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网络世界

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文萃 > 文学世界 > 内容

小说:我和她合租的那段日子(24)

作者:    更新时间:2006-8-23 1:33:04

  大约过了有一个多小时,我正在呆呆的想着如何过这一天的时候,没想到李文姬和水儿一块回来了,她们每个人的手里面还拎了一大堆吃的东西,只听见水儿一进屋就冲我道:“我说欧阳呀,你个傻小子可真是有福气呀,不用你操心,这家里面的东西全由文姬为你代劳了,我都有点羡慕了,唉,如果我要是有一位对我这样好的男人多好呀?”

  我站起身来接过李文姬手里的东西看了她一眼,又冲水儿道:“放心吧,你会的。”

  李文姬的脸上也洋溢着一种甜蜜幸福的笑,那笑就像盛开的百合花一样的美丽。

  她二人放下手里的东西后,我们三个人坐在那里又相互的聊了很多,总之,话题很多,聊的也很投机和开心,而且我看得出,李文姬从来都没像今天这样的高兴过。

  转眼已经中午时分了,我觉得这大过年的除了玩就是吃,吃了还是玩,也许这就是现在的所谓的过年吧。李文姬站起来看了看我道:“欧阳,你先陪水儿说话,我先做饭去了。”

  看李文姬看着我说话时的表情,我觉得她就是我的妻子,在我眼中,她就是那样的美丽,那样的一个传统的家庭主妇。

  我很动容的看着她道:“我会的。”

  水儿则笑道:“你们还配合的真默契。”

  李文姬冲水儿笑了笑,又看了看我便走开了。

  水儿这时看了看我,也不再的说话,不过,就在李文姬在橱房里面忙的不亦乐乎之时,我还是偷偷的看了水儿几眼,丫丫的,这水儿今天看起来不但成熟,而且还丰满了许多,也许是这些日子在家里养的吧,皮肤也白嫩,胸又比以前大了好多,身材也是高挑丰满,高高的发髻再配上一头金黄色的头发,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个气质高雅的贵妇人,妩媚而又不失女人的风韵,漂亮而又风情万种,特别是她的那张标致的鹅蛋脸再配上红润而性感的唇,还有那水汪汪的眼睛,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每一个男人见了她之后都会为之而心动不已的。

  这时,水儿好像也觉察到我在有意无意识的在偷窥她,所以,她那水汪汪的眼睛一转道:“欧阳,你觉得我今天的打扮漂亮吗?”

  我奉迎道:“当然,其实你一直都很漂亮呀。”

  “呵,你嘴还真甜,不怕文姬吃你的醋吗?”

  我这时才想到自已刚才不该说那句赞美她的话,所以赶快收了起来看起了电视,不再看水儿。

  但没想到,水儿的两只眼前却有点色色的故意在勾引着我,看得我的浑身上下一阵的难受,我觉得这个女人的眼睛不但能勾魂,而且还能把一个男人的欲望给燃烧起来。

  所以,我本想试图躲过她的这种火辣辣的眼神,可是还是没有被她放过,弄得我浑身上下不自在,如果这时李文姬不在家的话,幸许我和这个水儿会犹如干柴烈火一般,是一触及发,但我还是克制着自已找了个借口逃也似的躲到了厨房里面。

  只见李文姬正在左右开弓的忙得没完没了,也许这时她并没有注意到我已站在了她的身后,虽然我自知心里有鬼,但我还是装作很镇定的轻声对她道:“我来帮你好吗?”

  只见李文姬像似吓了一跳,神经紧张的回头望我道:“你怎么不陪水儿说会话呀?”

  我半红着脸道:“还是我来帮你吧。”其实我心里在怒气道:“如果我再与你这个朋友陪下去,恐怕我的身子和体内翻腾着的欲望都会属于她的了,到那时事情会更尴尬。”

  李文姬却细声温柔的对我又道:“你还是去陪水儿吧,她现在心情不是很好,你陪她说会话。”

  听到这些,看着李文姬那善解人意的眼光,我感到她是世上最善良最美丽的人。

  但我还是犹豫不绝的不肯,李文姬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也不再的勉强我。

  也许我真的有点的太笨了,所以看李文姬忙的不可开交,我却站在一边手忙脚乱就是帮不上忙,看她做饭时动作娴熟的像个大厨,我就那样干瞪着眼眼巴巴的瞅着她忙来忙去。

  于时,我看自已在一边也闲着没事儿,就又近一步的凑到李文姬的身边,轻声燕语道:“文姬,你真好。”丫丫的,说过之后就连我自已也感到自已说这话委实有些的太肉麻了。

  李文姬似乎并没有在意我在说些什么,也没搭理我,我于是又把今天早上那个上门来收物业管理费的老太太的话给李文姬说了一遍,不过,我的声音压的很低,生怕被水儿给听见了。

  “文姬,你会不会为我生一个孩子呀?”最后,我的声音很凝重的道,连我自已也不明白我居然会在厨房里说出这样的话来。

  “那你喜欢孩子吗?”李文姬停下手里正切菜的刀看着我深沉的道。

  我朝她用力的点点头,我感到我竟然会对这件事是那样的认真。

  “那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呀?”李文姬又接着问道。

  “女孩。”我不假思索的道。

  “是吗?为什么?”李文姬有些好奇的问我道。

  我抬头想了会道:“因为女孩子好管理,到时好教育,还有——”

  “呵,你们俨然就像一对的小夫妻,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不知什么时候,水儿已站在我和李文姬的背后笑着打断了我的话。

  李文姬见水儿过来,赶紧转身又忙了起来,我则有些不知所措的半羞着脸没有说话。

  水儿有些失意的叹了口气道:“你们小两口聊吧,我不打扰了。”

  看水儿出来了,李文姬这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又转身走到我的跟前,将嘴凑到我的耳根边道:“水儿失恋了,心情特不高兴,你就去陪陪她吧。”

  我却有些坏坏的看着李文姬道:“你不会吃醋吧?”

  李文姬这时用胳膊肘用力的顶了我的腰一下子道:“你别贫了,快去吧,乖了。”

  她的话说的也是如此的让我肉麻,我却得寸进尺的又道:“那你亲我一下。”

  没想到李文姬却这时用脚在我的大腿股上狠狠的揣了一脚道:“你想的臭美吧。”然后是连推带拽的把我给弄出了厨房。

  见水儿正安祥的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我硬着头皮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就在我看了她一眼的同时,没想到她也很感性的瞟了我一眼,我的全身上下不紧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和紧张,我觉得这水儿的眼神真的是有一种特殊的力量,真的能勾人魂魄。

  见此状,我赶快收回目光,若无其事的看起了电视,水儿这时也好像感到了自已有些的失态,便不好意思的红润着脸不再看我。

  我们两个人就那样感到彼此都很尴尬,但又似乎都心有所明的坐了近有半个小时,只听见李文姬高兴的走出厨房来冲我道:“大懒虫,吃饭了,快点了。”

  我终于像抓住了一根的救命稻草跃身站了起来,飞奔到了厨房里,看李文姬正在那里往碗里盛饭,我则高兴的像个孩子似的从后面轻轻的抱着了李文姬的腰,对她耳语道:“文姬,你真是一个贤妻良母型的人。”李文姬被我这一怱然的动作吓了一吓,只见她赶紧挣脱过我的环抱着她的手,有点生气的道:“你再这样,我可真的要生气了呀。”我却还是厚着脸皮子冲她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道:“那好呀,我就是喜欢看你生气时的样子。”

  李文姬这时却被我给又逗乐了,竟瞪了我一眼朝外面看了看道:“水儿在呢?晚上再说好吗?”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得出,她似乎有点在讫求我的样子。

  我朝她会心的点了点头。

  也就在这一刻,我感到李文姬就像是我的妻子,她在我的心中几乎没有一点妓女的概念和印像。

  在吃饭的时候,水儿好像没有一点的食欲的样子,李文姬则在一边不住的安慰她,而我本来有心安慰她几句,可是一想到刚才的尴尬处境,我的心里面就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吃过晚饭后,李文姬还是任劳任怨的在厨房里洗刷忙碌着,而我则躲在自已的房间里玩起了游戏,也许是水儿的眼神今天太刺激我了,所以,我这时连看她的勇气就都没有了。

  我本来以为丫丫的这两个人今晚坐在一起又会是促膝长谈,没想到李文姬忙过之后,就把自已简单的修饰一番,然后冲我温柔的一笑道:“大懒虫,你先看会家,我和水儿去做美容去了,一会就回来再陪你。”

  看这两个人是一前一后的走了出来,我的心里总算平静了许多,不过,就在水儿走出门的时候,还是趁李文姬不备偷偷的看了我一眼。

  这二人走后,我一个人显得很是轻松的在客厅里一边悠然自得的看着电视,一边心里美滋滋的享受着电视画面上带来的视觉冲视效果。

  可是,我刚刚想美美的享受一番的时候,外面这时却听到有人在敲门,我原以为是这两个人又改变注意回来了,可没想到当我打开门的时候,水儿却一脸的忧心冲冲的样子站在了我的面前,我伸头再往后看,李文姬却没有回来。

  “别看了,文姬现在正在那里做着美容,得好长时间,我说我不想做了,我先回来了。”水儿好像对我有点不耐烦。

  我却戏言道:“不会是你把我家文姬给谋害了吧?”

  水儿却淡淡的笑了下道:“呵,你看我有那么大的本事吗?”我明显感到水儿今天在说话的语气上有点与平常不一样。

  我尴尬的一笑为自已打圆场道:“呵,我开玩笑呢?”

  水儿在客厅坐下后,径直的从自已手里提的包里拿出来了一盒香烟,我虽然不抽烟,可我也看得出,她抽的这包烟价格一定不菲,所以,也在她的身边坐了下去,但我却很适当的与她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水儿只顾自已抽烟,却并没有正眼看我,看她抽烟时一副的悠然自得的样子和神情,我也没有打搅她,只是一个人看着电视上那些无聊的画面,其实我的心思这时也没在电视上面。

  我这个人不但不吸烟,而且还受不了别人在我的面前吸烟,因为我受不了那股浓浓的烟味,所以,水儿刚吸了几口,我都被那股浓浓的烟味呛的连连打了几个咳嗽。

  可是我还是不能的对水儿埋怨些什么,水儿这时好像看出来了,便机械的笑了下道:“大作家,我看你对烟这东西不是太敏感呀,不过,我听说有好多的大作家都是偏爱吸烟的,像那个叫林语堂的就是一个大烟鬼,可是你却和他们不一样呀,我看你还是要学会吸烟的,那样你就会有灵感写小说的。”

  我笑了下道:“但不一定抽烟就能给你带来写作上的灵感呀,我可不这样认为。”

  水儿掐灭烟道:“所以说你现在写的小说还不能的得到社会的认可,你还成不了大家呀?所以我建议你还是平时学着吸烟,也许真的会给你带来一些的灵感呢?”

  我却不以为然的道:“如果吸烟能给我带来创作上的灵感,我宁愿爱上烟,但是也许我这个人和别人不一样吧,我想如果我要是爱上抽烟我不但找不到创作上的灵感,而且我想我的肚子里的这点墨水说不定哪一天还会被吸的干二净呢?所以,我戒香,更反感抽烟。”

  水儿这时很动情的看了我一眼道:“呵,真是一个好男人呀,如果我几年前认识你,我想就凭你这一条我一定会爱上你的。”

  我笑下道:“是吗?那你不是现在连自已也爱上抽烟了吗?”

  水儿这时却很沮丧的叹了口气道:“唉,真是一言难尽呀。”

  看她这样子,好像有许多的难言之隐,不过,看她不愿意说,我也不再的追问下去,只是一阵的缄默。

  “欧阳,你能为我倒杯水吗?”水儿这时看了我一眼,很是感谢我的样子道。

  我点下头,便起身为她倒了杯水,就在我将水递到她的手里时,我感到她的手指竟是那样的冰凉。

  可就在我把杯子递到她的手里正要缩回去的时候,不知是她没接好还是我太紧张的缘故,杯子里的水竟然洒了她一身,看到此景,我有些面带歉意的正要跑到洗手间拿毛巾为她试去身上的水,没想到她这时却突然站起,将手里的杯子放下,就在我转身的时候,她却从背后紧紧的抱着了我的腰,我顿时感到整个天地间一阵的昏暗。

  我的心里面是呯呯直跳的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但看她一直死死的在背后抱着我的双手,我屏着呼吸僵硬着身子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时,我感到她的整个胸部都紧紧的贴在了我的后背上,而且她的脸还时不是的在我的后背上轻轻的蹭着,语气很是的温柔可心的道:“欧阳,你能让我就这样好好的抱一抱你吗?”

  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里倒放松了许多,原来水儿只是想抱下我,我感到这也没什么,所以,我不再的反对她这样做。

  “欧阳,我多希望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好男孩天天这样让我抱着,能给我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我真的好想。”水儿还是不停的耳语道。

  我本想用自已的手温暖下她那双扣在我的肚子上冰冷的手,可是我又想到了李文姬,所以,又立即收回了这种不纯洁的想法。

  “你会找到一个能真心爱你的人的,只是时候未到。”我还是尽力的安慰她道。

  她的脸却又紧紧的贴在了我的背上呢喃道:“不会的,我现在对自已的未来都不敢去想了,我还不知道有没有真爱会再次的出现在我的世界里。”

  “会有的,相信我,因为真爱需要等待呀。”我还是安慰她道。

  “欧阳,你会娶文姬做妻子吗?”水儿居然这时会问起这样的问题来。

  说实在,对于这个问题我还真的没有想过,如果现在李文姬不是妓女或者从这个职业里面脱离出来,也许我会娶她。

  但是面对水儿这么一问,我倒是有些的哑口无言了。

  “回答我好吗?”水儿还是哺哺道。

  “我不知道。”我语气很是坚定的道。

  “那我呢?”水儿的声音这时压的很低,也许是因为羞涩,但她的这一突如其来的反应,让我着实疑惑了好大一会儿。

  “水儿,我知道你和文姬都是好人,只是生活在这个社会转型期的社会大环境中受到了思想上的冲击而已,但是,我还是相信你会找到更好的人的。”我搪塞道。

  “我不想听这些,如果我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呢?如果我让你在我和文姬之间做出选择呢?”水儿不依不挠的道。

  面对水儿的这连串的攻击,我几乎不知该如何招架,所以只有用缄默来搪塞。

  “其实,我和文姬一样,都想过一种正常人的生活,平平淡淡的,只不过文姬比我幸运,她能遇上你这样的一个好人。”水儿好像很羡慕的样子。

  “我说过,你也会的。”我还是坚持已见的哄她开心些。

  “哼,你别哄我了,我知道你已经爱上文姬了,可是,你知道吗?文姬她——”水儿这时说到这里竟忽然停了下来,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我这时转过身来,双手抓住她的肩部道:“文姬她怎么了?”

  水儿这时红着眼睛好像有很多的心思,但欲言又止,我猜得出她一定还知道文姬的一些事情,可是她却并没有要告诉我的意思。

  看我一副很紧张的样子,水儿好像感到了刚才自已的失态,忙用手揉了下眼睛道:“欧阳,对不起呀。其实,什么事情也没有。”说完便把我箍着她的双肩的手给甩开了。

  我看得出她是在为自已刚才的失意在作辩解,而且有很多的关于李文姬的事情她还是不愿的告诉我。

  我们两个人都一阵的冷静过后,水儿这时又冲到洗手间洗了个凉水脸,然后又回到客厅,在我的身边坐了下来,可经历过了刚才的一阵的激情,我感到浑身上下更是的不舒服,也更加的感到自已的处境尴尬。

  • 上一篇:老公房里传出的轻微的呻吟声
  • 下一篇:When You Are Old
  • 相关评论

    我要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手机端首页 | PC端

    © by Edward Web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