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文萃 > 文学世界 > 内容

小说:我和她合租的那段日子(2)

作者:    更新时间:2006-8-23 1:33:04

“真是一个小男人,哼,没风度。”当我刚转身,只听到她又在嘴里嘟囔着,我听的分明,本想转身再教训她两句,可我一想到她那美丽动人的天使般的笑容,我的心又软了下来。

“欧阳,你完了没有呀,怎么那么慢呀。”我刚蹲下,她却开始扯着喉咙在外面叫阵。看着她在外面叫,我也一急之下忘记了我是在干什么了,就连屎也拉不出来了,一下子站了起来,提上裤子冲到了她的面前。

“我说欧阳,这些东西你吃过之后,快把它收拾了,我还等着打扫卫生呢,而且你今天也不许离开这里。”我瞪着眼睛看着这个站在我面前的漂亮极致的女孩,我甚至忘记了我叫什么了,不过,还好,她倒没在意我当时的那副尴尬相。

“你又不是我老婆,你管得着我吗?”我有些气不打一头出的故意这么说道。

“可这以后就是我们两个人的窝儿呀,这也有你的一份责任和义务呀。”这次她却是两手插着腰站在那里给我顶上了。

“呵,我说文姬同志,那你为什么昨晚还把我给赶到外面呀,既然是我们两个人的窝儿,那应该是同床共枕的呀。”

“你想的美,哼,不是说了嘛,你比我大,你要让着我嘛,你怎么这么不讲信用呀。”她又眉毛一挑有点娇柔的道。

看那一副小鸟可人的样子,我的心又猛的一激凌,还是屈服了她。

“好吧,看在你是一个大美女的份儿上,我就让着你,不过,我可不许你得寸进尺呀。怎么说我也是一个会怜香惜玉的人呀。”

没想到,我话刚落地,她转身拿过放在沙发上的枕头二话没说就向我袭来。

“还有,以后我不许你叫我同志,都什么年代了,多难听呀。”她用几乎是责备的语气冲我说道。

“好,那你说我该怎么叫你呀?”

“我姓李,你看着叫吧。”她想了想道。

“那好,以后我就叫你李姑娘吧。”

她这时却冲我又笑了下道:“随便你。”

虽然有这么一个漂亮极致的女孩在我的身边,但不知怎么了,我还是根本无法忘记欣,忘记我和她缠绵过的每一分一秒,无法忘记她的音容与笑貌,因为我知道,虽然我对眼前的这个比欣不知还要漂亮多少倍的李文姬有时也很让我想入非非,但毕竟李文姬她不是欣,不是我心目中想要的那种可以和我共同生活一辈子的女孩子,再说了,我和她也就刚认识,她也并没有说要嫁给我,我们只是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漂流者而已,她再美的容貌虽然能暂时让我不去想欣,但却根本无法代替欣在我心中的地位。

也许我真的是太爱欣了,太在乎我对她的这份感情了,而当我对她的这份爱和感情遭到她的冷落和打击的时候,我突然又觉得我是那样的恨她,恨她的无情,所以,那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很不好的梦。

我梦见欣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放肆的蹂躏着,我看到欣的表情显得很痛苦,还带有一些的扭曲,不过,我却听到了欣以前在和我缠绵时从未有过的淫浪的呻吟声。

而我却站在一边麻木着、痛苦着,我的心里面在流血。我不能忍受一个陌生的男人对我所爱的人进行这样的侵犯,但一想到欣和我分手时的那种十分无情的样子,我还是嘴里在为她祈祷,祈祷有一天她会被这个男人给玩死,她才会明白我当初有多么的爱她,她才会明白我当初不要她是因为爱她。我还要让她明白,真正的爱情不是谁对谁错,谁给予了谁多少,谁得到了多少,而是相互的尊重与爱抚。

因为我至始至终都相信,在这个世界上,除了金钱、名利、权势、甚至于性之外,还有真正的爱情。

可欣却没坚持到最后,她把爱情这东西看的是那样的轻薄。

“大懒虫,快起床了,你看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回来了。”没想到,在这个时候丫丫的小丫头骗子却把我从梦里面给拉回到了现实中,当我坐在床上正想着欣,想着刚才的那个梦,文姬已经手里拎着一个大大的提包站在了我的跟前。

其实,我是在客厅的沙发上暂时过了几个晚上,但是,我也只是坚持了几个晚上就适应不了,所以就在书房里临时搭了一张简易的床,毕竟,男女同居一室,还是受收有别的。

“大懒虫,你也不看看几点了呀。”她把包扔在地上看着我悻悻的道。我全当没听见,看了她一眼,又把被单裹在身上大睡了起来。

说实在,这几天为了找工作的事情把我忙的几乎有些的晕头转向的,好不容易有一家的公司同意先让我做一些的项目看下我的能力才决定是否聘用我,明天就是上班的第一天,我今天如果不好好休息下,这明天第一天上班又怎么能够给人家一个好印像呀。所以,我痛下决心,决定今天好好的在床上享受一下。

看到这丫丫的小丫头骗子又来搅和我的美梦,我决定不再理她。

“我说你个大懒虫,我说话你没听见吗?你还不过来帮我呀。”她看这情形,还是不肯松口的在我的耳边嚷嚷着。

我知道,对于这么一个美女的请求帮忙,打心眼里我是无法的拒绝她,我也很乐意帮她,但有时一想,我不能太让这个鬼丫头骗子占我的便宜了,我这样对她是逆来顺受的,到时她还会不把我当人看呢,说不定有一天还敢骑在我的头上撒尿呢。

没想到她却走到我的床前,一把把裹在我身上的那块遮羞布给揭了开来,把我给弄了个春光乍泄。还好,我穿了一个长裤头,要不,我这处男身真的要给她看了,到时岂不是让她给占我的便宜。

我正在得意时,她却站在那里,两只水灵灵的眼睛却有些的恋恋不舍的在我的身上停留了好长一会。

“你是不是真的很想看呀,要不要我脱了内裤一块让你看呀。”我故意气她,而且还很坏的看着她笑。

“欧阳,你混蛋,大色狼一个。”她一转身,脸上带有些许的红润的转身走开了。

我知道我这次又说错话了,心里暗暗骂道:我本是一个纯情处男,没想到被这个丫丫的小丫头骗子给冠上了一个大色狼的称号,看来我这一下子在她心目中的形象真的是大打折扣了。

可等我从床上爬起来站在她身边时,她却并没有的生我的气,还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东西说:“大懒虫,那是我给你稍回来的早餐,还不快去吃,等到凉了就不好吃了。”听到她这么一说,我心里是猛的一热,长这么大了,除了我的母亲给我说过这样的话之外,恐怕这个李文姬就是第二个这么给我说这样的话的人了。既便是我和欣在最热恋的时候,她也从来没有关心体贴的给我说过这样的话。

“我说你这里面都是什么东西呀,这么大的一个包。”我一边嘴里嚼着东西一边指着她提回来的那个大包问道。

“这是我寄存在我的一个朋友那里的东西。一会你帮我收拾下,好吗?”她很温柔的回道。

“你真的是风华绝代,楚楚动人。”我一边吃着一边用赞赏的口吻对她道。

“你呀,嘴里吃着东西,还不忘给我贫,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女为悦已者容,我现在夸你的美貌,这是你的资本呀,你应该感到荣幸才是。”

“好,我说不过你,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你真的很漂亮,不过——”

我说到这里故意不往下说,她却看着我道:“大懒虫,有什么就直说,别吞吞吐吐的像个娘们儿。”

“以后你在进我的卧室的时候一定要先敲门,还有,为了表示我们之间的相互尊重,你不能再一口一个大懒虫的叫我。”我也不假思索的一口说了出来。

她笑了笑,显得很严肃的道:“好吧,大懒虫,不,是欧阳,我尊重你的人权,我保证以后不会对你进行任何搔扰。”

“呵呵,如果你真的憋不住了,偶尔的来搔扰我一下我也不反对呀。”说到这里,我笑的是一下子四面朝天仰躺在了沙发上。

“欧阳,你个大色狼,你真混。”我把她给气的是满脸通红,就连说话时就上气不接下气。

当我把手伸进她提回来的大提包里时,刚开始却摸到了一团软软柔柔的东西,我不敢再往里面继续摸下去了,不过,又一想,既然是她让我整的,我也没什么不好意思了,就一下子从里面把东西给拽了出来。

是一条白色的内裤,还有一条红色的胸罩,白色搭配着红色,鲜明的颜色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很是光彩夺目,而且还能味到一股淡淡的洗衣粉留下的香味。

我当时就有点的惊呆了,而且还很尴尬。

当我的手正举在半空中时,没想到,她却把那内裤和胸罩一手夺过去,看着我傻笑了一下道:“放心吧,我刚洗过的,没有什么异味。”我真没想到她脸都不红的,而且还那么镇定的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站起身来,说什么再也不干这苦差使了,我甚至感到这个丫丫的小丫头骗子是故意把这些内衣放到包里来捉弄我。

看我一副被她给捉弄的样子,她却站在一边乐呵呵的笑了下道:“欧阳,你真的很好玩的。”

丫丫的你个小丫头骗子,看来还真让我给说中了,你真的是故意这样来捉弄我的呀,怪不得你一大早进门来就说给我带好东西来了,原来这就是你带的好东西呀,不过,要不是看在你的漂亮的面子上,我早就不买你的帐了。

“欧阳,你真的生气了吗?”没想到李文姬她还真的是会来事呀,看我不高兴了,她却又温柔的对我在这时送来这样的春风。

不过,也难怪,只要我心里有不高兴的事,她只要温柔的这么一说,我的气也会没了,那些不高兴的事也全被我给抛到九宵云外去了。

我没有理她,但她这时却走到我的身边把头这时贴在我的肩膀上是小鸟依人的道:“欧阳,你真的很好。”

我浑身上下是猛的有些不大自在,说实在,这个李文姬看着挺扎人的眼的,而且我和她接触了这短短的几天就有好几次对她想蠢蠢欲动、图谋不轨,但今天当她真的靠近我的身体的时候,我却是显得那样的紧张,她人长的很漂亮,身材也很好,对任何一个有欲望的男人来说都有着致命的诱惑力,可我这时却只味到了她身上那股淡淡的女人香。

是不是她就是那种只可让人意淫而不想去侵犯她的身体的女孩呢?如果要是欣这时在我的身边这样的与我贴的这么近的话,我想我会捧起她的脸吻她,我会对她进一步的进行侵略和扩张的,但对这样一个比欣要性感妩媚百倍的美人我却怎么也激动不起来。

2

也许我的顶头上司,那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真的是缺乏男人的关爱,这几天,不是看着这个员工不顺眼就是对那个员工是指指点点的,好像别人都欠了她的帐。而我做为一个初来乍道者,当然也在担心着有一天她会对我进行一顿狂轰乱炸,说不定到时在实用期间都把我给抄掉了,所以,为了争取得到她的信任和对我的能力的认可,我是把自已在大学期间,还有在和欣在同一座城市工作时积累的所有工作经验都尽量是淋漓尽致的发挥出来,好到时把这个项目做成一个精品工程,到时让她挑不出一点的毛病来,看她还敢对谁发火。

不过,虽然她有时很“三八”,但她毕竟还是有一定的工作能力的,还有,听说这家公司里进的人都是和老总有一定的关系的人,如果不使出一点的强硬手段,没有一个能力超常的人来管理,那恐怕真的会像所有的国有企业那样会形成吃大锅饭的局面,到时损害的还是整个公司的利益和形象。

“大懒虫,我今晚在家等你——”就在我在公司正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没想到李文姬却给我发了这样一条让我看到后是心跳不已的信息,说实在,天天有这么一个大美女还挂念着自已,想想,既便现在死了,做鬼也风流,不过,我还真的没有想过和李文姬之间要发生点什么事。

可她今天发过来的信息却是够暖味的,仔细想想,她今晚在家等我,呵,是在床上等我,还是在厨房等我?而且后面还留了一连串的冒号,真的够让我色想连篇的,她今晚在家等我回去是等我温存呢还是等我干其它?我是越想心里越美滋滋,越想这淫心是越大,越想越激动,而我的整个心现在也好像随之飞到了我和李文姬共同的家里面。

当我下班匆匆忙忙的回到家里,刚前脚踏进门,却见李文姬却把一个拖把撂到我的手里,独自一人到厕所里不知干什么去了。

这一下子把我给弄的愣了有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不过,又一想,反正时间还早着呢,说不定一会吃过饭以后她就会对我有所表示和示意了,现在,她是在考验我。

我还是沉浸在她给我发的那条短信息里面而不能的自拔,所以二话没说就把外衣一脱,开始拿着拖把是吭哧吭哧干了起来。

想想,男人有时就是为了色而狂,真有点混蛋,呵呵。

就像我今天这样,如果不是因为李文姬给我发的那条暖味的短信,我肯定不会回来的这么早,也不用这么急忙赶时间回来,也根本不会去理会她撂到我手里的那把拖把,因为这些家庭琐事,在我的记忆里就是女人们的事,这也是我觉得能和一个女孩合租房子的原因,因为我可以不去想打扫卫生、甚至是什么时候该缴房费,什么时候该缴水电费这样的琐事,我只要每月把自已该分摊出来的费用拿出来就行,至于其它都有女孩子家一概搞定。

毕竟,在很多时候,女人的心还是比男人的心细。

其实,我也就敷衍了事的拖了几下,李文姬看我像似在应付的样子,还没等我在我的床上坐下,她便一下子撞门而入,努着圆润的小嘴道:“大懒虫,你看你拖的地是什么呀,不行,我这一关过不了,再拖。”

我看她又无理的连门也不敲又跑到我的卧室里来闹事,我故作很认真的声明道:“我说李文姬姑娘,你又违犯规则了,你想想看,你这是第几次不敲门进我的房子里了?”我嘴上是这么说,其实我巴不得她天天赖在我的床上不走才好呢。

没想到她却眨了下她那漂亮的眼睛道:“我是女的嘛,总可以有这个特权的吧,再说你不是说你是处男嘛,看看你也看不丢什么东西吧,不过,你放心,如果不是有特别重要的事,就你那个老处男样儿,还有你满屋的骚臭味,我才懒得进呢。”

没想到这丫丫的小丫头骗子给我又较上劲了,还故意说这样的话来气我,为了还击她,于时,我脑子一热,想出了一妙招。

“我要脱衣服,换裤子了呀,你走不走呀?”我故意作出一副要立马宽衣解带的姿式来吓唬她。

没想到这一招还真灵,只见她有点很生气的从地上捡到一只我的拖脚,一下子朝我的身上砸去,还好,我还算机灵,以最快的身法躲过了她的这一致命攻击,因为我看得出,她拿拖脚攻击我身上部位的目标不是其它的地方,而是我的两腿间最致命的那个部位。

接着我就听到一阵哐铛的关门声。

更让我喷血的事情还在后面呢,就在晚上我和她面对面的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她却不吃饭,就那样坐着看着我吃,不过,我也不示弱的,心说:“丫丫你个小丫头骗子就会在我面前耍大小姐脾气,就不准我这百姓点灯了吗?”于时,我在吃的正香时,忽然一下子栽倒在地上,不醒人世了。

我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心里在偷偷的搞笑,不过,说实在,表演这样的戏我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因为那冰凉的白瓷砖地也着实给我来了个穿心凉。

没想到,这丫头骗子的还真的以为我出了什么事了呢,她一看这情形,当时急的蹲在我的身边,一边用她那粉嫩修长的小手不住的摇着我的一只手臂喊道:“欧阳,你这是怎么了呀,欧阳,你醒醒呀。”我听得出,从她那香香的鼻空里呼出的气息是那样的急促,只是我一直闭着眼,不能也不敢睁睛去正面看她,不过,我想她一定是一副很着急、很在乎我的样子。

人命关天,她不急也不行了。

“欧阳,你倒是醒醒呀,你别吓我好不好呀,我长这么大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到时可给人家公安局说不清呀。”

听她这么一说,我当时气的是火冒三丈,心说,丫丫的你个小丫头骗子,我都是一快死的人了,你不想办法救人,倒是先在这里为自已找起后路来了,你真够自私了,如果我今晚真的一命呜呼了,你个小丫丫的也脱不了干系,感情你长的这么漂亮,到时公安局会给你定个你在外面勾引一个男的谋杀自已的男朋友的罪名呢?

不过,我还是想看看她下面再怎么表演下去。

这时,我感到有一股香香的东西像一阵风一样被送进我的鼻孔,而且凭直觉,我感到有一样东西正慢慢的向我的鼻孔靠拢过来,由于我不知道这个鬼丫头又在做什么,而且听她那样一说,我知道既便是我真的死了她也不会可怜我的。所以,我微微的睁开眼睛,但又不敢睁的太大,借着微弱的光,我看到丫丫的她个小丫头骗子正半俯着身子,把手指头放到我的鼻孔上看我还有没有呼吸了。

为了彻底的整治下她,于时我使出浑身的力气用出了我的绝门功夫,美曰:“倒呼吸大法”,即我憋着气不从前面出,以平静之心态将气从上面往下面输送,全部的用闭气法倒送到肚子里面。

没想到,就在我正用尽浑身的力气做我的倒呼吸大法时,我却半睁着眼看到丫丫的她个丫头骗子正站在那里不知在给谁打电话。

这下我感到真的是戏有点演的太过火了些,如果这个丫头骗子真的把警察给引过来了,那我和她真的都要全玩完了。

为了阻止她,又不能使她发现我刚才那一幕是我故意演给她看的,于时,我只好暂时舍弃自已的身体和尊严,四肢在地上胡乱弹腾了一气之后,才发出微弱的气息声。

李文姬看我又有动静了,又马上放下手中的手机,我隐约看到她来了一个十分利落的动作蹲到了我的身边,我这时才完全把眼睛睁开来,这次我能十分近距离的看到这个大美女的表情,她的脸好像有一些的煞白,不用说,一定是受到了刚才的刺激才被吓成这样的,她的表情很木讷,但不管怎么说,在我眼中来看,我看到的还是她那张天使般的脸蛋。

  • 上一篇:老公房里传出的轻微的呻吟声
  • 下一篇:When You Are Old
  • 相关评论

    我要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移动端首页 | PC端

    © by Edward Web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