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精品文萃 >> 八卦杂谈 >> 内容

世說陳蠹公 ( 陳水扁 ) 世家

作者:ahque 时间:2008-12-29 18:02:03 点击:

  核心提示:...

陳氏蠹公水扁,琉球官田人也,其族世代為人佃耕,乃屬三級貧戶。扁少時,凜賦過人學有所長,科考之事每每折桂而回,尤以台大三年生之學力考取民國律師狀元之軼事為甚,時人皆歎青年才俊唯水扁耳。
  
民國六十四年春,台南某大戶千金下嫁扁門,是為吳氏淑珍,亦一奇女子也。其性悍烈且馭夫有術,坊間盛傳某夜扁應酬晚歸,然珍執刀立侍廳前迎候,頗有包拯當年鍘美之風骨,扁自此未敢有所造次。 
  
又四年,時值美麗島訟事開審。扁受邀為黨外人士辯護,初時礙于白恐,其意未決,乃請示夫人。珍曰:然!遂欣然領命。爾後雖訟果未直,扁卻藉此機緣投身黨外運動,聲名漸起,數年後更以高票榮登臺北市議席,一時江湖躁動。  
  
當其時,島內貪官奸賈勾結橫行,民皆惡之。扁以淩厲問政之道屢曝黑金,嘗獲「財團剋星」之美譽。初,扁疑新光企業吳火獅所屬之業權有非法之嫌,未料相關質詢卻為新光及早得知。扁怒其弊,乃以巧舌激戰建設局長官汪彝中於議堂之上。扁問:汝懼虎乎?彝不曉其意,乃答:人皆懼之;又問:汝懼獅子乎?彝不疑有它,直言:同懼矣;三問:汝懼火獅乎?彝大囧,暗呼誤中扁豎之奸計耳,唯有作答:未嘗聽聞此等獸類;扁順勢追擊:若無此獸,奈何汝等密報吳火獅質詢事宜?如此聲張,何謂不懼!彝聞之瞠結,無言以對。
  
七十四年初冬,扁去職歸鄉,欲逐台南縣令一職。彼時島內雖行選舉,然國民黨做票猖獗,扁竭其力奮爭仍以萬票之差敗選於陣。翌日,夫人淑珍于謝票途中戕受車碾,繼而半身不遂。事後扁雖撤訴,卻屢稱此乃敵手策劃之政治車禍。而此等禍事亦為扁日後選戰之悲情王牌,所向披靡唯英九能破之。
  
及至後年,民國統領經國先生尊奉國父憲政之遺訓,消嚴解禁以充民權之實,四海之內多有稱頌。黨外遂結眾人之力以一幟蔽之,號曰民主進步黨,且頻頻以「琉獨」主張昭示天下。然真琉獨之徒眾者,皆斃命于前朝蔣厲公肅獨勘亂之策,固民進諸君多逞口舌之能,非捨生取義之士也。
  
扁亦藉由當年訟事爆得大名,位居民進黨中常之列,並於年後問鼎立委議席。其問政愈複昔日梟悍之風,朝野公卿多避猶不及。尤以拉法葉軍購一役,扁更身體力行,擲幾于郝太尉之前,開議堂風氣之先,島民皆大呼過癮。
  
八十三年歲末,扁挾民望連克謝趙黃三卿,於耶誕之日就任臺北太守一職。當日衙府門前突現一銀須赤衣之老翁,徑入太守閣內,左右皆驚。翁笑答之「我不是市長,我是來自北極圈的聖誕老公公」,眾人方醒:扁乃百變星君是也!
  
太守新政推之四載,雷厲風行樹業良多,更有親治衙勤、逼娼為良之佳績傳頌,民多服之。扁亦視其職續為志在必得,熟料馬帥公英九蛟龍出世,太守之位遂不保矣。蠹公被逼下崗,頓興「既生扁,何生九」之歎!
  
越明年,扁遊歷他國著書立說,竊以琉球之子約書亞僭名自居。七月,獲民進黨薦舉,始與群雄共逐民國統領之大位。是時,國民黨內豪強並立,其心各異。李倭公登輝雖為魁首,卻挑動黨爭唯恐不亂,更與扁情同父子,大行無間之法。
  
宋湘公楚瑜,曾領夷州牧,任內廣散公帑,勤政親民,深得百姓擁戴。然倭公欽立他人為儲,無意栽培,遂負氣出走。連負公戰,乃名門望族之後,党疼國愛,更時任當朝丞相,視次任統領之位為己物。奈何民望不及湘公,扁尤輕視之。
  
二公皆為扁是次選戰之強敵,然連宋亦相爭,扁盡得其利也。島內更有倭公「棄連保扁」一說甚囂塵上,選情之吊詭可見一斑。
  
八十九年三月開票之日,扁以贏弱勝差力壓湘公等眾當選民國統領,首創中華政黨和平輪替之局,彼岸唾仰皆有之,史家自有公論。
  
蠹公雖已貴為統領,然府上乃夫人為大,珍常以「老娘更年期,脾氣很不好」自勉之,稍忤己意即生叱責。曾有赴宴之訪客形容,席上但見夫人與賓朋言談甚歡,扁唯有低頭扒飯耳,懼內如此實為世所罕見。
  
其治下四年間,百業凋零而民怨漸累,族群疏離且兩岸弩張,輿情甚不利扁矣。昔日敗將之湘公負公,更攜手重臨選戰,欲與蠹公再決雌雄。
  
初時,蠹公選情頻頻告急,民進黨內常以割喉戰喻之。泛綠陣營亦大舉造勢廣布文宣,更鑄「人間之鏈」橫貫寶島南北,從者百萬眾,民調遂直逼藍營。連宋乃噘地反擊,聲勢亦不遑多讓,加之媒體鼓噪,黨內大佬皆言勝局已定。
  
選舉前一日,扁于台南拜票之際遭遇離奇銃擊,腹傷無大礙。然選情因之驟變,藍營亦愕然,無以應對。翌日投票如期舉行,蠹公乃憑藉二彈之助力再奪統領之旗,書就苦肉新篇章,周郎黃蓋縱然再世亦歎弗如,遑論木納如連宋者。
  
當晚泛藍民眾久聚不散,高呼疑雲重重,呈請封票再驗。負公更控以當選無效之訴,抗爭數月餘,然最終獲判敗訴定讞,自此「連戰連敗」之威名遠播,無人能與之爭也。
  
蠹公彼時已無連任之羈絆,乃漸露本色大售其奸。輔以一妻二秘,另有三師四親,五管齊下,弊案連連無絕期矣。數年間,扁家頻施吸金大法廣納資財,但凡獻金票券,無一不能洗之,財技已臻化境,更有全球視野,藏富於海外諸國,眾人皆望陳不及。
  
九十五年初夏,國親兩黨以毀憲亂法為由,提啟罷免蠹公之議案。然扁以「鮮血」換就之統領寶座,豈有拱手他讓之理。泛綠立委皆以缺席罷投應之,未果。相隔數月,民間倒扁風潮漸起,終成燎原之勢。及至雙十良日,更有百萬紅衫義眾雲集臺北,發動天下圍攻。而扁甚蔑之,仍堅拒不辭,誓言「站好最後一班崗」。
  
蠹公負隅抗訴又延二載,終至落幕下野之日。甫還平民之身,罪責乃至,時有「出來混遲早要還」之民諺流傳,甚合扁況。後遭羈押禁見,始得二六三零之吉號,小住土城月餘,擇期待審中。
  
嗚呼!昔日毛氏太祖僅勝國民黨一回,而蠹公勝國民黨兩回耳。其以卑微出身攫獲統領之尊,亦島內一傳奇也,然自家未齊,焉能治邦呼?若其尚能銘記初之國誓,蓋不至哀「司法已死,民主退步」,所謂願賭服輸是也。
  
……餘必遵守憲法,盡忠職務,增進人民福利,保衛國家,無負國民付託。如違誓言,願受國家嚴厲之制裁 (民國八十九年五月廿日)
(●作者ahque,廣東,大畢,IT業。本文為NOWnews.com網友投稿,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Tags: 水扁  
来源:NOWnews|http://www.nownews.com
相关评论
我要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愛德華網絡世界(www.ok5266.com) © 2004-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ok5266@gmail.com E-ICP備:05013632
  • Powered by Edward Web World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