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文萃 > 文学世界 > 内容

小说:我和她合租的那段日子(18)

作者:    更新时间:2006-8-23 1:33:04

  想到了这些,我也只能传统一回,按照这些祖传下来的老方法在自已的身上又加了两层厚厚的棉被,不过,这两条被子我都是从李文姬的床上给搬过去的,事以既此,我也没有想那么多。

  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在昏昏沉沉中感到有一只细腻而又光滑的手在我的额前轻轻的抚摸着,而且还有一点冰冰凉凉的感觉。

  也许是我被烧的昏了头的原由,所以,这时感到那只手虽然有点冰凉,但是却让我的心里总算有种温存的依靠感。

  我这时腥忪着眼睛睁开看时,简直有点不能的相信自已的眼睛,原来是水儿。

  虽然我不能立马断定水儿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又是什么时候坐在我的身边的,但是,她那副姣好而又白皙的鹅蛋脸却始终无法在我的脑海里抹去。因为她看起来始终都比李文姬还要的性感和妩媚。

  虽然我满脑子这时一片的昏沉和空白,可看到水儿坐在我的床边那副细致如微的照顾我的样子,我还真的是有些的不好意思的想试图撑着身子站起来,但水儿马上轻轻的摁住了我的肩膀,并示意让我先躺下,还给了我一个浅浅的笑。

  我的心里顿时感到有种阳光和煦般的温存感,更多的是一种满足感。

  “大作家,怎么会把自已搞成这样的呀。”水儿有些心疼的看着我道。

  我显得面色憔悴的看了水儿一眼,有气无力的道:“人有祸福单兮,天有不测风云,人吃五谷杂粮,哪里会有不生病的呀。”

  水儿剜了我一眼道:“呵,真不亏是写过小说的人,就连在病床上还能说出这么一大堆新鲜的词来。”

  我眨巴着眼苦笑了一下道:“哪里呀?其实昨天还好好的,不知怎么了说倒就倒下了。”

  水儿却竟自的叹了口气道:“我看你这一次还真的病的不轻,为什么不去看医生呢?”

  我看着她还装作无所谓的道:“没事儿的,我刚吃过药的,这点小病不算什么,过了今晚就好了。”

  水儿看我有些是如此的倔犟,拉下眼皮来不再作声。

  我忽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又水儿道:“对了,现在几点了?”

  水儿用手掖了下我的被子道:“都快十一点了。”水儿的语气好像这时很是有些的埋怨的样子,而我这时才想起自已吃过药后又昏昏沉沉的睡了几个小时了。

  “其实我也是今天刚回来的,本来想在我自已那里好好的休息一下,没想到文姬刚才十点多的时候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是给你打了几个电话你都没接,她不放心你,所以说什么也要让我亲自跑你们这里一趟让我看看你,没想到还真让她给猜着了,你还真的是出事儿了。”水儿好像要一股脑儿的把什么都要的说出来。

  听到这些,我的心里不知怎么了,是一阵的酸楚,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和难过。

  “看你现在脸色是黄皮瓜瘦的,一定还没吃饭吧。”水儿这时站起身来语气有些娇慎的道。

  听到这些,我这时才感到自已的肚子里真的是有一些的叽哩咕噜的一阵发慌。

  我无力的朝水儿点了下头,水儿朝我两手一分作出无奈的样子道:“唉,好吧,谁让我和文姬是最好的朋友呢?你小子,这辈子遇上文姬这么心肠好的人算是你真的走运了。”

  我看着水儿转身走开的背影,心中有种怪怪的味道,这种味道不是苦的,也不是甜的,总之,我不知道我现在该去怎样看待李文姬在我心中的形象和地位,我也不知该把李文姬在我心中当作成一个好女孩儿看还是当作成一个坏女孩儿来对待。

  但我真的是不能接受她是一个做妓女的实事。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水儿却已经做好了一碗热腾腾的面端到了我的跟前,还没等她放下手里的碗,我二话没说,就急不可待的从被窝里钻出来,其实,这时我也没怎么感到自已的身上出了好多的汗水,不过,全身上下倒是轻松了不少。

  看我这样,水儿赶忙把手里的碗放下,走到床前就去给我盖被子,边盖边道:“唉呀,我说大作家同志,你还是快回被窝里去吧,免得到时说是文姬让我来照顾你,可我却不但没照顾好你,又让你病上加重,那到时我可担不起这个责任了,文姬也不会饶过我的。”

  听到这些,我怔怔的看了水儿好久,没有作声,我只是重新缩回身子去,接过水儿递过来的碗,双手紧紧的捧着它,就像一个可怜兮兮的乞丐瞅着路人施舍的东西一样眼放绿光的盯着它,感到眼前的这碗热腾腾的饭就是我的救命稻草,说实在,这时这碗饭对我这个已饿了一天的人来说比什么都重要和实在,其它的一切再重要的事情在我心中都不是什么事儿了。

  看来,饥饿有时真的能让人忘记烦恼,忘记伤感,忘记发生在自已身上所有的不悦和不快的事情,所以,当一个人想忘记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的时候,最好的是先饿上自已几顿,到那时一个人只会想着生存吃饭的问题,他也肯定不会有更多的心思想什么忧愁和烦恼这些玩艺儿了。

  酒足饭饱之后,我一抿嘴,知足的看着水儿傻笑了下道:“好了,谢谢你呀。”

  水儿接过碗是莞尔一笑道:“你呀,不用谢我,你应该谢文姬才是。”

  我不知为什么,水儿从今晚来到这里之后,口里始终都把李文姬放在第一位置,可我一听到她这样的说,我的心里就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而且我还特怕别人再在我面前提到李文姬这个名字,也许李文姬现在在我的心中已不再像以前那样的完美,最起码她如今所从事的职业都让我想起来心里就压抑和恼恨。

  水儿把碗洗刷过之后,便来到我的身边,在我床前坐了下来,还为我削了一个苹果,这水果是水儿在来这里的路上带来的,看上去还很鲜嫩。

  她一边的削苹果一边道:“大作家,现在感觉好了点吗?”

  我朝她点了下头,不过,这时,我还是眼神不老实的看了看她那凹凸均称的美丽的曲线,还有她那极尽清纯的天使面孔,说实在,在这样的一个深夜里,有这么一个漂亮美丽的大美女陪在我的身边,我不可能对她没有一点的想法,但再看看自已病的一塌糊涂的样子,想做点什么也是不可能的了,可是,水儿也的确是太美了,凡只要与她近距离接触的人不可能不对她动心或有非分之想,从她的身上能给人以想像不到的魔力和吸引人的诱惑力。

  “水儿,今天真的辛苦你了,你不瞌睡吗?”我试探性的问道。

  水儿却笑了下道:“我今天刚从外地赶回来,你说会不累吗?不过,现在也倒不觉得瞌睡了。”

  看她一边认真的削着苹果,一边轻轻的说着话,我觉得对我这个旁听者来说真的是一种的享受。

  “如果我能娶到你这样一位漂亮贤惠的女孩做妻子都好了。”我还是半开玩笑的道。

  水儿这时停下削苹果的手瞪了我一眼道:“胡说,我看你真的是被烧糊涂了。”我也听得出水儿也是在拿我的话当玩笑话,所以也没放在心上。

  我看了一眼她不再说话。

  “其实,文姬对你真的挺照顾的,有时就像一个做姐姐的照顾自已的弟弟一样的细心入微。”水儿还是提到了李文姬。

  也许水儿还并没有的觉察到我已经知道了李文姬现在正在外面做什么的事情,所以,她还是像以前那样把我和李文姬当作成一对的死冤家来搓合。

  我苦笑了下道:“是吗?”其实我真的不知这个时候该对水儿说些什么,我也不想破坏我和李文姬之间在水儿心中的形象,我更不愿提及我现在对李文姬的感受。

  看我是一阵发楞的坐在那里,水儿这时将削好的苹果往我的手心里一塞道:“大作家,别想了,文姬可是个好人,你小子遇上她是祖上积了八辈子的德了。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去眯一会了,你好好休息吧。”

  水儿说着便起身看了我一眼,随手关上门走开了。

  我手心里紧紧的攥着水儿削好的苹果,心里苦涩的自言道:“妈妈的,一个做妓的会好到哪里去,你也太高看她了。”不过想到这里,我的脸上又是一阵的发烫,我觉得我心里说这话又委实太对不起自已的良心了。

  我狠狠的咬了口苹果,真的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味道

[nextpage]

26

  次日清晨,水儿早早的起床并为我准备了丰盛的早餐后就匆匆的离开了,我还是感到全身心的不舒服,看来还是没有彻底的去除病根。不过,比起昨天好多了,最起码我有自已料理自已的气力了。

  说实在,大过年的,我也不好意思再挽留水儿来照顾我了,但水儿走后,我就感到一个人是多么的孤独与寂寞,一种凄凉的感触顿时又情不自禁的涌上了我的心头。

  吃过早饭后,我又下楼去看了医生,打了一小针,弄了点药,当我又回到家里看到一个人凄凄楚楚的场景,我心里是股揪心的疼,我默默的坐在那里,实在想不起自已该做些什么。我只希望自已的病赶快的好,看来,这俗话说的好,人有啥就别有病。

  我晕晕沉沉的坐在那里,不知过了多长时候,我的手机响起,我看了看是家里打来的,接起电话,听到的是我母亲那关切的语言,我无力的回应着母亲说的话,虽然我这时没有一点的想说话的气力,可为了不使母亲挂念起我,我还是装着一副很坚强的样子,母亲在那边说这些关心体贴的话足足唠叨了有半个小时才作休,问我这个年一个人怎么过,问我过年的东西都准备好了没,问我在这边冷不冷等等的疑问让我有些无言以对,可这毕竟是母亲的一片心思呀,儿行千里母担忧呀。

  末了之后,我明显感到母亲好像心里有什么事儿要对我说,又不敢的说出来,她的语气在电话那边显得很沉重,可我是一个急性子,所以,没等母亲说出来,我就急不可待的追问道:“妈,家里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母亲在那边迟疑了一下道:“欣要结婚了。”那的声音虽然很小,但是却像一块石头一样重重的撞击着我的心灵。

  其实,我知道,母亲之所以告诉我这些,从骨子里来说,母亲比我更喜欢欣,而且还经常的夸奖欣将来一定是一个好媳妇,母亲在说这些话时,心里其实比我还要的难过。

  毕竟,是因为我的错才给她老人家失去了这么一个她心中的好媳妇,母亲心中此时的痛我想也并不亚于我,否则,她是绝口不会在我面前提及欣要和别的男人结婚这样的一个事实的。

  我沉默了好久,始终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挂了电话后,我无力的坐在那里,感到我的整个世界突然间轰然倒塌,我的生活已变的是一塌糊涂。

  我服下药后,脑子里面就一片的空白,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能承受住这样大的压力,躺在床上,在病魔的折磨下,感到身心疲惫,但更多的是心里委实一下子承受不了这样巨大的压力,我满脑子都是欣结婚时的场景,满脑子都是欣和那个男人在结婚奠礼上的场景,满脑子都是欣和那个男人在新婚之夜缠绵时的场面,还有那个男人压在欣的身上发泄兽欲时的场景,一想到这些,就有一股热血直涌上我的心头,我多么想对那个正在对欣施展兽性的男人大声喝道,快给我住手,欣是我的,她是我爱了五年的人,是我一生都无法忘记的人,可是,当我又想到欣在她的身下尽情的享受时的情景,我才感到发自我内心的这些真切的呼喊却是那样的软弱,欣现在毕竟已为人家的妻子,我又有什么资格去阻止他们尽情的享受那良辰美景呢?这毕竟是欣自愿的选择,她心甘情愿的乐意把自已的身体连同自已一生的幸福交给那个压在她身上发泄兽欲的男人,我现在又算什么呢?我只不过是一个爱情的失败者,一个懦夫,一个连同我灵魂一起被葬送在爱情的深渊中的哭泣者,我真的是什么都不是,现在欣已属于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就有权力行使做丈夫的权力,因为那个要陪欣过一辈子的人不是我,可是,在这个黑漆漆的夜晚,我真的想对欣说一句:欣,我真的好爱你,你真的好狠心。

  我躺在床上,满脑子是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心里是根本无法的平静下来,从我和欣相识到现在,五年的感情,我又怎么可能说忘就能忘的呢?而现在我却在另一座城市只能远远的、无力的望着自已心爱的人和别的男人牵手,我又怎么能承受得起如此沉重的打击呢?

  想着想着,我又想到了和欣在一起的日子,那时,我总会认真的看着欣那美丽的面孔道:“欣,你爱我吗?你会嫁给我吗?”欣总是很俏皮的道:“等毕业后我就嫁给你,到时你想甩也甩不掉了。”我笑着道:“是吗?”她却有些生气的一脸庄重的看着我道:“天,你怎么老这样的不自信呀?人家的心都是你的了,除了你,我还能嫁谁呀。”每每看到欣这样的生气的样子,我总是像吃了颗定心丸知足的道:“谢谢你的爱,不论将来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牵着你的手一直到老的。”欣听到这些,总是轻轻的把嘴贴到我的耳根上道:“我到时还要给你生一个大胖小子呢?”然后高兴而又自豪的在我的脸上轻轻的一个长吻。

  而现在也许欣会把这些话说给那个男人,因为她的一生已决定要与那个男人牵手,最起码她和他已经成为了事实上的婚姻。

  我努力使自已的大脑能够的进入到睡眠状态,可是,我试了下还是没有效果,于是,我便翻身起床,却发现我的枕边已经的湿了一大片。这时我用手抹了一把眼睛,我的眼角边却全是泪水干过后的泪渍。

  我真的不敢想像我的一次无意的伤害居然会是我和欣之间分道扬镳,而且在这么快的时间里她已为人妻,想到此景此时,我真的不敢再相信世间还有什么所谓的爱情和真情了,几年的感情难道真的不如两个刚刚认识没多久就牵手走向婚姻的殿堂的闪电式的爱情吗?

  也许人世间的变数真的太多,也许我当初不应该太在乎这段感情,也许在乎一个人太多的时候却总怕失去她,可最后还是失去了她,也许人世间的伤害可以分作两种来看,一就是无耻的伤害,另外就是无意的伤害,而我和欣就是一次无意的伤害,却铸成了今生永远的遗憾。

  我呆呆的坐在那里,望着窗外寂静而又漆黑的夜晚,心里怅然一阵的喟叹和绝望,我觉得我的泪水这时已经的哭干,我的心也在这座已生活了一年的城市里迷失了方向。

  又是一个不眠夜。

  直到第二天天色朦朦亮时,我才合衣昏昏沉沉的睡去。

  熟睡中,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欣有一次在学校里生了一场大病,我急匆匆的抱着她往医院里跑,我把欣抱在怀中,就像抱着我的希望,她在我怀中是那样的沉甸,可又是那样的重要,一路上我都在对自已说,欣,你不会有事的,但当我看到欣病的两眼连睁开的力气都没有了,我真的好想当时上天能赐予我一双翅膀飞到医院,等跑到医院,欣已经是全身软绵绵的没有一点的气力了,脸色像纸糊了一样的甚是煞白。我把她放下后,开始在医院的楼上楼下跑来窜去,我的心都已吊到了嗓子眼处,等到欣打上吊针,安然躺下,我还是忐忑不安的静静的看着她,我的心里是一阵的隐隐作痛,看着她那憔悴的脸色,还有她那有些的瘦骨嶙殉的手,我情不自禁的紧紧的抓住她的手,轻轻的贴在我的脸上,泪水几欲的夺框而出,心里颤抖着道:“欣,我爱你,今生今世我一定会照顾好你的,你知不知道,我看你这个样子,我的心里真的好疼的。”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把欣的手放在我的脸上,头埋在床边已经睡着了,等到护士来换药时我才被惊醒,这时欣的脸色看起来明显的红润了许多,也有了一点的血色,我紧紧的抓着欣的一只手还是恋恋不舍的看着她,许久没有说话,欣这时睁开朦胧的眼睛看着我,用手轻轻的捋了下我额前的头发甜甜的笑了下道:“天,我没有事情的,你不要担心了,你看我现在不是挺好的吗?”我眨着有些发涩的眼睛看着欣安慰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你知道吗?刚才真的把我给吓死了。”欣却坚强的笑着,反过来安慰我道:“真的没有事情的,你不用担心了,我想你也一定累坏了吧?”我看着她摇摇头,没有说话。

  “天,你真好,我这辈子要嫁人一定嫁给你。”欣认真的看着我道,眼框里面都布满了泪花。

  我幸福的看着她,看着她那红润的面孔,真的好想轻轻的吻她一下,正当我起身去吻她时——

  这时我却感到有人在我的额前轻轻的抚摸着——

  梦醒了,我睁开眼睛看时,却是李文姬,只见她正依在我的床头,眼睛温存而又悯怜的看着我,我像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又故作少气无力的样子,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其实,我是不愿再面对李文姬。

  但李文姬却并没有立即离开我,而依然坐在我的身边。为我掖了下被子,轻声道:“欧阳,好点了吗?”

  她的这和风细雨般的话语却并没有打动我,我还是装作很痛苦的样子,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其实,我什么都知道了,你现在心里很难过,真的是我对不起你,没想到你在感情上也受过这么大的伤害。”李文姬却突然这样说道。

  我当时心头一震,把刚才的梦连同我内心的忧伤全部的抛到了脑后,我真的很疑惑,这个李文姬怎么会突然说这样的话。

  “欧阳,我知道你没有睡着,我很让你失望,我也知道你很看不起我,但我还是要说,刚才我回到家里时,我看你躺在床上还没醒,所以就没有敢打搅你,我听水儿说你病的挺厉害,所以刚才你父母打来电话时,我就没有打扰你,电话是我接的,你在家里和那个女孩的情况你母亲刚才在电话里都给我说了。”李文姬说到这里停了下来。这时我才想起刚才我在做那个梦时,我的手机响起,看来李文姬早就回来了,而且就我母亲的那个唠叨劲,准没少告诉她我和欣之间的许多事儿。

  • 上一篇:老公房里传出的轻微的呻吟声
  • 下一篇:When You Are Old
  • 相关评论

    我要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移动端首页 | PC端

    © by Edward Web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