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文萃 > 文学世界 > 内容

小说:我和她合租的那段日子(4)

作者:    更新时间:2006-8-23 1:33:04

“我这一辈子不想找了。”我不知为什么从嘴里会说出这几个字。

“你不会守着你的处男身过一辈子吧。”

“谁说的呀,不是还有你吗?”

李文姬显得忧郁的用手指头捻着洒杯,看着我道:“我?我也不可能守你一辈子的呀,你将来肯定是要结緍生子的呀。”

我也不含糊,也说道:“反正我这一辈子是不想结緍了,拥有你真好,真的。”我不知道从哪里来了这么多的勇气。

“欧阳,你真的是太幼稚了,你的想法好像一个孩子的想法一样天真。”她很认真的又强笑了下道。

看她喝过红酒后一副迷人的样子,我几乎忘记了我是谁了,感到我和她就像是一对的情侣在谈情说爱,可听她说这些话,又让我很生气。心说,丫丫的你个鬼丫头,你才多大呀,还说我不够成熟稳重,说我像小孩子,好,改天我就让你偿偿什么是真正的男人。

“好了,不说了,你别伤心呀,我不是故意的。”

奶的,这李文姬还真会来事,自已说出的话又收了回去。

“你喝酒后更加妩媚漂亮了。”我看着她那泛着红润的脸,还是紧不住她醉酒后显现出来的漂亮与动人的样子的诱惑。

没想到她白了我一眼道:“你个大混蛋,你少打我注意了呀,呵,我就知道你说这话时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没想到她又这么小看我,我笑了下很郑重的对她道:“李姑娘,我想知道,难道我在你心中真的就是那样坏吗?那干嘛你还和我合租在一起呢?”

“因为你是好人呀,可就是嘴不老实了点。”

“谁让你长的那样漂亮呢?我眼前坐着你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我不想夸你都不行呀。”

“那你还想其它的女人吗?”没想到,李文姬却眼神不停的在我身上来回打转并显得神色认真的问道。

我苦笑了下道:“当然有你,就不想其它的女人了,可你不在的时候,还是会想起来的。”其实我嘴里说的这个女人就是欣。我和欣之间的感情不知要和你深上多少倍呢,我又怎么不会时常想起她呢?

李文姬这时又很是认真和含情脉脉的看了我好大一会儿,其实,我都被这样一个大美女给看的不好意思了,看她今天的眼神看的我这么的神入,我还在美滋滋的在想她是不是也在意淫我呀,可又想到自已也不是什么帅哥呀,她干嘛用这种眼神来看我,是不是真的急了呀,还是对我有图谋不轨的行动呀。

我越想越觉得心里美,好像一会她就要和我上床似的,不过,看她那圆滑的小嘴和性感迷人的脸,我真的好像吻下她。

“那你想不想——”她用手指轻轻的撵着酒杯,用很小的声音说着,虽然她的声音很小,可我却能听的清楚。

我整个脑子里面的血液抖然间流速加剧了起来,竟不知如何去迎对她那一直死死咬着我不放的迷人的眼神和那半遮半掩的言语。

“傻瓜,你还坐在那里傻愣着干嘛,还不来扶我一把呀。”我的心咯登一下是一阵的窃喜,真没想到这样一个美的简直无可挑剔的美女竟然这样投怀送抱来了。

不过,我年她那迷人的眼神就像是在勾引我,可我已管不了那么多了,她真的是太迷人太性感了,优其是喝了点酒之后,看起来更加的魅力无穷。

我吊着那颗激动不已的心轻轻的移动着步子向她靠拢过来,而她的眼神却随着我的身子的移动也一直不肯放过我身人的每一个部位,我也感到了她加剧的心跳声。

就在我正窃喜着下一步如何把她得手时,我的手还没碰着她的手时,只见她利落的一起身,把手里的未喝完的红酒一下子灌到了我的嘴里,不过,我能感到,她用力很轻,也许是怕咽着我了。

我被呛得一边用手不住的捂着嘴往外吐,一边心里骂道:“你个丫丫的臭丫头骗子,我今天又被你骗了。”我本来想好好骂她,但一想,这还不都是我的错吗?如果不是我对人家心怀不轨的话,人家也犯不着和我这样较真呀。

我是只能哑巴吃黄连了。不过,李文姬倒是开心的笑的没完没了,完了之后她却很深情的对我说道:“欧阳,等到下一次吧。”

丫丫的,我才不相信你呢。

等到我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李文姬已经不在了,但桌子上却放着她早已给我准备好的早餐,还留有一张便条。

丫丫的这个鬼丫头太神秘了,我心里暗自说道,我用手下意识的摸了摸昨天被呛的喉咙,心里还是一阵隐隐作痛。

便条上是这样写的:

“大懒虫,我知道你不到时间是不会起床的,不过,我已把这几天你吃的用的都给你准备好了,都在冰箱里放着呢?还有——

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不过,你可别误解,我喜欢的只是你的那种傻可爱劲和被我捉弄时的样子。

好了,等到下一次我们再见面时我会重重对你有赏的。

等我啊。”

操,没想到这丫丫的丫头骗子不但行踪神秘,而且总留给人不尽的遐思。

不过,看在她这么温顺份上,又对我这么的细心,也总算安抚下我昨天晚上受到的胯下之辱。

虽然现在有一个李文姬可以暂时的让我忘记过去,甚至会忘记和欣在一起的日子,但是,我还是不能忘记欣,我还是爱欣,这点是我自已也无法去改变的了的,有时我会认为也许这就是人们说的爱情吧。

至于现在在这个世上有没有永恒的爱,最起码我现在不敢肯定的下这个结论,但我会对欣一生一世都保留着一份特殊的感情和爱。

所以,既便是李文姬的出现,也并没有改变我对欣的这份情有独钟。

其实,人这种东西有时真的很邪乎的。我不知道怎么搞的,这几天那个项目部经理却对我分外的好,别人在背后都说她的坏话,可我倒觉得她并不像是那样的人,所以,我对她以前的那些诚见也几乎在头脑里一消而尽。

不过,我时常还会想起那天早上的事情,还会想到她那性感的后背、丰满的臀部。还会想到当我在项目策划方面得到公司老总的认可时,她对我投以赞许和信任的目光。

那天由于我在搞另外一个项目方面的策划方案,所以回家比较晚了点,不过,这几天李文姬不在我也倒觉得安静了许多,可又想到回到一个人在家里呆着,也的确是有些的心寒意冷的,不过,好一点的是我也不再像李文姬在的时候那样是急不可待的往家里赶了。

“欧阳,今晚请你吃饭可以吗?”我猛的一抬头,还以为是李文姬在喊我呢。

晕,当时我就吃紧了,没想到那个被人在后面指为“三八”的女人却正眨着眼睛看着我。

不过,我又马上恢复了平静,心说,你不就是一个项目部经理吗,你不就是和公司的老总有那么一腿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我还是不能答应下来的,毕竟,你是老板的女人,我怎么好意思碰呢?除非我不想再在这家公司呆下去了。

想到这里,我向她礼貌性的笑了笑道:“对不起,我恐怕今天没有时间,这个项目很大,我恐怕得需要赶时间。”

她看了看我没有说话,转身却走开了。虽然我表面上拒绝了她,可心里面却是一阵的忐忑与不安。

又过了一天,她又请我吃饭,我心想,第一次拒绝人家还情有可愿,可如果第二次再拒绝人家的话,我又觉得挺不好意思的,想来想去,那就给她个机会吧。

原来我还以为是公司里那几个她手下的心腹之人一起参加的呢,不过,当我和她在一家还算得上档次的小餐馆坐下后,我才发现,原来只有我们两个人。

我当时心里也是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毕竟她是我的顶头上司,不过,又一想,我何必苦了自已呢,难道我就不会趁此机会顺水推舟送她个人情,到时自已在公司上下也好生存,既便别人都称她之为“三八”,而我也曾亲眼目睹过她发骚时的样子,但我还是要笑面相迎的去面对她。

“欧阳,你在这里生活还习惯吧。”没想到她倒是先和我拉起了家常,也并没有像别人说的她那家的不可接近。

可我又一想,这个女人不会是因为最近我搞了几个成功的项目策划方案,使得公司老总龙颜大悦,她担心我有一天会取代她的位置,而像中国古代的那个叫赵匡胤的皇帝是“释酒解兵权”来了吧。

如果她真的是因为怕我到时动摇了她的位置而来跟我说和或者是想劝我走人的话,那她真的是一个心比蛇蝎不知还要毒上千万倍的狠女人。

“还行吧。”我有些若无其事的应了一句。

“那你感觉在这个公司怎么样?”

“很好呀。公司里的人都挺不错的。”我似乎对她存有戒心似的应称道。

“那你怎么看待我的呢?”她说这话时并没有抬头看我,而是拨弄着盘子里面的东西道。

“你人很好呀,有工作能力,又有魄力,给人一种女强人的形像和感觉。”我脱口道。

“可我不想做什么女强人,我只想做一个普通的人。”她显得很低调的说到这里,抬头看了我一眼,而我的目光也正好与她那忧郁的眼神相碰,我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来。

直到这时我也弄不懂,她怎么突然之间会给我说起这个来了,不过,看样子她并没有像我想像中的那样阴毒。

“不过,每个人活着都不容易,但凡事只能看开点就好。”如果说我在李文姬的眼里平时的作为就像是一个小男人的话,可不知今晚从哪里来的这么多的慷慨,在这个已经历过桑海沧天的女人面前也装起深沉来了。

“一个人整天用忙碌的工作来麻木自已那疲惫的身体,就像工具一样除了工作还是工作,有时想想,好累好累。”她也有点深有感触的道。

我下意识的用余光看了看她,发现这个女人不但在我那次无意间偷窥她到时,看到她不但有白嫩的皮肤,性感的后背,美丽迷人的臀部,而且她的胸还是那么的大,非常的吸引人的眼球,一条闪闪发亮的白金项链搭配上她那白皙的脖颈,看起来更加的妩媚动人。

我不得不承认,女人有时就是用这样的资本来征服男人的,而现在坐在我面前的这个女人也许就是用她的另外一种性感与妩媚征服了自已所在公司的老总,也就等于征服了公司上下所有的员工。

“欧阳,搞对像了吗?”她好像察觉到我对她的这些感慨并无多大兴趣,忽然又转换了一个话题。

可我不知道为什么见我的人总是喜欢问我这样的一个无聊的话题,但我还必须去回答。

“没有呢。”

“你的话好像很值钱呀,今天晚上你没说多少话,是不是对我有敬畏之心呀。”

听到这里,我笑了笑道:“没,没有。”

“不过,你很优秀,也不用太急。”

我不知道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心说,我找不找对像关你什么事呀,既便是我现在不找,也不可能和你上床的。

我心里虽是这样想的,但还是有意的在看她的脸部时扫了一眼她的胸。就连她里面那个白色的若隐若现的乳罩也着实让我在眼里噙了好大一会儿。

当我意识到她正要抬头看我时,我又忙收回了我那有点下流的目光。

“你很漂亮,也很性感。”妈妈的,我不知道自已是怎么了,平时把赞美李文姬的那一套又拿出来了,没想到突然间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我本来想收,可已收不回来。

我就像一个等待着被审判的犯人一样低头无语。

“呵,是吗?不过,见过我的人没有说我长的差的呀。”

我真她妈的晕了。

没想到她对我对她的赞美不但不生气,反而觉得很荣幸。居然自已独自在那里自恋起来了。

我心里嘿嘿笑道:“现在的世道真让人够晕的,特别是这些女人,她本身长的一般,你若赞美她长的很漂亮,她不但不生气,反而感激你,有的女人本来长的就是豆腐渣一块,可是硬让自已往美女堆里扎不可。唉,真她妈的不知恬耻,不过,也难怪了,现在倒是一个美女满城市乱穿的动物世界。所以,在你第一面见到一个女人时,你可以说她其它的坏话,但绝不可以说她不是美女。”

说完,她挑起眉毛看了看我,我也朝她相视皮笑肉不笑的应称了下,心说,你就别在给我抛眉眼勾引我了。

“对了,欧阳,我倒是有件事想麻烦一下你,看你能不能帮忙。”

听她这么一问,我心里暗自说道:“除了你生理上的需要我帮不了你,其它都可以谈。”

“这几天公司在外地有一个项目方会的培训会,我要去主持一下,时间大约是一星期,我能不能麻烦一下你在这一星期内照看下我的儿子,不过,他很听话的。”

听她这么一说,我倒是愣住了,我现在连自已还照看不过来我自已呢,再让我照看一个小男孩,这不是在开玩笑吧,可当我看她是真心实意的需要我的帮忙的样子,我有些为难的踌躇了一下便咬了咬嘴唇应了下来。

“你只要晚上按时把他接回去,再早上把他送到学校就行。”她又叮嘱道。

“难道你就不怕我把你儿子给倒卖到拐卖儿童的那些贩子们手里呀。”我故意这么说道。

“正因为我相信你不会,所以才放心把儿子交给你保管了。”她仍然是很信任我的样子。

“给你开玩笑的。”我笑了笑。

不过,在对她笑时,我还是没有放过对她的胸部和那丰满白嫩的皮肤一阵意淫。

不过,自从那个女人把她的孩子托付给我之后,我的生活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错乱。早上不但不能像往常一样睡懒觉了,而且还要首先把这个小男孩的吃喝拉撒给解决了,不过,这小男孩还算听话,对我给他买回来的食物既不挑食也不厌食,不管是什么食物,只要到他嘴里面,比什么都嚼的香,不过,我最讨厌小孩子哭闹了,他若要真的哭一下也就算了,可若要是一直没完没了的哭闹个不停,那我可就心烦了。

有一天晚上,我刚把他给接回到家里面,他就哭哭闹闹的吵着要见妈妈,可我跟这个女人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无法接通,我甚至在疑惑,这个女人是不是和公司老总到外面逍遥快活去了呀,她自已落的倒挺会享受,反把我天天得围着这样的一个小男孩团团转,现在连孩子和妈妈说几句话都无法接通。

再看看站在那里哭的是没完没了的小男孩,我心里顿时像藏了把无明业火,我故意吓唬他道:“你再哭,我一会把你送给别人家去。”

他也不傻,听说我要把他送给别人,还真的当真了,是躺在地上四肢乱动的哭的更加厉害了。

我实在没辙,可还得想办法呀,我又给那女人打电话,还是无法接通,我站在那里木木的想着,如果李文姬在这里该多好呀,最起码这哄孩子的事她们女人家比我强多了,我不住的骂道:“丫丫的你个李文姬,都好几天没见你的踪影了,你也不快回来帮帮我,我恨死你了。”我不知道我怎么会对李文姬恨的咬牙切齿的。

不过,还好,这小男孩见我没有什么反应,也不再哭的那么厉害了,但还是身子上下不停的抽搐着,看得我一阵心里发酸和疼痛。

我走到他站边,试图想把他从地上给拉起来,没想到还没等我伸手拉他,他竟然从地上站了起来,依然抹着红红的眼睛却是语出惊人:“等我长大了,我找人扁死你。”

我的天呀,我晕。

我没想到一个年纪小小的人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我真的有点哭笑不得。

但孩子毕竟是孩子,过了一会,他还是屁颠屁颠的跟在我的屁股后面是要吃要喝的,完了之后,他竟又搂着我的脖子亲了又亲,像一个小大人似的很认真的道:“如果你不想被挨扁的话,那你这几天要好好对我,不要把我送给别人。”说着,他动着那可爱的小嘴居然哭起来了,我怕再劝不好他,也只好认栽了。

可刚好了两天,这小家伙居然又心血来潮,是哭死哭活的非要见妈妈不可,无奈,我又说把他给送给别人来吓唬他,可他不吃我这套了,还是哭闹的不能消停,不过,还好,就在这个时候,李文姬回来了,我也总算长出了一口气。

李文姬刚推门进来,看到地上正躺着一个小孩子四肢乱弹的哭闹个不停,她先是一愣,又平静了下来,好像一下子明白了许多。

“哟,欧阳,你的孩子都这么大了呀,你这个当爸爸的可真是失败,你看着自已的孩子在这么冰凉的地上闹你不心疼呀。”李文姬的话语显得甚至刻薄。

我心里暗暗骂道,你个丫丫的,少在这里给我添油加醋,我还没问你呢,丫的你这几天都跑哪儿去了呀,一失踪就是好几天不见你的面。

关于这个孩子的情况,我不想给她解释那么多,目前最主要的是赶快把这个孩子给弄消停了,不要再这样闹下去。

  • 上一篇:老公房里传出的轻微的呻吟声
  • 下一篇:When You Are Old
  • 相关评论

    我要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移动端首页 | PC端

    © by Edward Web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