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网络世界

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文萃 > 文学世界 > 内容

小说:我和她合租的那段日子(25)

作者:    更新时间:2006-8-23 1:33:04

  “欧阳,你会娶文姬吗?”水儿好像对这个问题特别的感兴趣。

  “我还真的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也不想想这个问题。”我叹了口气道。

  “是不是因为文姬是妓女,你就接受不了她?对吗?”水儿很是认真的又追问道。

  “也许吧。”我也略有沉思的道。

  “看来如果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付出的再多,如果她在这个男人的心目中并不是这个男人想像中的那种人的话,这个男人是不会接受她的。”水儿像是在自言自语道。

  “如果你站在我的角度上来考虑,如果这个女孩是一个妓女,你会接受她吗?”我反问她道。

  “呵,看来你们男人都一个人,这么说,你是不会娶文姬了。女人,在这个社会上永远是弱势。不管她对这个男人付出了什么,甚至她的整个世界,如果她在这个男人心中的美好形像全部的被毁坏的话,呵,男人都一个会比一个的绝情的。”水儿还是在感慨陈词。

  “如果一个男人在一个女人的心目中的形像大打折扣的话,这个女人也同样是会对这个男人绝情的。”我反过来也道。

  “不过,算你还理智,但是你要答应我,在你和文姬合租的这段日子里,你要对文姬百分之百的好,行吗?”我感到水儿说这话时是话中有话。所以也没问这其中的原委,只是朝她认真的点了点头。

  “欧阳,刚才我真的是有点太激动了,真的对不起呀。我想的太多了。”水儿很是歉意的对我又道。

  我冲她一笑道:“没什么,反正我的这副肩膀现在还能挺得住。”

  我的一句话逗的水儿竟笑了起来,她冲我道:“不是文姬现在舍不得你,看来你还真是一个大活宝。”

  我朝水儿笑笑,没有作声。

  不知不觉,我们在谈笑风生中,李文姬已经做完美容回到了家里面,水儿这时见文姬回来了,便笑着迎上去道:“好了,文姬,我也该走了。”

  我不知道这个水儿今天表演这一番到底是意欲何为,看她起身走的时候很从容的样子,我心里还在自言道:“丫丫的,你真会掩饰自已,刚才你做的那一幕要是被李文姬给撞上了,我看你也不会像现在表演的这样的轻松了吧。真是会逢场作戏。”

  李文姬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她还是笑着十分客气的要留水儿今晚留下来住,也许是水儿感到刚才做的那些事儿有些的对不住李文姬,因为我看得出她的表情很不自然,所以推辞着不肯留下,李文姬看水儿坚持要走,也不再挽留,就在水儿推门要走时,竟俯身在李文姬的耳边不知耳语了几句什么,只见李文姬有些的不好意思的用手捅了水儿的腰一下道:“去你的吧,你胡说什么呀。”水儿则是一脸的神秘的笑的看了看我,便下楼去。

  李文姬这时却招呼我道:“你还不忙我去送送水儿呀?”

  我愣在那里不知该不该去送水儿,可看李文姬口气很坚绝的样子,我犹豫了下便也随水儿下了楼。

  我在水儿的后面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是一前一后的走着,我突然感到从后面看水儿,她更加的对我有着一种特殊的吸引力,也许是从后面看她那高挑的身材更加的具有女人的风韵,也许她身上飘过的一阵淡淡的香气让我沉浸在了一种久违的幸福之中,我觉得此刻我有了一种想从背后抱着她的冲动和欲望。

  可是,从我们租住的楼层到楼下面,却只有那么短的一段距离,很快,我尾随着水儿便下了楼,水儿这时转过身,对我轻视一笑道:“好了,你不用送了,还是回去陪文姬吧。”

  其实,我看得出,水儿这时的心情也不是很高兴,于是我坚持要送她到外面坐上车,可是她却只是淡淡的道:“不用了,没有人能吃了我,都这么大了,我会照顾自已的,你还是回去照顾文姬吧,她现在才是最需要有人去照顾的人。”

  我站在那里,看着水儿,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水儿看我这时还是不肯的回头,显得很是大胆和胸怀开阔的道:“欧阳,你能抱我一下吗?”

  不知为什么,我想都没想,向前一步,张开双臂和水儿紧紧的抱在了一起,就在这一瞬间,我只听见水儿在我的耳边还是轻轻的道:“欧阳,听我的话,现在文姬才是最需要你的人,如果你现在不好好对她,到时你会后悔的。”

  就在这时,我竟感到水儿在我的心中竟然是那样的伟大和值得我去尊重,在她的心中,想的永远是自已最好的朋友——李文姬。

  完了之后,她又拍了下我的肩膀,像是在鼓励我,我很是感激的看了她一眼,便转身朝楼上走去。

  我上楼后,只见李文姬正在洗手间里照来照去的,有点孤影自怜的样子,于是,我便坏笑道:“呵,是不是在孤芳自赏呀。”

  李文姬却一脸的笑意的看着我道:“欧阳,你看我今天漂亮吗?”

  说实在的,这女人做过美容之后就是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怪不得现在的美容业的市场这样的好,其实这时我还并没有过多的注意到李文姬美容过后的样子,就在她转过脸看我的时候,我的心里面竟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总之,她就像是一个采菊东篱下,刚刚从山里面采菊回来的妙龄女子一样,是那样的青春、美丽,浑身上下充满了阳光和朝气蓬勃,那是一种脱俗的美,白净的脸,长长的睫毛,水灵灵的眼神,双眼皮,粉嫩而又性感的嘴唇,再加上高挑的身材和紧紧的裹在她身上的那套得体的衣服,整个就是一个刚刚从天堂里面降落下来的天使一般。

  “嗯,简直就像一个小天使。”我几乎用赞美她的口气道。

  “是吗?那你看我真的像一个小天使吗?”李文姬说着又高兴的在我的跟前来回的转了两个圈道。

  “是的,一个刚刚从天堂里掉下来的小天使。”我还是赞不绝口的夸道。

  李文姬这时好像有点忘乎所以了,只见她迈着轻轻的步子走到我的跟前,眼神婆娑迷离的看了我一眼道:“欧阳,你知道吗?我今天晚上是最开心的一晚了,你能陪我跳支舞吗?”

  看她是那样的可爱,又有点孩子气,我有点不好意思的婉言道:“可是我不会跳呀?”

  李文姬这时好像有点很失望的看了我一眼,又想了一会道:“我可以教你呀,好吗?”

  看她是如此的认真动情,我轻轻的对她点头一笑表示同意。

  于时,在宽大的客厅里面,李文姬亲自选了一支舞曲,然后显得很从容的伸出她那粉嫩而又修长的手,很是主动的牵着了我的手,我感到她的手竟是那样的温柔,但也很有力,等她将另一支手放在我的肩上时,我竟然感到我是那样的紧张,浑身上下都感到不自在,虽然我也知道我的另一只手该放在她身上的某个部分,但我却迟迟没有,还是李文姬消除了我内心的这种顾虑与紧张,将我的手亲手放到了她的腰部。

  她感到她的身体是那样的柔软和轻松自如,就像水蛇一样是运动自如的扭动着,而我则配合着她的步子,动作笨拙的像头猪一样,但是李文姬却并没有在乎这些,她的两只眼神却是那样的投入和用情的一直默默的看着我,我觉得她看我的眼神时的样子我只有在电视上女主人公看男主人公时的样子时才看得到过的,此时,我感到我们就像是沉浸在电视剧中的某一个情节中的节奏一样的浪漫和投入。

  “欧阳,你会娶我吗?”李文姬这时死死的盯着我道。

  我心里一怔,心说,今天晚上你们怎么都问我同一个问题呀。我低下眉头来道:“你说呢?”

  “我想听你亲口说。”她的口气像是有点在逼我的样子。

  我想了一会,很慎重的看了她一眼道:“我们今晚能不谈这个问题好吗?”

  她明显有些很失望的对我点了点头。

  也许今天是有点太累了,不知怎么了,我和李文姬舞着舞着,我的脚竟一不小心给扭了一下,我疼的是痛叫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李文姬见状,慌忙的蹲下身去搀扶我,被她搀扶起来后,我就近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李文姬关掉音乐,便缓缓的在我的身边坐下来,然后用手轻轻的抚摸着我被扭伤的脚脖,关切的细声问我道:“疼吗?”

  我轻轻的摇摇头,也用手和她的手一起轻轻的揉着脚脖。

  李文姬这时俯下身子一边轻轻的柔着一边还有点的自责的道:“都是我不好,早知道我不勉强你跳那支舞了。”

  我强欢颜笑道:“没什么,不怨你的,一会就好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的疼痛剧然被李文姬那只柔柔的手揉的没有了疼痛的感觉,李文姬这时还是一只手不停的揉着我的脚脖,另一只手这时也自觉不自觉的搭在了我腿上,我这时一只手也轻轻的揽过她的肩,过了一会,她的将脸也轻轻的贴在了我的怀里。

  一切让我顿时感到都是那样的自然与美好,看李文姬偎依在我的怀里是一副很累的样子,我这时也轻轻的将她的手放在我的掌心,轻轻的握着,她也并没有拒绝,也轻轻的握住了我的手心。

  她的手是那样的细腻而又光滑,光滑的如果要不是我的手这时紧紧的握着她,她的手也许就会一下子的从我的手心里面滑落。

  我本来想这时让她好好的休息一下,没想到她这时在我的怀里竟小声道:“欧阳,你真的将来想要一个女儿吗?”

  我轻轻的揉捏着她的手道:“嗯,是的。”

  “那我为你生一个怎么样?”李文姬的语气好像在戏谑,听上去又好像很认真。

  但我还是没把她的话当真来看,笑下道:“好呀。那我们什么时候造计划呀?”

  “只要你愿意,什么时候都可以。”李文姬还是语气很轻的道。

  我这时把她的头从我的怀里拉起,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她道:“真的吗?”

  李文姬也很认真的对我点头道:“是真的。”

  我不紧感到浑身上下打了一个冷颤,看来她这次是没有在戏言。可是我还是很风度的将她又重新揽入我的怀里道:“可是,你还有生育的能力了吗?”

  丫丫的,我不知为什么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也许是我知道她已堕过两次胎的缘故,没想到李文姬这时是一脸的不高兴的从我的怀里爬起来,怒着嘴,瞪着眼冲我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呀?”

  我知道自已刚才的话说的过了火,忙笑着关切的对她道:“可我听别人说堕过胎的女人再怀孕,会对身体很不好的。”

  我的一句话说的她是一言不发了。

  她骨碌着两只水汪汪的眼睛看了我很久很久,又低下头,好像是心事重重。

  见此状,我极力的安慰她道:“别想那么多了,好吗?我们现在不是挺好的吗?”

  可是,李文姬今天不知怎么了,却像是一个孩子似的道:“可我真的想为你生一个孩子。”

  看她一脸的认真的样子,我又轻轻的把她揽在怀里道:“别傻了,就这样我觉得我已很知足了。”

  “欧阳,你说我这一辈子是不是就这样完了呀?”李文姬这时又有一些的悲观的道。

  “你不是说你平时已做了很多的善事吗?我想这足已弥补你以前犯下的那些错误,只要你以后不再的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上天会给你一个机会的。”我还是有些的违心的道。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的将来在哪里?也许我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在这个世上消失,我不敢想,也怕想那么多。”李文姬还是有些的痛不欲生的道。

  “我不许你说这些不吉利的话,你会过的很好的,你是上天派到人间专门来降妖的小天使呀。”我还是很平静的安慰她道。

  “欧阳,我做你的小天使好吗?”李文姬这时将头深深的埋在我怀里抱的更紧了。

  我一阵沉默并没有立刻的回答她,而李文姬说着说着也竟然在我的怀里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看着她安详的在我的怀里熟睡时那副甜甜的样子,静静的感觉着从她的鼻孔里发出的微微的鼾声,我的心里这时却在千声万声的呼唤道:“你永远都是我的小天使。”


31

  如果说在这个世上有一份爱情值得你去珍惜的话,那么,请你不要犹豫,迎上去,去好好的珍惜它,如果有一个人不值得你去爱,而你却还是苦苦的守着它,那么,我只能说,你是一个傻子。

  直到现在我还无法确定欣的心思到底要的是什么样的爱,爱在她的心目中到底是什么样的,我只知道在这个世上有一种爱比什么都可贵,那就是执著,对爱情的执著与忠诚。

  欣走了,走的很坚绝,而我却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独守着这份久违的执著,包括对欣的承诺,对她的无止境的爱。

  正如一位诗人所描述的那样,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梦,可是,我却在梦的世界里把自已给独自迷失了,迷失了我的爱,我的所有的一切,甚至还有我的灵魂。

  为什么我与欣之间的爱情就不是一场梦,为什么这场梦就这样的不能让我彻底的醒来,难道爱情在我的心目中就是这样的伟大吗?难道欣在我的心中就是世界上我的唯一了吗?难道欣就是最好的吗?

  我在自责,我在徘徊,我在悲苦,我不知道这段感情在我的心中还能让我伤害多久,不知道我的爱情世界里还有没有真的爱情会再次出现,我只希望一个人平静的过着,可是我又会想起欣,我想到了死,可我又不能逃避,有时我真的想对李文姬说,我们结婚吧,我们轰轰烈烈的谈场爱吧,那样我就会忘记欣,忘记以前所有的一切,可是我又做不到,我觉得我是自私的人,那样的话,李文姬在我的心目中是什么呀,不是对李文姬太不公平了吗?

  一转眼短暂的假期过去了,还好,因为李文姬陪在我的身边,这个假期总算没让我一个人孤独的过去,我有时就觉得我就特别的自私,自从我听说欣在家结婚的消息后,我就总是在渴望着有一个女孩能在我的心目中代替欣,所以,这个人我就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李文姬,而我却把自已所有的感情的赌注全都寄托于李文姬这样的一个妓女的身上了,我不知道我这是自私还是太世俗,还是真的对感情这东西看的太重,太与感情这东西较真了,总之,我想的最多的还是能给自已的情感一个可以停靠的港弯,让自已的心灵不再的承受孤独和更多的无奈。

  可是,这天早上,就在我起床的时候,却发现李文姬又无影无踪了,也许她真的又去做那事去了,看到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我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与失落,我觉得李文姬是一个不守信诺的人,她又一次的欺骗了我。

  在我的床头的依然是那张陈一如既往的纸条,让我心里多少的得到了一些安慰与满足,但更多的却是一种对她的怨恨,一种莫名的怨怒。

  看来,妓女的话真的不可信,想到这些,我的心里更是一阵隐隐的作痛。

  转眼间我的假期也到了,到公司上班的第一天还真的是有一些的不太适应,一切让我感到是那样的陌生,又是那样的迷茫,我就这样有些心不在焉的度过了漫长的第一天。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感到自已的头脑里是一片的空白,总感到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的不详预兆笼在我的心头之上,让我有些的心里一阵慌乱,又是一阵莫名的紧张,甚至是忽悠不定的。

  “砰,哗啦”,我还没有来得及开门就在外面隐约听到屋子里面传来一阵砰哩哗啦的响声,好像是什么地方掉在了地上,我的心里不紧是一阵的紧张,原以为是家里出了盗贼,我本想及时拿出电话叫来警察帮忙,但就在这时我又隐约的听到了里面的吵架声,是一男一女的,那男的声音我听不清,女的声音是李文姬的,这点我还是能辩得出的。

  于是,我没有立即果断的打电话,而是把门打开了。

  眼前的情景着实让我大吃了一惊,只见地面上是一片的狼籍,被摔碎的玻璃和瓷器撒落了一地,李文姬和一个男的对恃站着,看样子刚才这两个人是经过一番的激烈的争吵和打斗的。

  李文姬的衣衫也被这个男的给撕的是衣冠不整的,就连脚也是赤裸的,她显得是满脸的委屈的站在那里一阵的抽泣着,在她的眼角边挂着的只剩下泪痕了。

  那男的好像却并不关心这些,也是一脸的冰冷的站在那里,不过,这男的看起来很清瘦,好像得了什么病似的,一副病秧秧的样子。

  • 上一篇:老公房里传出的轻微的呻吟声
  • 下一篇:When You Are Old
  • 相关评论

    我要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手机端首页 | PC端

    © by Edward Web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