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文萃 > 文学世界 > 内容

小说:我和她合租的那段日子(11)

作者:    更新时间:2006-8-23 1:33:04

  丫的,没想到这两个女人竟会在最后说出这样让人喷血的话来,我心里暗暗说道,还孩子呢,那不知是将来什么时候的事了。

  可我只想现在告诉那女人,我和这个李文姬只是合租关系。

  但我也确确实实离不开这个李文姬了,是一步也不能离开她了。


14

当我和李文姬乘车回到我们合租的公寓时,整个公寓里面已经是冷冷清清的了,我付了钱后,便想去搀李文姬,没想到她却是有些踉踉跄跄的把我的手甩在了一边,一个人径直上了楼,我也是有些轻轻飘瓢,思绪不清的嘴着李文姬的身后上了楼。

  我刚伸手打开灯,李文姬就一下子的冲到洗手间里,开始不住的呕吐,我担心她会出什么事儿,所以也不顾自已被烈酒烧的疼痛的感觉,随着她跟进了洗手间。

  见李文姬躬着身子爬在那里,浑身上下一颤一动不住向外呕吐秽物,一副十分凄凄惨惨难受的样子,我的心都凉了,我在不住的骂自已,自已怎么会愚蠢到那个地步呢,自已为什么要和那个女人喝酒呢?我拿了一个用热水烫过的湿毛巾,递到李文姬的跟前,可她似乎还是很难受,也没有接我手中的毛巾,我看她还是不停的吐,本想伸手去轻轻的为她拍背,好让她好受一些,可我的手正要伸到她的背后给她轻拍,她却转过身来,眼神忧郁而又有些泛红的看着我道:“大懒虫,我今天晚上可全是为了你才和那个女人拼酒的,你说,你该怎么报答我?”

  我嘻皮笑脸的回道:“今晚我陪你一晚上吧。”

  没想到这丫丫的却一把从我的手里夺过毛巾道:“你想的美,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

  不过,就在她从我的眼前擦肩而过时,我还是闻到了她身上的淡淡的清香味。不过,还没等我来得及享受这股清香味,她却把手巾一下子扔到了我的头上道:“傻子,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去洗洗。”

  我看李文姬像是完成了一件任务似得轻松的把自已平放在客厅的沙发上,我也算心里放下一块石头来了,不过,我还是笑呵呵的看着她道:“那洗完之后,我们干什么呀。”

  李文姬白了我一眼却没有说什么。

  我洗刷过之后,便来到李文姬的身边坐了下来,没想到她这一次却并没有躲避我,而是将两只腿伸的直直的平放在沙发上,一副很慵懒的样子,而我是半侧着身子坐在她的旁边。

  我无语,她也无语。

  过了好大一会,她用她的脚有意的碰了下我的身子,我感觉得出,她是在等我先开口说话。

  我也向后稍侧了下身子,尽量让自已的身子与她靠的再接近一些。但她却没有什么反应,依旧显得很慵懒。

  “李姑娘,你刚才说的话可都是真心的吗?”我忍不住还是想知道她刚才和那女人斗酒时是否说的是真心话。

  她却哼了下,没有说话。但我知道她是不愿意回答我这个问题,故意这样的作作来搪塞我。

  我又一阵无语。

  我不知道今天晚上我和李文姬之间的气氛会突然变的这么的不轻松,也许是我们谈到了一个十分敏感而又关健的话题吧。

  “欧阳,你觉得我们之间是这种无拘无束的合租关系好呢?还是做朋友好呢?”李文姬却突然坐起来,十分认真的看着我道。

  我也迎着她的目光看着她反问道:“那你说呢?”

  她却仰起头,有些天真可爱的想了会道:“我觉得和你这样合租还是比较好。”

  听她这么一说,我心里是一阵的悲凉,但我还是不甘心道:“那你刚才为什么承认了你可以做我女朋友的?”

  “傻瓜,我那是故意气那个女人的,这点你都看不出来吗?”她竟格格的又笑了起来。

  听到这里,我更是心里有一些的不舒服,我默默的低着头不再说话。

  李文姬也许看出了我的心思,她有些声音很小的问道:“欧阳,你真的想让我做你的女朋友吗?”

  听她这么一说,我有些激动的抬起头,就想把她的一切都埋在我的心里似的看着她是不住的点头。

  李文姬也是眼神里显得很认真的样子。

  我和李文姬相处这么久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把气氛搞的是这么的紧张和压抑的。

  “那我要说好了先跟你,如果将来你发现我不是一个你想像中的那种好女孩的话,你可别哭呀。”李文姬显得很认真,又故作很可爱的这样说道。

  “你觉得你挺坚强,挺好的,你放心,我不哭。”我一边点头一边像个大孩子似的说道。

  过了一会,李文姬竟有些捧腹大笑的用手抱了一下我的头道:“小傻瓜,你那么严肃认真干什么呀,好似弄的给上刑场似的。”

  我看着她也傻傻的笑了,我忽然觉得我笑的是那样的机械,心里面又似乎平添了几分凄凉的痛楚和感觉。

  “欧阳,如果你到时真的爱上我的话,你真的会很后悔的,你真的要想好了呀,我还是觉得我们现在这样挺好的。”李文姬看我有些傻傻的笑了,她又显得是郑重其事的说道。

  我望着她的眼神,没有说话,她也迎着我看着我的眼神——沉默。

  我们两个人就这样相持了好久好久。

  最后,还是李文姬把这紧张的气氛给调和开了,她突然捂着嘴是噗哧一笑,竟一下子倒在了我的怀里。

  看她今天这一突然的怪异的动作,我真的有点晕了,居然自已投怀送抱来了,我有些招架不住的一支手拦着了她的腰,一支手抱着了她的头。

  我本以为这丫丫的又要想什么鬼注意来让我难堪,所以我就那样机械的僵硬着身子端坐在那里任其在我的怀抱里撒娇。

  “欧阳,你真好,可到时你真的会后悔的。”她把头枕在我的腿上,眼神显得有些忧郁的一直盯着我很认真的道。

  我笑了下也迎着她的忧郁的眼神道:“你也很好的呀,现在好好的我怎么会后悔呢?”

  看我一脸不解的样子,李文姬有些微微的收起眼敛不再说话。

  而我静静的看着她,没有再说什么,毕竟,这是我和李文姬相处以来的第一次最近、最全方位的亲密接触。

  凭心而论,面对这样的一个漂亮而又美丽的女孩就在这样的环境下投怀送抱,是任何一个人也无法抵挡住这样的诱惑的,谁都会有一种想入非非的原始的冲动。

  也许是我们两个人都喝了点酒的原因,所以我们彼此都闻不到彼此身上的酒味,但是,我却闻到了她身上那股淡淡的沉香,感觉到了她那柔软和滑腻的动人之躯体的浮燥。

  我看她轻轻的微闭着眼,一副娇柔动人的神色,真的好想吻下她的眼睛,看她那微微出着轻轻的气息的鼻空,真的好想吻下她的鼻子,看她那刚喝过酒后有些泛着红润的嘴唇,我真的好想吻下她的嘴唇。

  她现在在我的怀里,就好像是一个天生的尤物,让我是敬而远之,我知道我是不能轻易的动她的,我甚至感到她在我的心中就是一件完美无缺的东西,如果我轻易动了她,就会觉得她不再完美,至少没有像现在这样的在我的心中完美无缺。

  当这所有的念头在我的心头一闪而过时,我还是不能抵制住李文姬对我的诱惑。我看她微闭着眼睛,一副安详的神态,我还是决定不再放弃这次机会,那怕轻轻的吻她一下也好。

  正当我有些陶醉的把嘴快要凑到她的嘴边时,丫丫的却猛的从嘴里吐出一滩的秽物,只见李文姬用手捂着嘴从我的怀里翻身下来,径直的朝洗手间跑去。

  我坐在那里是傻傻的睁着眼睛,有些沮丧和失望的一时没了刚才的陶醉与激情。

  是呀,幸福有时就这么短暂,唉,我真后悔刚才没有吻这丫丫的。


15

  如果有人要问我爱情是什么颜色,我会对他摇头;如果有人问我爱情是什么味道,我亦会对他摇头;如果有人问我什么是爱情,我想我会说,没有爱情的爱情才是爱情。

  也许是因为我和欣之间的经历太坎坷与曲折,也许这段感情至始至终都难以的让我割舍,所以我才会这样来看待爱情。

  不爱则已,爱了就要轰轰烈烈,就要开花结果。这是我时常和欣说的一句话,而欣也总是迎着她那阳光般明媚的姣好面孔看着我一个劲的点头。而我和欣在学校里面也是让所有的人都羡慕不已的一对,因为我和欣有着相同的爱好,相同的志趣和理想,我总是夜不能寐的想像着我和欣将来的美好生活,想像着我们能有一套自已的房子,各自都有一份体面的工作,然后再考虑结婚生子,然后是在相互的激励与关爱下共同的走过一生,直到永远。

  可是,我却失败了。

  爱,其实很痛,也很伤,虽然爱是美好的。

  当这所有的一切开始在我的心中慢慢的被淡忘时,我不知道上天为什么又给我这样一个特殊的恩赐,硬是把李文姬这么一个漂亮而又懂得悉心照顾人的女孩塞到我怀里。

  为了欣,我曾在寒风瑟瑟的女生宿舍前手里捧着鲜花站了整整一晚上,为了欣,我曾把同系里的一个男生的双眼开花,幸好那天抢救及时,否则那男生现在已是双目失明,为了欣,我把剩下的钱积攒起来为的是等到她生日那天给她买一件像样的礼物。

  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人世间的爱情就这么的经不起现实的贱踏,甚至有时一个人在情感上再多的付出却最终也无法换回另一个人已经改变了的心。

  我有时觉得我对欣的那么多的良苦用心和感情的付出,到了最后,就像一个烟蒂一样被她不屑一顾的踩在脚下,是那样的冷酷,那样的无情。就像踩着我的心一样连同我的灵魂被她给撕的粉碎。

  世上没有比这样的事情再残酷不过的了。

  虽然欣后来是那样的对我,可我却始终无法忘记她,有时当我和李文姬坐在一起时,我真的希望坐在我身边的人就是欣,当我晚上回到家时,我真的希望在厨房中那个忙忙碌碌的人就是欣。

  其实,我和欣之所以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也是很自私的一个人,记得在大学期间,因为欣和同系的几个同学到市区里面去游玩,而那天我刚好又有事情没有陪她去,所以就在快晚上的时候,我看欣还没有回来,我就心里十分的着急,生怕她出什么事情,于是就给她打了个电话,她说她正在和几个同学在吃饭,可我还是放心不下她,我问了她在吃饭的地方之后,就匆匆的赶到了那里,当我看到她们几个人在一起狂欢时,我当时就有些的气不打一处来,毕竟,在这几个人里面还有几个男生。也许是我醋意大发,也许是我当时想的太多,认为欣平时在我面前这么一个温柔贤慧的女孩怎么能背着我在和别的男孩狂欢,这简直让我有些的不可思议。所以,那种场面和情景我是说什么也无法接受的。

  当欣看到我也来了,就要拉着我的手也去与他们一起玩,我却一把拉过欣的手,头也不回的把她给拉上了一辆出租车,一路上,我一句话也没有说,而欣也有些的惊魂未定的坐在车上一句话也没有说,等到了学校之后,欣像似在责难似的质问我道:“天,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呀?”我看着外表温柔文静的她也没好声好气的道:“没有怎么着,我只是希望你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和他们这些人混在一起。”

  欣当时就明白了我的意思,眼泪一下子是夺眶而出道:“天,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小心眼的人,我和他们在一起吃个饭又怎么了呀。”我看她一副无不动容的样子,也软下心去,只好奈心劝她道:“欣,我爱你,我喜欢你,真的,因为我太喜欢你了,我不希望看到我爱的人这样的和别的人在一起,你明白吗?我没什么其它的意思。”欣一边用手揉着眼睛一边看了我一下道:“天,你真自私。”说完是头也不回的走了,后来的情况我想谁都能猜得到,我只好动用所有的同学和我的所有的精力去给欣做解释。可是,我却在很多的时候始终无法摆脱我的这种自私的心理,有时我不知道我这样做是因为自已太自私了还是因为我太爱欣了,后来是连我自已也说不明白了,总之,在我的心中,欣就是我一个人的,她只属于我的。

  可那个时候,我的心中也只有欣,也只能容下欣,在所有的人看来,我和欣将来一定是最幸福的人,一定会生一个漂亮的小宝宝的,因为欣不但长的文静漂亮,我也长的对得起大众的。

  而最后我和欣的分手,我真的搞不明白是因为我平时对欣管的太严还是欣太纵容我的性格的缘故。毕竟,在我们相处的五年里,在许多的大事大非的问题上,欣一向都听我的,一向都以我为中心。

  这天,我本来想在公司里多呆些时候,可一想到李文姬,就心里有些的的慌慌坐不住,于是,便手里拎起包是飞也似的向家里跑去,我刚一进门,就像丈夫叫妻子的名字似的道:“文姬,我回来了,你在家吗?”可这次我并没有听到李文姬回答的声音,而是听到了在我的卧室里有人在翻箱倒柜的声音。

  我轻轻关上门,轻手轻脚的朝我的卧室走去,我本以为家里招贼了,所以,心里也特别的紧张,可当我走到我的卧室时,只见李文姬这丫丫的正在我的床上翻找着什么东西,若大一张好好的床被她一个美女在上面蹂躏的不成样子。

  “哦,你回来了?”李文姬似乎发现了我,她双腿跪在我的床上转过身来,怔怔的看着我。

  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李文姬又一翻过身来,一屁股坐在了我的床上,上下打量着我,显得一副十分的动情的样子,好似对我有一定的企图似的。

  我看李文姬坐在我的床上并没有立刻要离开的优雅的样子,我也色色的看着她道:“怎么?你想好了呀,这么快就想和我同床共枕呀?”

  李文姬却狠狠的剜了我一眼道:“你个大懒虫,你做梦去吧,我问你,你见我的内衣没有?”

  我装出一副无奈的样子道:“呵,你的内衣,我怎么可能知道呢?那可是你私人的物品呀。”

  看我也一无所知的样子,李文姬也急了,她两脚踢着我的床板道:“唉呀,真是的,谁这么讨厌,连这女人的东西也要。”

  我一脸坏笑的看着她道:“是不是被那个色情狂给偷去了,晚上躺在被窝里拿着偷看的呀?”

  李文姬一听这话,气的是涨红着脸冲我是神色高傲的道:“既便有人偷,我也不会怀疑别人的。”她说到这里还故意一直盯着我不肯放,那意思好像这样的龌龊事是我做的了。

  “我说你别那样看着我,这事儿和我没有关系。”我实在有些受不了她那冷冷的目光,赶快给自已做解释。

  “哼,你个大懒虫,自已都承认了,怎么和你没关系呀,在这间房了里面,除了你和我之外,没有第二个人了,不是你又会是谁呀?”

  我看李文姬这时起身站起,两只粉嫩的手叉着她那亭亭玉立的细腰摆好了要和我吵架的姿式,一看这阵势,我只好笑着辩解道:“我说我的小公主,你就别再难为我了,行吗?我真的没见你的什么内衣呀?”

  “谁是你的小公主呀?哼。”李文姬竟撅着那粉红的小嘴有些不服气的看着我道。

  我不知我又犯着这丫丫的哪一根筋了,竟然对我是如此的嚣张。所以我也愣了下,终久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我和李文姬就那样站在那里是四只目光相对恃了很久很久,最终,我还是无奈的低下头来,放下手里的包,默默的走到被她刚才给折腾的不成样子的床前,默默的将那些凌乱的东西铺好。

  可李文姬这时却转过身来默默的站在我的身后,一直都默默不语,也许她看出了我有点的生气了,所以,过了一会,她竟又用手拉着我的衣角显得像似在用道歉的语气对我说道:“大懒虫,你别生气了,我刚才不是有意的。”但我还是没有理她,继续整着床上的衣被。

  “你别生气了,好不好呀?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她还是在向我解释。我不知怎么了,也许是床上的东西被这鬼丫丫的在家里没少的折腾,所以,待我整好后,有些严肃的看着李文姬道:“你知道什么叫尊重人吗?请你以后尊重下我的这一屋的东西好吗?”

  也许我真的是语气太强硬了些,李文姬却撅着小嘴,半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了。

  接着,我们两个人在无声中吃饭,无声中各自洗了个澡,又在无声中各自回各自的屋里睡觉去了。

  但我实在是睡不下去,当我躺下来想到今天一晚上李文姬脸上都很不高兴的样子,但我看得出,她是带有一些的内疚或者是难言之隐,我的心里面就有一种说不出的痛,毕竟,今天是我第一次对李文姬发这么大的脾气,不过,我一想,我也贼不是东西,人家在家里为自已做饭,又给自已洗衣的,自已反倒回到家里埋怨人家的不是了,所以,我也是心中一阵的内疚和愧意。

  • 上一篇:老公房里传出的轻微的呻吟声
  • 下一篇:When You Are Old
  • 相关评论

    我要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移动端首页 | PC端

    © by Edward Web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