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精品文萃 >> 美丽人生 >> 内容

小雛菊(9)

时间:2005-5-11 15:49:56 点击:

  核心提示: *小雛菊˙第一部˙* 小雛菊,一直是聖潔的代表… 我從小就在所謂資優班長大,不但資優,還是舞蹈班,班上三十位女同學全是經由智力、舞蹈能力,從三百多位徵選人中挑選而出。 國小六年,就那樣和其他二十九...

一大半,是要來看歐景易的,令一半是想來看看成哥的女人,小雛菊飆車。

我跨坐在機車上,帶著安全帽,歐景易則不滿的抓住車頭,在狂風中喊著「我載 你! 成哥人在台中,我不能讓你出事。」

我撇開他的手,催緊油門,煞車一放,讓機車像扥僵的野馬,飛奔而去…

風很大,刺骨的在我身邊飛哮而過。我不覺得痛,因為心更痛…

那年,我是在這條路上撲進李華成的懷抱…

那年,他是那樣倉皇的拋下機車‥那樣叫著我的名字。

淚像斷線的珍珠,在夜裡,灑滿空氣,灑滿我的臉…

視線模糊了,我只覺得心好冷,好冷…我拉住頸上的項鍊,項鍊勒得我喘不過氣,往 事一幕幕,我只想解脫…想解脫。

迎面而來的車子發出巨大的喇叭聲,刺眼的車燈讓我爭不開眼,我卻什麼也聽不 到, 看不到,腦海裡,浮出李華成 當年戲謔的笑,和那句「小雛菊,你是我的,懂不懂?」

我懂…可是你呢?李華成,你怎麼不要我了…為什麼?為什麼不要我了?

手一放,車身飛了出去,我也像散了的菊花瓣散成片片。

淚、血灑在中正路上…


我居然沒有死…
睜開眼,白色的床單,淡淡的藥水味。
 
坐在我身邊,一臉憔悴的,不是李華成,是歐景易‥

他說,我昏了三天,他已經打電話給李華成,要他趕快回來。回來?心…還在嗎?

※           ※           ※


「小雛菊,大哥在樓下!」歐景易走進來,看著我。
 
「不想見,告訴他我睡了…」我閉上眼,不想見到那張讓我朝思暮想,卻又隱隱 作痛的 顏容。

歐景易沒有說話,他悄悄的闔上門,隔著半開的門縫,我聽到李華成喘氣的聲音

「人呢 ?小雛菊呢?」

歐景易一手攔住他,臉上帶著不屑,「睡了,你不用進去了。」
 
李華成不顧歐景易的阻攔,一個跨步想要打開門,歐景易猛然一拳,狠狠的打上 他的下 巴「你這混帳!你怎麼能那樣對小雛菊?」他說完,又是一拳。

我沒有聽見歐景易的哀嚎聲,我想,李華成沒有回手。
 
他蹙著眉,抹掉嘴角的血跡,「讓我進去看她。」

「你不配!當初好好把她抓進來,現在又始亂終棄,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歐景 易大吼著。
 
我聽到李華成又悶哼一聲,心裡一緊,坐起身子,虛弱的喊「歐景易,不要打了…不要 再打他了。」疼,一定很疼。

門開了,李華成帶著焦慮走近我身邊,我睜眼看著他紅腫的嘴角…

心裡,苦、酸、愛、恨全混在一起,不知道,哪一種勝過哪一種…

愛情,真的那麼難、那麼苦嗎?…

為什麼,讓我們都傷痕累累…

※          ※          ※

一個禮拜後,我出了院。

李華成開著車,回到了我們的「家」。
 
我坐在沙發上,頭上還帶著繃帶,冷眼的看著他替我到杯熱水。
 
「我見過那女孩…」問題,總是要解決的‥

李華成身子僵了一下,回頭,愧疚和痛楚寫在他眼裡。

「你愛她嗎?如果喜歡,把她帶回來吧…總是清清白白的女孩子。」我閉上眼, 不想看 他的雙眼,怕一看,眼淚又會掉下來‥

他沉默了一會「為什麼這麼淡?你不氣?」他走到我跟前,站著由上往下看著我。淡?我還能怎樣…一哭二鬧三上吊?「我不想作你的包袱,你喜歡的,就去 吧。」

「為什麼?為什麼你變的這麼淡?」他丟了手上的玻璃杯,跪了下來,怒吼著。 為什麼 ?為什麼?
 
問的好!我是為什麼啊?再也忍不住心裡的悲憤,我瘋狂的站了起來,拉著頭髮,尖 聲的嘶叫著「為什麼?我是為了什麼?我是為了什麼把自己搞成這幅模樣?我為 什麼染 起頭髮,我為什麼耳上穿了十幾個洞?我又為什麼把自己穿的跟這幅德性?」我 淚流滿 面,痛苦的喊著「我是為了你啊!李華成,你懂不懂?為、了、你!你!因為我 愛你… 好愛你,不想成為你的負擔啊…不想讓你一個人扛…不想牽累你…」身子軟了下 去,我跪坐在地上,哭著,把這幾年的淚,懼怕,不滿全部回給他。

李華成跪在我跟前,一臉空洞,過了好久,他突然大吼一聲,重重的一拳捶上牆壁

「我一點都不愛她,我只是想你…小雛菊,我看到她,想到當年的你…」猛然間,我看到他流下眼淚「我…好想…當年的你啊…」他頹廢的抱住頭,痛苦的流下眼淚‥

「是我害了你…我卻…不敢面對…只好逃,越逃越窩囊…」他捶著地面,像頭發 狂的野 獸,不停的喊叫著。

我流著淚,看著李華成的無助…他也有哭得時候…
 
我…又何嘗…不想念…當初那…朵聖潔不染的…雛菊?
 
反手抱住他,他的淚滴濕了我的衣角,我的淚落在他胸前…
 
我知道,我們一起流過血,我們的血交纏著,分不開。現在才知道,原來除了血, 我們的淚…也是在一起的‥也是那麼無奈的交織在一起。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我想…他和我,今晚,都體會了這句用血、淚刻出來的話,無奈,

人已在江湖,身已不由己…

※          ※         ※

「小雛菊,走!走!歐景易,帶她走!」李華成回手一刀,替我擋下來那致命的 一擊, 他把我推開,推到歐景易的懷裡,喊著。
 
「不要、李華成,你不能丟下我…」我掙扎著,歐景易扛起我,帶著血,奔出門 外「歐 景易,放我下來!華成在裡面,裡面啊!」我發狂的踢著,喊著,卻也能只眼睜 睜的看 著人群,刀影把李華成包圍起來。

「李、華、成!」淒厲的聲音,由我口裡傳出,李華成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身子 倒下, 血狂噴了出來。

「大哥!」歐景易回了頭,憤怒的喊著,卻也只能帶著我,逃、拼命的逃…

「易哥!」門外,海虎帶著一群人衝了進來,扶住歐景易狼瘡的身軀。

「大‥哥在裡面!去…快去。」他跌落,卻還是死死的用身子護住我。「兄弟, 上啊 !」海虎抽出西瓜刀,眼紅地往裡面衝,我推開歐景易的身子,拉住小胖「你護 他!」

搶過他手上的開山刀,我也奔回裡面。

李華成!你不準死…

聽到沒?不、準、死…你是我的命。
 
記得嗎?我的命…

我劈開擋路的人,在血海中搜尋著李華成的影子…

眼淚掉了下來,我找到一身是血的李華成臥倒在血泊中…

我撲了上去,抱起他,大吼「你不準死,不、準!聽到沒?你答應要扛我一輩子 的,你親口答應的‥」我揹起他,海虎衝過來護住我們,「嫂子,快帶大哥走!」我揹 起滿身是傷的李華成,咬著牙,一步一步踏出這人間地獄「李華成,聽見沒?… 你不準 死…」我的聲音克制不住的抖了起來,眼淚瘋狂的掉下來。

「小…小、雛菊…對、對不起…我一直‥很愛你…很愛…很愛…你…」他氣弱由 絲的開 口。語氣還是那麼柔…柔的我肝腸寸斷。

「李華成…你還欠我一條命!記得嗎?六年前,你自己說欠我一條命…你的命是 我的, 你不準死!不準、不準、不準!」我傷心欲絕得大喊,希望能喊回他的神智…喊 回他的 生命。

一個狼瘡,我跌倒在地上,我痛苦的抱住李華成,他睜開眼睛,臉上露出一個淡 淡 的笑容「這條命…我下輩子…還你…」他的手畫過我的臉,那麼淡…那麼輕

我瘋狂的吻著他,卻感覺不到一點溫度

沒有溫度…

下輩子,我不要下輩子…

李華成…你這輩子還沒陪我走完…

還沒…還沒…

還沒啊…

※          ※         ※

落花般的雨滴,飄零…

菊花的花辨兒…隨風,我靜靜得站著。讓雨,碎花,淋濕了我全身。
 
一件大衣蓋上我,我抬起捶下的眼睫毛,空洞的看著身邊的人。

「小雛菊,雨越來越大了,走吧。」歐景易撐著傘,替我擋掉雨,憐惜的說著。
 
「我想…再陪他會…」我看著墓碑,眼淚早已哭乾,早已落盡。
 
「小雛菊,你這樣,大哥會不安心的。」歐景易突然抱住我,我沒有反應的讓他 擁入 懷‥「在大哥面前,我問心無愧…小雛菊,大哥已經走了…你為將來的日子好好 打 算。」

我抬頭,看見歐景易的眼裡有著一絲溫柔,煞那間,我恍惚的以為,那是李華成 的雙 眼‥

「小雛菊,跟我吧…我替大哥照顧你。」他把我抱的緊緊的,堅決的說著「你知 道,為 什麼我從不叫你嫂子?因為…我一直很喜歡你,一直很喜歡…我不想承認你就是 我大 嫂…」

作者:洛心 来源:网络
  • 上一篇:撈魚哲學
  • 下一篇:珍惜所愛
  •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固顶
  • 愛德華網絡世界(www.ok5266.com) © 2004-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ok5266@gmail.com E-ICP備:05013632
  • Powered by Edward Web World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