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精品文萃 >> 美丽人生 >> 内容

小雛菊(7)

时间:2005-5-11 15:49:56 点击:

  核心提示: *小雛菊˙第一部˙* 小雛菊,一直是聖潔的代表… 我從小就在所謂資優班長大,不但資優,還是舞蹈班,班上三十位女同學全是經由智力、舞蹈能力,從三百多位徵選人中挑選而出。 國小六年,就那樣和其他二十九...

李華成鬆掉手上的鍊子,把范東踢給海虎,拿起身邊的椅子,一臉陰霾的向他走 去。我看著他舉起手上的鐵倚,往他身上砸下去,又一腳踢上他的臉,那人來不 及閃, 被李華成狠狠的踢的跌下樓梯。他轉頭,拉起范東的衣領「你滾,下次讓我看到 你,我 絕不管你以前是龍哥的乾兒子…」他一推,范東狼狼瘡瘡的跌了出去。范東的手 下連忙 拉起他,范東抹了抹脖子,突然冷笑「李華成,你不要跩,你女人露面了,我看 你還能 包她多久。」

在一群人的支扶下,范東離場了。

現在一片凌亂,桌子、椅子全翻了。血,則怵目驚心的散滿全場。

沒有人說話。我扯掉自己的外套,把歐景易手上長長的傷口包了起來,他則像回 了魂一樣,慢慢的走道李華成前面,忍著痛開了口「大哥,是我不…」

「是我,是我要歐景易帶我來的,你不要怪他。」我站在原地,開了口。我知道,李華成現在一定很憤怒,他生氣的時候,通常不會說話的。

李華成默默看了歐景易一眼,要他坐下,然後走到我眼前,雙眼冒著火…「啪」 一 聲,他狠狠甩了我一巴掌。

「大哥!」歐景易又驚又慚愧的站了起來,其他的兄弟也都驚訝的看著李華成, 卻不 敢開口。

「你知不知道你在幹嘛?」他大吼,我則是睜著眼睛,臉上的火辣讓我不知道該 說什 麼,腦裡一片空白,只覺得心好痛「你知不知道,歐景易可能會因為那一刀躺在 醫院? 你為什麼不聽話?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他憤怒的狂哮著,連續問了 四次為 什麼,最後那句根本是用吼的。

「大哥!嫂子身上有傷!你下手輕一點!」海虎一個劍步攔在我身前,拉住李華 成緊 捏住我肩膀的手,勸著。李華成眼中閃過歉意,放了我,少了他的手,我全身一 軟,頭 上、 臉上、心上的痛,讓我不支倒地,我跪坐在地上,眼淚掉了下來。李華成低喊一 聲,連 忙伸手拉住我,我甩開他得手「對、對、不起…」然後我狼瘡的站起身子,咬著 牙,衝 出了門口。

明彥一手想攔住我,被我閃開了,我狂奔,奔下樓梯,奔出酒店門口…

「小雛菊,要不要玩一把?」蘭姐叼著煙,手摸著麻將,笑著跟我說。

「我不會。」而且也不想,到了杯水給蘭姐,我站在旁邊。

「你喔!還要跟華成鬧多久?他三天兩頭來我家,快煩死我了。」趁著牌友還沒 有 來,蘭姐拉住我,問著。

「我沒有鬧,只是不想拖累他。」我到蘭姐家來已經快一個月了,那天我帶著傷,顛簸的衝出酒店門口,差點被計程車撞上,幸好蘭姐剛好路過,把我帶了回去。我 就住了下來,我怕,我怕再看到李華成那張憤怒的臉,怕他又揮手打我…

「怕拖累他不是躲他,你要學會變強一點,像我一樣。」蘭姐挑了挑柳眉,說著。

我學不會,第一次想學,又給歐景易惹了麻煩。」那條怵目驚心的血痕,我還沒 忘。

「是華成太急了,沒關係,你就跟著我,會懂得。」她看了看錶,「怪了,怎麼 三個 都遲到?」

「蘭姐,歐景易跟我說,華成不但要防外人,連自己人也要防,什麼意思?」

「就說你純!華成才二十,就爬到今天這個位子,當然有人不服他了。像范東那 扶不 起的丫斗就是一個例子,要不是看在他是龍哥的乾兒子,我也想給他幾巴掌。」

她喝了一口水「所以我說你要變強,不能靠李華成還是歐景易那些人護你,誰知 道,那 天一個造反,把你綁去了也說不定。」

「歐景易不會。」

「丫易那小子是不會,別人呢?…」突然,蘭姐不說話,我正想開口問她怎麼了,她 比了比嘴唇要我襟聲,然後站起來輕輕的走到門口。

看著她的樣子,我閉上的嘴,仔細看著門口,沒有看到人,卻聽到聲音,男人的 聲音、 很多男人的聲音…

「糟了!」蘭姐低叫一聲,拉著我進廁所,把放在儲藏室的兩把水果刀拿出來。

「做什麼?」我接過水果刀,顫抖的問。

「我忘了這裡是宋貴的地盤,要死!」她扣上外套釦子「小雛菊,沒砍過人吧?」我 搖了搖頭,看著蘭姐,她突然無奈的一笑

「我以前也沒有,跟了龍哥就學會了‥因為我不想做包袱。」

包袱?蘭姐以前也是包袱?我看著她纖嫩的手,和幾絲皺紋的眼角…她的臉突然 有一 點滄桑‥

「走,記住,見人就砍!你想活,就得狠!」她拉著我,我顫抖的搖搖頭,定在 原 地,不趕動。蘭姐又開口「你不走,你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我還是搖頭。

「你是李華成的女人,我是龍哥的女人,被抓到,最好得結果是被輪姦,最壞… 會要 了華成和龍哥的命。」她口氣好淡…淡的好像這都不是一回事。

會要了李華成的命?

我不要,我不要做包袱‥

「為了你的男人,拼命吧。」說完,她打開門衝了出去,果然門外已經有人了, 蘭姐 罵了一聲,劈頭狠狠的就是一刀,尖叫聲,一人倒下‥我們拼命的往門口跑, 突然一人攔的出來,抓住我的衣領,我開口叫,只聽到蘭姐喊了一聲「為了李華 成!」

她也被一個人拎住。

為了李華成、為了李華成!

我閉著眼睛,回頭舉起手上的利器。

刀落… 血,沾滿了我的手…

抓住我的人,叫了一聲,放開手。他大概沒想到,小雛菊‥也沾血。

我衝到蘭姐身邊,推開她,抓住蘭姐的人拿著打破的酒瓶砸了下來,我只覺得背 上一陣刺痛,差點昏過去。蘭姐扯開了那個人,拉起我沒命的跑。

我的意識早就模糊了,支持我奔跑的是那句在我耳邊環繞的「為了李華成…」

「為、了、李、華、成…」


蘭姐逃開了。

我並沒有…

我昏了過去,發生什麼事,我全忘了…

我記得,醒來的時候,我身上不是我的衣服,是歐景易的…歐景易的衣服下,我是赤裸的。

他抱著我,眼睛帶著淚‥一聲又一聲的跟我說對不起。我只覺得下腹劇痛,背也 抽痛 著。

「小雛菊,對不起,我來遲了…」他哭了,歐景易跪倒在我身邊,抱著頭大哭。

他身上也是傷痕累累。

「歐景易,李華成呢?」我勉強坐起來,拉緊身上的衣服,無力的說著。

「成哥帶另一批人去找你…」他們分成三批人,整個高雄的找。

「歐景易,帶、帶我回去,不要‥不要跟成哥說‥」話到此,我淚掉了下來,站 了起 來,我一步一步的走向門外,門外站的是歐景易的手下。

他們全部一臉憤怒、又不敢說話…

「我是不是你們嫂子?」我看了他們一眼,淡淡的說著。

他們全部點頭,一下又一下堅決、肯定…

「好,今天的事,除了我們,沒有別人知道。」我不想再…拖累李華成了…

「嫂子‥」他們開口,敢怒不敢言。

「答應我‥」他們含著淚,點點頭。

誰說,黑暗裡沒有光芒?這些人的義氣,就是光芒‥

「歐景易,帶我回去吧,我好累了…」話說完,我身子倒了下去,再一次意識模 糊。

※          ※          ※

「雛菊姐,外面有人砸場子,」辣椒走到我前面,一臉不安的說「成哥不在…」

「不用找了,叫小四那邊人過來,我去看看。」我站起身子,甩了甩捲燙的長髮,拉 了拉上衣的細肩帶,拉直了黑色的皮褲,帶著小辣椒,往樓下走‥耳上的銀環、十二個耳洞,清脆的響著…腳上的細跟涼鞋,踏著樓梯,傳出 一陣陣清亮的腳步聲…

那一年,我十八歲,是李華成的女人…他的女人。

不再是包袱‥不再是用手一折即斷了柔弱雛菊…

****    ***    ****    ***

「等一等!」打到這,我揮了揮手,要小雛菊停下來。

「嗯…」她再度抽了一口煙,淡淡的回應。

「你抽煙,也是那個時候的事嗎?」我看著煙灰缸裡躺著十來隻的煙蒂,小雛菊 的煙 量很大,抽的也很快。

她搖了搖頭「不是…他從來不讓我抽。」她看了一眼煙,眼神裡流露出傷心。

「他自己不是也抽,怎麼不讓你抽?」儲存,打開新的檔案。

「男人都這樣,他們做的事,不一定讓你做…」猛然,她吸了一口煙,然後吐出 了個 煙圈「他們抽煙,會不讓你抽,」她再度吸煙

「他們能出軌,卻不讓你出軌…」她的話,很遠,讓人感覺不出存在‥。

「出軌?」我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有點訝異的看著小雛菊,他們倆總是那麼近, 那麼 需要對方,仰賴著對方的氣息而活…怎麼會出軌…?

作者:洛心 来源:网络
  • 上一篇:撈魚哲學
  • 下一篇:珍惜所愛
  •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固顶
  • 愛德華網絡世界(www.ok5266.com) © 2004-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ok5266@gmail.com E-ICP備:05013632
  • Powered by Edward Web World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