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动态 >> 教育时空 >> 内容

一人上大学 全家吃糠?

作者:张晓中 时间:2005-10-31 23:36:56 点击:

  核心提示:“一人上学全家吃糠”。这句话听起来夸张,但确实是当今中国教育收费畸高发展的真实写照。 根据四川省城调队对全省13个县市550户居民进行的调查,85%的受调查居民认为目前的教育收费“较高”或“太高”,并强烈反映高校收费尤其困扰家庭消费支出的合理分配。...

“一人上学全家吃糠”。这句话听起来夸张,但确实是当今中国教育收费畸高发展的真实写照。

根据四川省城调队对全省13个县市550户居民进行的调查,85%的受调查居民认为目前的教育收费“较高”或“太高”,并强烈反映高校收费尤其困扰家庭消费支出的合理分配。

调查显示,如果有一个子女上大学,其学杂费合生活费占家庭可支配收入的40%左右,在经济负担上显得不堪重负。

学费占收入四成

以成都为例,2003年,一个三口城市之家人均年可支配收入为8823元人民币,如有一子女上大学,每年需5000至6000元的学费,占家庭可支配收入的40%。

新华网发表文章,认为这种教育支出畸高现象,影响的已不仅仅是一个学生、一个家庭,它甚至已超越了教育领域,影响到社会消费。

不仅如此,每年7月中国高考成绩公布之后,人们就经常在报章上读到考上北大或清华等名牌学校的农村子弟,由于家庭贫困付不起高额学费和生活费向社会求助;或者,进入大学的贫困学生,为了省钱,只吃主食,饿昏在课堂……。教育高收费以其实已经成为一个社会问题,它影响的范围越来越广。

2004年,四川省城市社会经济调查队在成都、自贡、泸州、绵阳等13个市县,抽取550户有子女上学的家庭进行了一次调查,发现平均每个家庭为子女支付的教育费用占人均年可支配收入的比例高达19%,而且随着子女受教育程度的提高,所占比重也不断上升,其中小学为12%,初中为20%,高中为26%,大学为38%。

由于教育消费在家庭收入中所占比重越来越高,大部分居民家庭感到负担沉重。调查中,68%的家庭表示“勉强可以承受”,还有近20%的家庭表示“承受不了”。这些家庭为了供子女上学,近半数的人不得不采取削减一些必要开支的办法填补,其他家庭或者选择收费低廉的学校,或者采取贷款、兼职的办法解决。

据统计,从1994年到2003年的十年间,四川省学生学杂费上涨了三倍多,年均增幅近16%,导致城镇居民家庭人均教育支出也随之增长了近三倍、年均增幅近16%,比同期人均可支收入增幅高出近7个百分点。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员胡光伟教授认为,教育支出远远高于收入增长,是在教育收费快速增长的情况下产生的,短期内看,是教育消费旺盛的好现象;从长期看,则严重影响了居民消费心理安全,形成畸形消费结构,不利于进一步扩大消费。

再加上中国从1999年大学扩大招生规模,到2002年,中国各类高等教育共招生620万人,比1998年增加350万人;各类高校在学学生已达1600万人,比1998年增加约820万人。扩招使得教育高收费的问题更加凸现。

中国有句口号“发展教育产业”。换句话说,就是教育必须要赚钱。在这个口号得指引下,从大学到小学,各种名目的收费越来越多,有的多达几十项,使得学生与家长感到不负重荷。以前,农村学生考上大学是值得荣耀的事,现在反倒成为烦恼。因为家长不知道如何才能凑齐学费和生活费。

究其根源,四川省城调队调查员米国旭认为,教育投入不足仍然是主要原因之一。2001年到2003年,四川教育财政投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最高仅为2%,一些地方教育经费严重不足,只有靠收费维持了。

而且,义务教育与非义务教育两个阶段本应执行相反的收费政策,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和居民收入提高,义务教育收费降低,非义务教育收费适当调高,但目前两个阶段收费却在同步增长,甚至有时出现义务教育收费增幅还超过了非义务教育收费增幅的怪现象。

更有甚者,目前中国许多地方以收费代替政府对教育的投入,这也是造成教育乱收费问题的症结所在。中国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日前就对媒体披露:“我调查的结果是,中小学乱收费主要是地方政府的乱收费。不是学校在乱收费,都是地方政府逼着学校乱收费。”

来源:联合早报
相关评论
我要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愛德華網絡世界(www.ok5266.com) © 2004-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ok5266@gmail.com E-ICP備:05013632
  • Powered by Edward Web World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