恍神,L全看在眼裡,笑道:「你還在裝阿?你明明就很吃驚,昨天如此,今天也一樣,對吧?」
是阿!W就是愛裝,在多年以後的多年以後,W又遇到另個女孩,那個女孩也說他「就愛假」,明明在意的要死,偏偏又愛裝,裝無所謂、裝不在乎,在大街上賣笑,然後又躲回暗巷哭泣,那個女孩說:「好啦!隨便你裝啦!無所謂,反正記得難過時候靠我身邊就好,不過不能靠錯人唷!」
「昨天在MSN上的確是吃驚,嚇得口水都流下來了,不過幸好妳看不到,有損形象……哈。」W避重就輕,將頭轉向窗外,風吹得兩旁樹木蔌蔌作響,連機車騎士都不得不減速,車燈與燈光半昏半明交錯著,這,是燈還是樹在晃動?是燈影還是樹影在飄阿飄?W揉揉眼,還是看不清,原來阿,他的目光在窗外,焦點卻始終在窗內,不是燈動,不是風動,是心,是他的心動。

「還記不記得我們的「第一次」約會?」
L刻意加重「第一次」的語氣,只可意會,不必言傳,也不用言傳,因為W立刻明白:
「那當然,是國小三年級還是四年級吧!忘了(其實W記得清清楚楚,是二年級,但他故意講錯,希望她糾正,可是她沒有,只是笑,W心想:「她一定是知道了」),全年級戶外教學,我們倆──就只有我們兩個,一進去就立刻脫隊,套句現在的術語就是「獨自考察」,通俗點就是「短暫的私奔」,搞得中午用餐時老師拼命找我們,又廣播又電話的,搞得連我媽都知道,還以為我們被拐走。」
「知道我們私奔阿?呵呵。」L笑著眨眨眼。
「還敢說咧,那天妳又高興又害怕,直擔心要是我們趕不上車回去怎辦?我竟然回答:「那就坐計程車阿!」天阿,這是低年級小學生該說得話嗎?哈哈。」
「可是,自從那次動物園之後,我們就沒有再多做接觸了哦?為什麼?」
「因為升上三年級就分班了吧(剛說完,W立刻後悔,豈不代表剛才的話有破綻?唉,又出包,L又笑了,靠,一定又被她看出來),後來只有在回家路上遠遠見過妳幾次,久而久之,也就忘了,忘了,也就好久好久了。」
「你根本就從來沒記住,要不然怎麼會在高中新生典禮上認不出我?我還特地觀察了一個星期,看你裝作不認識、還是根本記不得了?結果,是後者,哼哼。」L擺出一副「好,你有種」的表情。
「L,妳知道嗎………」

「前些月我跟朋友們準備去唱歌,走在路上,我無聊地隨處亂看(L插話:「少來,你明明就是要看美眉」),突然在公車上看到一個好像妳的女孩,可是看不清楚,車上人多,路上人也多,人在動,車也在動,我們就像平行線,我往前走,妳(神似的妳)往後走,只是一瞬間的交錯,妳卻要離開了。」
「W,時間也在動。」
「對,時間也在走,而且最無情。此情此景,我當機立斷,立刻跟朋友說有點事要閃,叫他們先去唱,我竟然追著公車跑,天阿,從來不知道站跟站間的距離竟然這麼遠!還好終於趕上,一上車我就拼命往後魯,「妳」似乎就在後頭,可是人好多好多,「妳」卻好遠好遠,我好無力,「你的人忽遠忽近忽沒忽明忽暗忽走,我的心又喜又悲又累又痛又麻又冷」(L大笑:「哈哈,劉德華的歌!你又亂掉書袋!」),唉,反正,費盡千辛萬苦千方百計千難萬難千千千千……七八年沒坐公車,千他媽的公車實在有夠擠,我終於到了後面……」
「靠,結果不是妳。」
「更慘的是,我身上沒有帶零錢,在臉皮與紙鈔之間,我當然是選擇後者,厚著臉皮問司機:「呃,請問可以找零嗎?」司機回答:「第一次坐公車啊?每個人都要找零,那我別開車,開便利商店好啦!」──靠,誰說開車就不能開便利商店的?
「結果?」L覺得結局一定很爆笑。
「結果我投了一百塊,後來回去得晚了,歌沒唱到幾首,酒沒喝到幾杯,菜沒吃到幾口,我還要被算進平分帳單的人頭裡,唉,男人真命苦!」

L,妳知道嗎?人都是會長大的,長大的另種意思,就是指會犯愈來愈多的錯、會累積愈來愈多的後悔、會有愈來愈多的道歉想說,一直很想跟妳說對不起,七年前的高中沒機會,七年後的公車錯認也沒機會,那天我終於有機會,妳只是笑,笑的意思我沒看出來,但妳說我大白癡──這我到是看出來,妳一定知道、也一定很清楚:初戀情人重遇,重點不在於「戀」,而在於「初」跟「重遇」,當時的應對不在了、情緒不在了、態度也不在了,一切都改變了、不對了、錯置了。天地萬物之逆旅,人生本來如寄,世上只有一種東西是不變的,唯一的不變就叫改變,而隨著改變的,是人往往活在執迷之中,無法遁逃,今天我的執迷,不是妳也不是愛情,而是過去而是後來。我們當然要往前看,但沒有後哪有前、沒有過去哪有未來?老實說,我很寂寞、也很孤獨,這當然是指心靈上,這種空虛不是愛情友情、或是書本可以填滿,這種空虛來自過去,來自無法改變、又無能為力的無可奈何,我們灰飛煙滅的詩刊、我們的相處時光、我們聊到三更半夜那不切實際的天真夢想,我們的話題議題爭論甜蜜同學師長愛情友情……已經好遠好遠,哪去了?我不知道。當我麻木或是看書的時候,總覺得人有太多太多的不可理喻,為什麼要理?理不理性又如何?所謂的理性,只是把自己拆解然後又重構,拆拆裝裝,可是,又怎麼能將靈魂裝進這樣的規則?又怎麼能期待光靠語言來拯救自己?

L說她要結婚了,終於在她的生命史上要走進另一頁,W真的很開心,同時也黯然,開心是當然的,誰不想自己的朋友過得好呢?黯然卻是自私,不是因為失去了她,他們之間不應也不會再有造物主給予的人類最大的痛與愛──那奇妙神奇莫名的情,W說自私,純粹是私己、私人的,劉若英有一首歌:「後來,我總算學會了如何去愛,可惜你早已遠去,消失在人海」,有些像又有些不像,L學會了愛,躍進了幸福的海,相思成災,相愛亦成災,只是這種災,是心甘情願的甜蜜負擔。可惜W還不會, L希望W好好去體會,刻骨銘心、徹徹底底的愛一次,不要再支離破碎的晃晃悠悠,只是千萬謹記,心只有一個,受傷會留下疤,太多的悲劇會誤以為愛情是偉大的,要好好的,W,你一定要好好的。
結果,L與W依舊是朋友,接下來呢,L婚後準備出國,而W呢?
那就是後來的事了。

二00五年二月二十日
二00五年三月五日 改

附錄:劉若英
後來 我總算學會了 如何去愛
可惜你 早已遠去 消失在人海
後來 終於在眼淚中明白
有些人 一旦錯過就不再
梔子花 白花瓣 落在我藍色百褶裙上
愛你 你輕聲說
我低下頭 聞見一陣芬芳
那個永恆的夜晚 十七歲仲夏
你吻我的那個夜晚
讓我往後的時光 每當有感嘆
總想起 當天的星光
那時候的愛情 為什麼就能那樣簡單
而又是為什麼 人年少時
一定要讓深愛的人受傷
在這相似的深夜裡 你是否一樣
也在靜靜追悔感傷
如果當時我們能 不那麼倔強
現在也 不那麼遺憾
你都如何回憶我 帶著笑或是很沉默
這些年來 有沒有人能讓你不寂寞
永遠不會再重來
有一個男孩
愛著那個女孩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固顶
  • 愛德華網絡世界(www.ok5266.com) © 2004-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ok5266@gmail.com E-ICP備:05013632
  • Powered by Edward Web World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