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精品文萃 >> 真情诉说 >> 内容

原來,在他眼中的我是那個樣子?

时间:2008-11-5 10:20:32 点击:

  核心提示:...

看起來很像,很像以前的我,可是我真的不記得了,真的,很多事,在時間停止之後,都變得模模糊糊。也許,很快彼方就會有一道光來召喚我,要我依照習俗與慣例,去某個地方過橋渡河、重新開始另一段人生?

中學時候的他,總是跟同學打架,鬧到非把對方打死不可的地步,再不然就是回家把氣出在家具上。牆上的血手印,門上的凹痕,他永遠有發不完的脾氣。我只能遠遠站著看。終於,他畢了業,真是奇蹟!可能是因為他父親終於被黑社會追債的人殺死,母親終於精神崩潰被送回鄉下,他必須負起照顧弟妹的責任吧?

他變乖了,他熬夜讀書的時候,我靜靜在一旁坐著,他累了睡著,我就到門外守著,再不讓惡夢把他從睡眠中驚醒。我希望他好好長大、成熟。上高中之後,我再也跟不上他了。他跑得好快,跳得很高。不變的是他依然拿著素描本,偶爾畫下他眼中的我,一個看起來幾乎透明的姊姊。

「這麼多年妳都沒變。」
「我說過,時間對我是沒有意義的。」
「難怪我小時候看妳這樣,現在妳還是這樣,我還以為是我眼睛有問題呢。」這個時候的他,其實已經快要見不到我了。不是因為他看不見了,而是我必須消失了。

很快有個女孩會出現,闖進他的生命,跟那畫像上長得一模一樣的,卻活生生的女孩。

有一天,他會遇見一個長得跟素描本上的女孩很像的人,有血有肉的、真實存在的女孩,她有一頭烏黑的長髮,圓圓的眼睛,笑起來嘴角有顆小酒窩。

「妳就是我一直想找的人。」他會這樣對她說。

那一天在教室裡,新生報到的他,突然跑過來對第一次見面的我這樣說。
「我可是你們學姊耶,你想幹嘛?」我當下害羞地笑出來,嘴角的梨窩淺淺地浮現。

此刻的我業已沉沒在惡夜的淡水河底。不會變的結果總有一天會來到,你我短暫相戀、不斷爭吵直到分手,你那不安定的靈魂,讓我始終無法確認,你愛的究竟是小時候經常出現在你身邊的「透明的姊姊」,還是長得跟她一模一樣的我?

遇見你以前,我只是一個孤單的人。

從小我就半工半讀自立更生,直到上國中時,從來沒盡過一點父親義務的男人把我賣了,我被一群從來沒有見過的男人賤踏、揉躪,直到被社工救出時,已經幾乎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我離開中途之家,試圖像正常人一樣過日子。

然後,在學校裡我遇見了你。溫柔善良的你,家宜。

其實我很害怕,害怕我骯髒的過去會讓你介懷,可是你沒有。真正讓我痛苦的是仍然不斷來騷擾我,跟我要錢的父親。我翹課、利用晚上去援交賺錢,只有給他錢,他才不會再來騷擾我。可是他的慾望是無底的洞,我永遠也填不滿。我開始墮落,覺得自己配不上你,我猜忌、懷疑你拿我跟那個「透明的姊姊」相比,你會開始嫌棄我,然後離開我。

我們之間常常因為我的神經質而爭吵,於是,在那個沒有月亮的晚上,我還是會重覆同樣的命運,在黑暗的角落被陌生的惡人殺害,棄屍,然後再一次回過頭去找尋過去的你──

原來那個透明的姊姊就是我自己,可是我卻一點也想不起。我只是把人生裡的不圓滿跟痛苦發洩在你身上,然後我後悔,死去,再回頭找你、再傷害你,再死去……我沒辦法逃離這個迴圈,因為選擇的權力,在斷氣的剎那被剝奪了。

誰來,誰來救救我?在那一個沒有月亮的晚上?家宜,我愛你,我不想失去你,我不想。

這個叫馬蘭的女孩,她跟你一樣可以看得見我,可以跟我說話。我跟她說了很多我們的故事,然後,我突然發現,她是我死後你會遇見的另一個女孩。

我突然失了蹤,你會非常擔心,但是你知道我再也不會出現了,因為你能看見另一個世界的人,那是你的天賦,而這天賦困擾著你很久。無數次你受不了那些鬼魅與死者的侵擾,以及來自於你家庭的逆境,你曾經企圖用刀割斷自己的動脈,可是你終究沒能死去。

因為我會回到過去守護你,直到你長大,直到我們真正相遇。

我們終究不能在一起。這個女孩,如果我能取代她,那麼我們就能夠永遠在一起了?是不是?

「小蘭,家宜打電話來喔,他說你手機沒電了,妳要出來接嗎?」房間門外突然傳來敲門聲。我一驚,放開了那女孩蒼白的手。

時間、我的時間到了。

「媽,請他等一下好嗎?」我睜開眼睛,整個頭像是要炸開一樣的疼痛。
那女人已經幾乎要消失了,她變得那麼透明,是因為她的時候已經到了。
「喂,妳想跟家宜說話嗎?」

我虛弱地問。她點點頭、流下了眼淚,慢慢又恢復了原來的清秀的樣子。

「跟我來」我伸出手,握住她冰冷僵硬、還纏繞著水草的手,
「進到我身體裡面來」我對她說。
「小蘭,妳睡著了啊?怎麼忘了換手機電池了?」家宜的聲音從電話裡傳來。
「嗯。」我幾乎發不出聲音,只能輕輕地回答。
太久不曾用聲帶發聲,我不習慣。
「我要比原訂的計劃晚幾天回來喔,我接到消息,我高一時失蹤的那個女朋友,屍體已經被發現了。我要去她家幫忙處理後事,妳要過來嗎?」

眼淚沿著臉頰掉下來。原來,他還記得我、還記得我。

「嗯,好,」握著話筒,我的手微微顫抖。
「妳真好,我想她一定會很高興妳來幫忙。」

家宜的聲音跟以前一樣,只是少了年輕時的方剛血氣,顯得溫柔多了,想必是因為這個叫馬蘭的女孩吧?

那麼,我終於能夠放下心裡的牽掛了,我不在了以後,已經有人照顧他了。我不需要再重覆那個迴圈了。

「嗯」側過頭去看看鏡子,裡面的那張女孩的臉,圓圓的眼睛,淺淺棕色的眸子,不是跟以前的我非常相像嗎?這個叫做馬蘭的女孩,原來也很像我。
「時間到了,我該走了,家宜」
「啊,也對。很晚了妳該睡了,明天妳買好車票再告訴我吧」
「嗯,家宜,好好保重,再見」我u完掛斷了電話。

我總算能夠放心走了。

作者:駱小紅 来源:本站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愛德華網絡世界(www.ok5266.com) © 2004-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ok5266@gmail.com E-ICP備:05013632
  • Powered by Edward Web World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