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精品文萃 >> 美丽人生 >> 内容

小雛菊(8)

时间:2005-5-11 15:49:56 点击:

  核心提示: *小雛菊˙第一部˙* 小雛菊,一直是聖潔的代表… 我從小就在所謂資優班長大,不但資優,還是舞蹈班,班上三十位女同學全是經由智力、舞蹈能力,從三百多位徵選人中挑選而出。 國小六年,就那樣和其他二十九...

我看著她想從她無神的雙眼裡找出答案,但是…除了空洞,我看不到其他…

我從浴室走出來,李華成坐在床上吐著煙,看著我。

「今天比較早回來?」我脫掉圍巾,背對著他,找起我的衣服。

他走到我身邊,手摸上了我的背,我轉頭對上了他明亮的眼睛「不用摸醜死 了。」

我背上有疤,一條一條的疤,我也忘了,到底是什麼時候留下來的。回頭,套上 他掛 在椅子上的襯衫。

他雙手把我一圍,把頭埋在我頸間,淡淡的說「還疼嗎?」

有一煞那,我眼淚差點掉下來,不過,我還是緩緩的回頭,笑著看他「還不都是 為了 你。」

他眼神黯然,看著我。摸著我的卷髮,又問「還是不懂,為什麼燙頭髮?」

我沒有說話,我自己也是不懂,為什麼燙了頭髮。

「別問了,我還是你的雛菊,諾~這玩意兒永遠洗不掉的。」我拉開襯衫,藉著 燈光, 可以看到我左胸上那朵豔黃的雛菊…我十四歲那年刺上去的菊兒。

他看著那朵菊花,眼中閃過一個不易察覺的痛苦,吻上了我。

那一吻,很淡,和以往都不同…

那一吻,有點變質…像一個沒有了愛的吻,只有慾望的吻…


※         ※          ※


我們變的常吵架,他也不在像以前那樣,寸步不離的跟著我。

我自嘲,那是因為我長大了,不用他保護了…

今天,也跟以往一樣,他摔了杯子,拿起外套,踏出家門。

我沒有說什麼,只是靜靜地看他離開。不是第一次了,也不會是最後一次,關了 燈… 我上了床。

再一次躺在這張只有我的床上。我知道他今天晚上不會回來了…他去哪,我不想 知 道,也不敢知道。

流言,早已滿天飛,我並不是沒有聽過,我只是不想求證,我只是很累罷了…只 想好 好睡一覺。

閉上眼那一瞬間,腦中想起了四年前,我也是在這張床上把自己給了他。記得那 年, 我在巷子裡發現他, 被打的跟豬頭一樣;記得那年他帶著嘲謔的笑,把脖子上的項鍊給了我。記得那 年, 我在飆車場找到他;

也記得那一年,我離了家和他私奔,尋找我的幸福…尋找我要的幸福‥

沒有溫度的房間,月光從窗前灑了進來,晶瑩剔透的淚從我眼角流下。


※          ※           ※


只有你‥讓我有活著的感覺…

我閉著眼睛,腦中浮起李華成的話。

是嗎?

我問,卻沒有答案。

「雛菊姐…外面兩個瘋丫頭吵著要見你,趕都趕不走‥」辣椒探了探頭,半掩著 門,小 聲的問我。

「誰?」我懶懶得眨了眨眼睫毛,淡淡的問著。

「她們…她們說是,說是…」小辣椒結巴著,不敢說。

「說什麼?」我睜開眼睛,不在意的問。

「她們說是…其中一個‥女生說是成哥的…的…女朋友…」小辣椒用很小的聲音,抖著 說。

我睜開眼睛,看了看她。嘴角揚上了殘酷的笑容。好啊,我這正牌夫人沒去興師 問 罪,她到找上門了? 難不成,她要來控訴我第三者?

我笑了,冷冷的笑著。

站了起來,我轉身,看著鏡子裡的人。紅捲的頭髮,銀色的小可愛,紅色的皮褲,上 翹的眼睫毛,紅鮮的雙唇。

「讓她們進來。」我想看看,想看看是什麼,能迷住李華成‥

我可以聽見自己的心跳聲‥再門開那一剎那,我轉過身,腦海裡已經出現最殘酷,最 不堪入耳的話‥帶著笑,

我轉過身‥在看見進門的人兒時,我的笑…狠狠的、冷冷的、僵在我臉上‥

那一瞬間,我以為,我看到了自己…

五年前的自己…

進來的兩位女孩,我不用問,就能知道哪一位是主角…

她留著短短的頭髮,不施胭粉,有著天然的清純,清秀…

瘦小的身子,睜著大大的眼睛,沒有畏懼的看著我…

我握緊拳頭,在心裡狂喊,那不是我嗎?那、不、是、我、嗎?

那不是五年前那朵柔弱,清純,不受污染的小雛菊?

我努力壓制胸口劇烈的起伏,扯了一個笑「名字?」

「莫莉。」女孩開口,聲調柔柔的。

「找我?」我恢復了平靜,看著她,說著。

「成哥,這一年都來找我,只要是你和他吵架,那天晚他就是在我家。」她笑了。

我也笑了。不一樣,她和我不一樣,也許是年代變了。以前的我,不會這麼咄咄 逼 人,這麼囂張…

「你怎麼知道他跟我吵架?」我淡淡的問著。

「因為他臉色都很不好。」

一旁的小辣椒開口了「你好不要臉,你當你是誰?你不過是成哥的玩具,她碰不 到嫂 子時拿你發洩的玩具!」

辣椒很沖,我知道,她是想替我出頭。

看著莫莉的臉變了色,我揮了揮手,要辣椒住嘴「你愛他?」

「很愛。」她揚著下巴,驕傲的說。

「我也很愛,而且絕對比你愛的多。」我淡淡的說著,心裡的痛,無法形容

「就是因為愛,我才對你的是默默不問,你當我真聾了?還需要你來提醒我?」

她不說話,悶哼一聲。

「你來找我做什麼?我沒有阻擋過你們,為什麼來找我?」看著莫莉倔強的臉, 我似乎明白了「還是‥你對大嫂這個位子有興趣?」

她不說話,不說話。代表默認了…

「你覺得大哥的女人名聲很響?很亮?很威風?」我一字一字帶著痛問著。

我把上衣扯掉,然後平淡的說「你看我,胸前三刀,是替李華成擋的」

我指指左手的疤「那是被煙蒂燙的。」我撥開流海「這個,是被玻璃瓶砸出來的。」

她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我身上數不清的疤,也許,她以為,我該是像皇后 般的 雍容,華貴…

「驚訝吧?」穿上衣服,我坐了下來「痛的不是這些疤,是這裡」

我指了指心「你知道我跟李華成幾年嗎?五年,不多不少,五年!

這五年,我被追殺過,我墮胎過至少三次,還有…」我探了一氣「我還被強暴過…」

沒有人說話,連辣椒都瞪大眼看著我。

「你如果覺得這個位子很吸引人,我讓給妳吧,我真的累了…累了。」我閉上眼 睛,揮 了揮手, 不想再說話「你走吧,李華成不在高雄,他回來,我會叫他去找你的…

她似乎還想說什麼,卻在小辣椒的催趕下走出廂房。門關上了,我的淚也掉下來…滑 過臉龐,滑落下巴,順著胸口慢慢的滑下,像把利刃狠狠的割開我的心…

※          ※         ※

我呆坐在廂房裡。看著空空蕩蕩的房間。這裡、和家裡有什麼不同?

門開了,一個修長的人影走了進來,我睜眼看著,認出來是歐景易…

「我聽辣椒說了。」他手上的煙蒂露出紅色的火光…「還好吧?」他走到我身邊,問 著。

「歐景易,今晚哪裡飆車?」我問了一個不相關的問題。

「作什麼?」他拈熄煙,口氣裡帶著訝異

「帶我去飆,我想吹風。」

「小雛菊,我已經二十四了,不飆機車了。」

「我才十九,認識你們那年,你們也才十九。你帶不帶我去?不然我可以自己去…」我 站起身,準備離開房門。

「你真是…算了。我call人。」

今晚,飆車人數很多。

作者:洛心 来源:网络
  • 上一篇:撈魚哲學
  • 下一篇:珍惜所愛
  •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固顶
  • 愛德華網絡世界(www.ok5266.com) © 2004-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ok5266@gmail.com E-ICP備:05013632
  • Powered by Edward Web World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