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文萃 > 文学世界 > 内容

小说:我和她合租的那段日子(6)

作者:    更新时间:2006-8-23 1:33:04

更何况还有李文姬这么一个漂亮的大美女陪在我的身边,在我和她之间还拉了这么一个乖巧可爱的小男孩。

不知内情的人,一定会认为我们是一个真正的小家庭呢。

“李姑娘,你看到那些人的目光了吧,他们现在肯定妒忌的要死。”我有些美美的看了一眼李文姬道。

“你少在这里臭美了。”李文姬也美美的朝我一笑道。

我知道她嘴上虽然是这样说,可心里面却也一定是美滋滋的,因为我从她今天那漂亮的脸蛋上洋溢着的自信的表情中已看出来了。

不知不觉,我竟然越想越有一些的陶醉其中了,想想几个月前我还沉浸在和欣分手时的痛苦之中,几个月后,却牵着我的另一个世界里的人走在大街上,并招来那么多羡慕的目光,而且现在连孩子都有了,虽然我知道这不是真的,但我现在走在大街之上的确有李文姬这样的一个美丽出众的女孩陪我,在我和她之间,的确有一个活泼的小男孩在调皮的走着。

而这种情况,这种感觉也是我在几年前都在脑子里不知被设计过多少次的,但那时想到的只是欣,以及我和欣的孩子,就像现在这样牵着我和欣的共同结晶走在大街上。而这一切现在也实现了,实现的简直让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我还是情不自禁的用余光看了看李文姬,她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看了我一眼道:“看你那傻样子,在家还没看够呀。”

“你看我们像不像是一个小家庭?”我还是想看下李文姬的反应。

李文姬却边走边晃了下脑袋想了下道:“大懒虫,这个问题我回到家后再告诉你吧,现在我还没想好呢。”说着,她竟手里扯着那个小家伙转身来到了路边的一家超市里面。

无奈,我只好随着她的意思走了,跟着她们也进了这家超市。

超市的人并不多,但熙熙嚷嚷的也不少,李文姬一只手牵着这个小家伙一边在挑捡东西,可没想到,这个小家伙的手却是不消停的看到什么都想抓,看到什么都想要,是死活都拉他不起来,李文姬看实在没法,就让我先带他出去。

丫丫的不知我带着这个小家伙在外面等了多长时间,还是不见李文姬的踪影,于是我又带着这个小家伙进到了里面,我一眼便瞅见李文姬正在卖儿童衣服的专区挑捡衣服,便带这个小家伙往里走,不过,这时我不知道脑子里一热,倒想出来了一个给自已出气治一治李文姬这丫丫的鬼主意来。

我蹲下身子来看了看这个小家伙也像李文姬平时叫他一样道:“宝宝,你说是叔叔我对你好还是那个阿姨她对你好?”

没想到这小家伙却翻了下眼道:“你们谁给我买的东西最多,谁就对我最好。”

“那好,一会叔叔给你买好多好多的东西,但是,我一会让你做什么你得听叔叔我的话。”

这小家伙一听我要给他买好多好多的好东西,不容我分说,歪着个小脑袋就应了下来。

“一会你见到你那个阿姨的时候,你就一直跟着她后面叫她奶奶,能不能做到?”

听我这么教唆,这小家伙一时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他也不可能明白。

“记住了吗?”我又重复道。

这小家伙还挺机灵,当我们快走近李文姬时,没想到这小家伙刚看到李文姬,是一蹦一跳的活跃着小腿来到李文姬的身后,用小手拉着李文姬的衣角是奶奶长奶奶短叫个不消停。

他这一叫不要紧,反倒是把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同时聚焦到了李文姬这里来,而李文姬也一下子被搞的是一头雾水,看这小家伙奶奶长奶奶短的叫上瘾了,而周围人的眼光也越聚越多时,李文姬终于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她脸上是一阵的泛红,还十分生气的用眼光看了看正站在远处偷笑的我。

她二话也不说,在众多人的目光中,抱起那个小家伙就往外走,可那小家伙却不肯住嘴,还是不停的一个劲叫她奶奶来着。

当李文姬走到我的跟前,两眼狠狠的剜了我两眼道:“你个臭欧阳,等着我回家再给你算帐。”

紧接着,我感到我的脚背上好像被什么东西给重重的踩了一下,疼的我是唉哟一声,差点没发出鬼哭狼嚎的声音来。

没想到丫丫的这个李文姬还真狠,跟我回家算帐还不算完,居然在我不注意时,用她那尖尖的皮脚后跟儿狠狠的在我的脚背上啃了一口。


6

如果有人要问我,当你真正开始在乎或者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会怎么样,我想我会毫不犹豫的对这个人说,如果我有一分钟见不上我爱的这个人,我就会心神不宁的急的团团转;如果我有一天见不上我爱的这个人,我就这一天也吃不香、睡不好;如果我有一个星期见不上我爱的这个人,我会像疯子似的满世界找她;如果我有一个月见不上我爱的这个人,我想我会成为一个神经质病人;如果我有一年见不到我爱的人,我想我会去见上帝。

想想在大学期间我和欣在一起的时候,可以说我们是形影不离,如影随行。既便是在我上厕所时,我也会手里拿着手机给欣发些肉麻的话,而这也是在毕业那天有很多人最终没有能够牵手,而我和欣却依然能够牵手笑对人生、笑对我们共同的美好未来的缘故吧。

有一次欣显得娇小可爱的把眼睛贴在我的脸颊上傻傻的道:“天,如果有一天我们真的分手了,你会不会还会想起我?我真的不知道你会不会是哪个最终牵着我的手愿意陪我走过一生的人?”我有时感到这女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心眼恁心,老是神经质质的对自已的感情没有自信心,这时我会温温的亲一下她那粉嫩的小唇道:“你别瞎想了,不管以后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我都是那个永远牵着你的手走到尽头的人。”欣听到这些话时,才会满意的冲着我笑笑,那样子甚是可爱。

可没想到几年后,提出分手的居然会是欣,而且原因就是她忍受不了我的性格和专横跋扈的脾性,不过,我也向欣坦白过,我毕业后,是性格有时不是很好,但我绝对是爱她的,我还信誓旦旦的对欣说,请她不要把一个人的脾气的改变和一个人情感的改变放到一块来论,我有对你脾性是不好,可我的心可全都是你的,我对你的感情一点都没有变,我还是像在大学时一样的爱你,喜欢你的,可欣却坚持咬定随着我脾性的改变,我也会渐渐改变对她的感情的,这只是迟早的问题,我当时真的急的想哭,想给欣解释事实不是那样的,可是,欣的态度是那样的坚决,不给我一点的希望和机会,既便是我流着眼泪向她求情也最终没能唤回她的心。

有时我就在想,难道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脾气开始大起来的时候,是不是就是这个人开始不爱这个人或者是不喜欢这个人的前奏了。是不是爱情和一个人的脾性之间是可以划等号的,直到我和欣分手到现在,我也没能弄明白这个问题。

可那时我却多么想告诉世上所有的人,我那么的爱欣,那么的喜欢她,她为什么就不懂呢?
而当这天晚上我和李文姬在一起吃饭我突然间问到她这个问题时,她也是哑口无声。

“欧阳,你为什么会突然间问起我这个问题?”李文姬好像敏感的意识到了什么似的。

“没有,我只是想起来了一些事情。”

李文姬看我不乐意回答的样子,也就知趣的不再追问我了。

“你是不是这几天又要失踪了呀?”我故意这么问道。

她深吸了一口气,伸了一个懒腰道:“不知道,看情况吧,不过,这几天有这个小家伙陪着,我真的很幸福的。”

“你喜欢孩子吗?”不知为什么,李文姬突然问起我这个问题来了。

“喜欢,但不是男孩,我喜欢女孩。”我的回答也很直接。

“为什么?”李文姬很诧异的问道。

“因为我家里就我兄弟俩个呀,我长这么大了,从来没有个姐姐妹妹的,我觉得家里有个女孩真的很好的。而且将来女孩子知道心疼人呀。”

李文姬听到这里没有说下去。

“怎么,你是不是想给我生一个呀。”我又厚着脸皮看着她是一脸的坏笑。

李文姬却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道:“怎么,是不是你身上哪里又痒痒了呀?”

“是呀,我现在全身哪里都痒呀,你怎么知道呀?”我又坏笑着朝她高声挑衅道。

只见她手里攥着一块未吃完的馒头一下子塞进了我的嘴里。

“你个坏小子,你这本性我看就改不了。”

我被咽的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我本想把嘴里被她塞的满满的馒头给吐出来,不过,又一想,既然是你吃过的,那这馒头上一定还留有你的唇香,而且还是你那双纤细滑嫩的玉手亲自喂我的,我何乐而不为呢,既然是你喂我,我就吃。不过,说喂我是抬举我自已了,丫丫的看她那副阵势就像是要置我于死地,我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野蛮。

我津津有闻的口里面嚼着馒头,还不住的朝李文姬边嚼边点头,以此向她示意,你这美女亲白弄到口的东西就是好吃,我就是要故意气死丫丫的你个臭丫头骗子,看你还有什么招来着。

没想到,李文姬看我吃的香,竟然低头哈哈大笑了起来。

看她那爽朗的笑声不绝于耳,我一边往嘴里咽着干干的馒头一边手指着那个已睡着了的小家伙向她示意让她声音小一点,这个小家伙今天跟着我和李文姬也累了一天了,最后竟然爬到我背上睡着了,无奈我只有把他给背了回来,不过,当我和李文姬回来走在路上时,我还自豪的在想,现在这个正被我托在背上的小家伙不正是将来有一天我和某某也会有的结晶吗?而李文姬回来时,她的任务也不轻,手里提了两个大大的袋子,她跟在我后面累的是上气不接下气,看她和我步伐一前一后有节奏的走着,难道她不正是那个我要找的那个和我一起真正生活的女人吗?

就在我被咽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时候,李文姬却给你倒了杯水递到我的跟前,努着嘴深情的看了我一眼道:“说你是个大傻瓜你就是一个大傻瓜,你实在咽不下去,你就不会往外吐呀。”

一杯水下去总算润了下我的喉咙,可我还是笑看着李文姬那好像不高兴的脸道:“这可是美女嚼过的馒头,我怎么能舍得吃进去再吐出来呢?”其实,我看得出,丫丫的这个李文姬是因为心疼我才不高兴的。

我看到李文姬这时又坐到我的对面,很是认真的捧着脸看了我好长一会道:“欧阳,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丫丫的你个鬼丫头,你平时那么机灵,这会儿倒揣着明白装起糊涂来了,我为什么这么能容忍你,为什么这么对你迁就,对你好,难道你就没有看出来吗?难道你就没有一点感觉吗?倒来问我。


7

我心里不住的骂着这个鬼丫丫的直想把这些话全吐出来。

“你还没有回答我今天我问你的问题呢?”我转过话题问她。

“不行,是我先问的你,你得先回答我问你的问题。”这丫丫的又在我面前霸道无理起来了。

“因为你长的漂亮呀。”我虽然知道这不是我心里面想要说的话,但还是这样说道。

“你骗人,这不是你的真心话。”没想到连我这点心思也让这丫丫的给看出来了。

“那你想让我说什么呀。”我自已倒还是在她面前装的挺满不在乎的样子。

“我要你说真心话。”她不依不饶。

“好吧,你看你天天早上起来给我做饭,又给我洗衣,里里外外都是你一个人在忙,既便是将来我的老婆也不会这样对我好呀,所以,有时你在我面前放肆无理些我还是能忍的。”我乱七八糟的又说了一大堆。

“那这还差不多。”这丫丫的总算心满意足了。

“那你也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我这个问题可不难呀。”我又道。

“那你再回答我一个问题,好吗?”她有些像孩子似的要求道。

我点头表示同意,因为我知道如果我执意不肯,这丫丫的准搅得我会不得安宁的。

“那你将来想找个什么样的女孩做你的妻子呀?”她问我这个问题时,显得很庄重,很严肃。

不过,我的心里面却是一阵隐痛。我想到了欣,欣也曾问过我同样的一个问题,那时我虽然并没有直面回答她,但我却拐弯抹脚的告诉她,其实我要找的就是像她那样的女孩,善良、漂亮、温顺贤惠大方,可到最后就是这样一个在我心中一直被我视为在这个世上最温顺贤惠、善良的女孩却伤我最深。

看李文姬用她那性感的手指托着她那粉嫩的香腮,一副沉鱼落雁的美的样子,我的心也顿了一下,但却哽咽了下喉咙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我能以后再告诉你行吗?”我很深沉的看着她的眼睛道。

“不行,我就要现在听嘛。”没想到这丫丫的又给我较上劲了。

“就你这样的我家祖上就算是烧高香了。”我想也没想就随口道。

“是吗?那你可要小心点了呀,我可不是你说的那种除了会给你做饭,还有给你洗衣的人。”这丫丫的说这话时语气还特严肃。

“到时你可要想好了呀,呵呵。”她竟冲我乐呵呵的笑了起来,不过,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得出她的笑也显得很忧郁。

“你这么漂亮的一个大美女,难道我怕你吃我不成?”

“那你听说过美女蛇的故事吗?”说完,李文姬竟又冲我格格笑起来了。

“不过,你放心好了,我不是美女蛇,我的心还没有蛇那样毒,不会毒到你的。”

丫丫的我不知道这个李文姬为什么今天会给我说这样的一些话。
“李姑娘,你外表看起来这么温顺漂亮的文静的女孩子,怎么有时对我发起火来就像恐——”

丫丫的,还没等我把最后那个字说出来,只见沙发上的那个沙包却直朝我横扫而来。

“告诉你个坏蛋欧阳,我心既不毒,也不是恐龙,我就是偏偏喜欢做你的死冤家,你怎么着呀?”

操,没想到这死丫丫的丫头骗子是如此的伶牙利齿,是得理不饶人,不得理也要和你搅混水。

不过,令我还是感到幸福和陶醉的是,她仍旧像往常一样是一个人默默的把桌子上所有的东西收拾完后,独自一个人到厨房里面洗刷去了,而我却是美美的翘着二郞腿,嘴里自我哼着小曲,欣赏着电视上那精采的画面,悠悠哉哉的过起了神仙般的生活。

而这也是我之所以能和李文姬合租在一起的最主要的原因。

等到李文姬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停当时,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了,我也半斜着身子靠在沙发上有些昏昏欲睡的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感到李文姬轻轻的推了我一下小声道:“大懒虫,是不是今天走了一天的路累了呀,你快回屋睡去吧。”

我下意识的揉了下眼睛,迷着眼看了看李文姬,没想到什么时候这丫丫的个丫头骗子已洗过澡了,她身了一件白色的睡衣,长长的黑发配上她那刚刚沐浴过的天使般的脸蛋,更显出她的动人与妩媚,更何况我离她那么远还能闻到她身上的那股刚洗过澡后香香的味道呢。

我强打起精神来还是有点色色的上下打量了一番李文姬,这时她已转身回到我的房间里把那个正睡得香的和一个小猪猪似的小家伙抱到了她自已的房间里了,我一看这情形,赶紧起身挡住了她道:“你这是干什么呀。”
李文姬显得很动容的看了看抱在她怀里的那个小家伙,又看了看我道:“欧阳,我想今晚和他一块睡。”

“不行,你不是说你不习惯晚上睡觉的时候有人在你的身边翻动吗,我怕你晚上睡不好,你身体吃不消呀。”

“这孩子他妈妈不是明天就要回来了吗?我怕我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所以,想今晚让他跟我一块睡。”李文姬闪着她那双明镜的大眼睛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抱在她怀里的孩子。

看她一副深情而又非常动容的神情,不知怎么的了,我的心猛的一颤,竟然对眼前的这个李文姬有着一种更加特殊的敬佩与感动。

“没想到,你也这么喜欢孩子呀。”其实,自从这个小家伙来到这里后都一直是跟着我睡的,因为李文姬说她不喜欢晚上睡觉时有人发出声音来,所以我就一直坚持没让这小家伙跟着她睡。
你个笨蛋,现在才知道呀。”她竟显得孩子气的给我犟了下鼻子。

“那你什么时候也给我生一个呀?”我却是没大没小的看着她的眼睛道。

“你呀,有时就像一个孩子。”李文姬瞪了我一眼道。

“是呀,那要不今晚你就搂着我和这个小家伙睡在一块得了。”我依旧是有点厚颜的道。

“那好啊,有本事你就来呀。”就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李文姬已抱着那小家伙回到她的卧室里去了。


8

我正要转身尾随在她的身后鬼使神差般的想进去时,没想到还没等我前脚踏进门,我的头部却被一重重的东西给撞击了下,我原本还以为是自已撞到李文姬卧室的门上了呢,可再看,却是这个鬼丫头骗子刚才还穿在她脚上的硬底拖鞋。

  • 上一篇:老公房里传出的轻微的呻吟声
  • 下一篇:When You Are Old
  • 相关评论

    我要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移动端首页 | PC端

    © by Edward Web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