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精品文萃 >> 真情诉说 >> 内容

二十自述:父愛篇

时间:2020-8-2 0:15:50 点击:

  核心提示: 那一年我七歲,就在個寒冷夜晚,躺在被窩貪享著睡眠時,耳際忽忽傳來急促敲門聲,起先是輕敲,後來漸漸加重力量,變成重拍,每打一下,就讓我心驚膽跳,小小的心靈只是想:「難道是壞人要進家裡來偷東西麼?」啪...

   那一年我七歲,就在個寒冷夜晚,躺在被窩貪享著睡眠時,耳際忽忽傳來急促敲門聲,起先是輕敲,後來漸漸加重力量,變成重拍,每打一下,就讓我心驚膽跳,小小的心靈只是想:「難道是壞人要進家裡來偷東西麼?」啪啪聲響環繞在小小屋子,繼而之的,是母親匆忙慌張的腳步聲,我睜開惺忪的小眼下床,原來敲門的是大伯,只見他和母親說了幾句,我看不到她的表情,現在回想,想必是驚慌、無助的,母親不發一言,只是囑付我去睡,還要替妹妹蓋好被子,免得著涼了,我應答著,但還是不明白發生什麼事,不過心裡卻是安慰:「幸好敲門不是壞人,也沒有要來偷東西。」後來我才明白,壞人還是來過了,而且還偷走了最重要的東西,那就是我的父親。而從那天晚上開始,父親從此就沒再對我說過話,因為他不能說、也不能聽了。

   父親遺體就躺在屋外的木板上,喊了好幾次,他都不理我,我害怕,因為前幾天才偷拿了媽媽一百塊去買玩具。難道被他發現,所以他生氣不理我了?媽媽在旁邊哭,叫我喊著爸爸,叫他起來,不要躺在那裡。媽媽近於淒厲的哭喊,我更是怕、更是慌了。爸爸,你起來阿!我不敢再拿媽媽的錢了,你快起來阿!起來罵我、打我,但是不要這樣不理我阿!

可是他始終沒有回應,過了好久好久,也沒有。

   我知道爸爸死了,但是我不知道死是什麼回事,問媽媽死了會怎樣,她告訴我死了就不能說話、不能開車、不能煮飯、不能……我突然問了句「那他還可不可以買腳踏車給我?他上星期才答應我的。」媽媽抱住了我,卻不說話,我還是不放棄,又追問「那還是不要買腳踏車好了,不能說話,那還可以唱歌嗎?叫他唱歌給我聽好不好?」她放開了手,眼淚輕含,「可以的,等你晚上睡覺,他進到你的夢裡,你再告訴他,叫他別忘了買車給你,還要唱歌給你聽,他不會說謊的。」

   可是,爸爸,在以後的十五年裡,你食言了,雖然我有了車,也曾在情人面前款款歌唱,但是你卻從來沒來過,你曾約定要和我在夢裡見面的,你騙了我,雖然我還是相信你。

   而我的童年,就在沒有父愛的情況下渡過了,日復日,年復年,印象中只是記得媽媽總是替生計忙,而我,卻和我的玩伴在嬉戲著,追逐著泥巴、水仗、爬樹、捉迷藏。在家裡,姐夫、姐姐都對我很好,雖然我認為自己並不需要他們的關心和照顧,那顯得多餘,但知道媽媽卻因此減輕了不少負擔,所以我對他們很是感謝,可是對於那個父親,卻總是模糊籠統,沒有了他,到底失去了什麼,我並不明白,因為我從不真切地感受父愛過。但是我卻害怕,怕同學提起父親,而只要提起父親,不管是他們的還是我自己的,我都會迴避、躲開,他們不知道我沒有爸爸,他們只是以為,我一定是討厭自己爸爸,所以從未聊過他。我很不服氣,那是因為他們有,我卻沒有,他們每天可以見到他,而我,卻只是能夠寫他的名字而已。記得有次,作文提目是「我的父親」,那次的作文簿上我只寫了幾個字:「我沒有爸爸。」我很難過,也很傷心,但老師沒有因此憐憫我,打了我好幾下手心,還怒氣沖沖的問沒有了父親,為什麼不寫媽媽?我哭喊著回答「人家都寫父親,我不想和別人不一樣。」

   可是我終舊和別人不一樣。

   上了國中,另個男人出現了,他是個殘障,老實說,第一眼看到他,我並不喜歡,但我沒有說出來,只是敷衍著媽媽和親戚。直到後來他準備和母親結婚,才猛然發現,他即將成為我另一個父親,在心中,我是不同意的,可是我的反對影響不了大人們的決定。於是我開始了反抗、不妥協。情緒上,我不認同不承認;行為上,我叛逆厭惡,吵吵鬧鬧,齪語指責,那是段難堪與不安的日子。回想起來,反對的原因,很大的程度是因為行為的對立大於情緒的感覺,當時的我正處於銳變和成長的消化期,對於呆版、一成不變的安逸是打從心裡厭煩,而他--卻偏偏是個誠懇又真摯的老實人,兩種極端的觀念因為關係而遭遇,不成熟、不具未來性的輕浮濫動碰上了平靜安祥的練達,就像宿敵的面對,總是引起爭執與戰爭。我愛玩、愛面子,未來對我來說,還是遙不可及的天際。他腳踏實地、一步一印,總是穩穩、緩慢的前進。在我編織如夢如幻不著邊際的天空時,他卻隻手遮天,打了一巴掌,要我抬起頭、睜開眼看看,看這個利害即見的現實。

   那時最大的不滿,是發生在暑假,那時我和伙伴們迷上了棒球,藍天驕陽下,奔躍了草地,追逐著勝利。而小白球,總在木棒撞擊間飛奔、在皮革手套和甩臂力擲中遊盪,伙伴的加油打氣,歡呼擊掌,快樂昂然的笑是這樣真實地浮現臉上,把汗和水混淆泥土間--我曾是這樣深深熱愛棒球運動。可是他,我的繼父,卻要我在他的工廠渡過那原本可以充滿動感、快樂自我的暑假,在鏗鏘的機械聲裡,我恨死了那規則不變的生活,嘟著嘴,從不和別人交談,靜默的、不耐煩的過著一天天,也就故意遲到、早退。於是在他眼中,我成了沒有責任感的孩子,他說,沒有責任感,就沒有出息;沒有出息,是不會有前途的。聽在耳裡,不屑在心裡,被強迫做不願意的事,已經夠委屈了,還要被你責罵,同樣的年紀、同樣的日子,朋友們正在翠綠青草上奔馳,或在熱鬧街巷中壓馬路,而我,卻被困在小小的工廠鐵籠,聽刺耳的機械聲,和員工們沒有交集的談話。難道說,在假期裡去工作就會有前途?抽煙、喝酒、吃檳榔,那些人有什麼前途,怎麼我看不出來?我的氣悶與不服,滿滿地表現在臉上,他也許知道,也許是不說,可是,他依舊強迫我去,去做不願意也不喜歡的事。我很想告訴他,做這種事才是沒有出息、沒有前途的。雖然我也不知道所謂的前途是什麼。

   瑟縮與苦悶過去,離開國中聯考,考上了還不錯的高中,暫時沒有了升學壓力,以為就此將擺脫苦惱、一帆風順,沒想到對繼父的不滿與反抗卻是與日俱增,以前是因為升學在夢魘的強壓下才不致讓爆發的引線點燃。有時雖然心裡會不服,但因為青澀與壓抑的關係,往往會回歸於屈服,可是一旦離開了壓力,心頭竟再也沒有重擔,毫無顧忌的,開始了最大的反彈與破壞,把自己三年來的牢騷與憤慨通通發洩出來,也因此打翻了我與他的關係,還有家庭的和諧。而為了逃離如此困境,我開始找尋麻痺,開啟了翹課、玩樂、抽煙、喝酒、賭博的日子,每個星期幾乎只在學校呆上一二天,平常,不是泡在KTV、撞球間,不然就是去女朋友家睡覺。而暫時的躲避也的確讓我得到程度上的滿足與快樂,但是,一張張的曠課通知和紅通通的成績單卻如雪片般飛到家裡,終於,到了最後時刻的結局--面臨退學。在收到退學單的剎那,我驚住了,接著是顫抖,然後抖動到連信都拿不穩,從管理室拿到信件伊始,到回到家裡路上,拖著蹣跚的腳步,遲履地緩步前行,多麼希望,我是永遠也走不到完這條短短的路、永遠也回不到家,而思考,是一片混沌……。

   「該怎麼面對媽媽?她會怎麼想?叔叔如果知道了,又該怎麼辦?」「我要怎麼開口?」「如果現在自殺,那他們就不會追究我被退學的事了吧?」

為了退學的事,他們曾透過關係,拉下老臉暗地裡託了又託、求了又求,找教官、找主任、找導師,只為了能拉我一把,把我從泥沼裡救出來,好讓我繼續唸書。某個晚上,臥房的燈息了,可是卻有悄悄私語:

   「你看,兒子的事該怎辦?能做的都做了,可是還是沒辦法讓他再回到學校。」「我知道,但是我已經盡力了」「是不是還有別的方法,我們再想想…。」「……」

   我坐在客廳,聽到他們的話,穆然了,彷彿回到到了很久很久以前,那個敲門聲、那個壞人來過的晚上,今天,這個壞人不是別人,卻正是我自己。我讓他們難過、傷心、失望了,可是,我有覺醒但並沒有覺悟,只知道短暫的悔痛,之後又繼而然之的故我,甚至還罪大惡極地欺騙自己:他為我做的我都知道,但那不過是為了討好母親,並不是真的想這麼做。不管如何,我是怎樣也不會認同這樣的付出代表著愛--那個魂牽夢縈,朝暮思之且殷切盼望的父愛。

   但我心中,卻隱隱有個念頭,他才是我真正的父親,他的感情,才是真正的付出,才是真正的父愛,但我沒有勇氣去承認,畢竟曾是那麼示威性反對他,我不敢承認我的錯、我的失誤,原來,我只是個膽小鬼。

   直到現在,入伍從軍開始了離家生活,那是以前從來沒有的經驗,新訓第一天的晚上,雙手枕著頭躺在床上,卻是怎樣也睡不著的,聽得隔床朋友暗自啜泣,我問他為什麼哭?他說是因為想家。風吹過窗外,拍散在葉樹,悉悉簌簌,混凝著哭聲和沉寞,我回想著和他的關係,勇敢把自己面對過去:曾是那麼熱烈的希望離開他,不讓他關心我、看到我,而我也不想再面對他;曾是那麼討厭和他說話,不管是什麼話、不管是任何一句話,都不願、都不想。可是現在,我卻開始懷念他,平常這個時候,他才剛剛加班回來吧,為了生活,他是幾乎天天加班到八九點的。記得我的第一部車就是他買給我的,那時還沒有駕照,他是那麼樣的擔心、不安,怕我沒有駕照,被警察臨檢,或是發生意外,但我並不明白,只覺這種詢切是多餘,是他的藉口,其實他根本不想為我付出,而真正到手了,卻又認為此舉是想當然耳,本就是我應得的。想到這裡,真覺得自己好過份、好無恥;又想到了他為了退學的事,拉著導師的手鞠躬託求,好話說盡……。

   不知不覺,臨旁的哭泣聲趨於平靜,而我竟也慢慢睡著了,在夢中,看到了那部車,耳邊傳來祥和寧謐的曲調,是他唱著兒歌哄著年幼的我入睡,一轉頭,又看到那位國小老師,惡狠狠地問:「為什麼不寫媽媽?」我脫口而出:「我不寫母親,我要和別人一樣,寫我的父親。」

Tags:父愛 
作者:不详 来源:雲風
  • 上一篇:忘不掉的爱
  • 下一篇:修煉兩千年的孤寂
  •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固顶
    • 没有
  • 愛德華網絡世界(www.ok5266.com) © 2004-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ok5266@gmail.com E-ICP備:05013632
  • Powered by Edward Web World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