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文萃 > 文学世界 > 内容

小说:我和她合租的那段日子(9)

作者:    更新时间:2006-8-23 1:33:04

  说实在的,李文姬这丫丫的丫头有时是太野蛮无理了些,但有一点我是比较喜欢的,那就是她善解人意,自已犯了错误会向你做出解释,不倔犟,更重要的是会哄人开心。

  但我还是没好声好气的道:“人家本来就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嘛。”

  李文姬这时却格格的又笑起来了,并道:“欧阳天呀欧阳天,我觉得你应该再脱胎换骨成个女人。真的。”

  “恐怕我这辈子是不行了。”

  “可以做变性手术呀。”

  我本想气气她,没想到丫丫的她居然在这里堵着我呢。


11

如果有人从没坐过飞机的话,他一定会告诉你坐飞机的感觉肯定是妙不可言,同样,如果有人从没谈过恋爱的话,他一定会说谈恋爱的感觉一定很好。是呀,是人也许大部分都会这样去想,越是从没经历过的或是从来就觉得很稀奇的东西在这些人的眼里看来,一定是最美好的。可一旦经历过或者说很失败的话,那这些人一定会大发牢骚说坐飞机的感觉也不过如此,还有一些人会发出这样惊人的感叹:世上最没意思的事情就是他妈的谈恋爱了。

  我不知自已是真的时来运转还是世间真的有因果报应,就在我和欣分手后来到这座新的城市后,虽然失恋的伤痛一直像阴影一样伴随在我的脑海里,但是,我却在这个时候遇到了李文姬,这多多少少给我寂寞而又痛苦的心灵上增添了些许的安慰。此其一,还有,自从上一次我的设计策划方案得到公司老总的大加赞赏后,从此,不但公司里其它的员工对我也是另眼相看,就连公司老总对我也是赞许有加,我在暗暗的有些为自已欢呼雀跃时,没想到好事又竟临到了我的头上来,那是公司要到外地搞一个大的项目策划的推介会,公司老总就带了我和公司里的另两位得力干将去了。

  我们去时乘坐的是飞机,说实在,这对我这个经历过了爱情的失败的人来说,还是第一次坐飞机,就在我们蹬上飞机的那一瞬间,我心里面是既激动又有些按捺不住自已的情绪,我当时就在想,如果现在欣知道我也能这样风风光光的第一次坐上飞机,那该多好呀。说实在,我不知道,我这一刻怎么会想到欣,也许我太爱她了,也许我真的是想让她和我一起分享这激动人心的一刻。

  想想我们两个人在大学期间,生活上是那样的简朴,别人有钱家的孩子天天就是下馆子,而我和欣只能到地摊上买点廉价的饭,有时为了省吃俭用,我和欣常常是等到人家都吃过后,才到学校的食堂里面吃点,因为这样一来我们不但在吃饭时不会被人看到我们吃的是什么,另一方面我们可以买到一些廉价的饭菜,因为到最后的时候,不但学校食堂里面的饭菜便宜,而且打菜的师傅还能多给我们打一些,这也是我和欣常常最后去的最主要原因,那时有时我都觉得挺对不住欣的,总感到脸上很多时候都挂不住,当我捧着欣的脸看着她的眼神道:“欣,你跟着我后悔吗?”她总是乐观的笑笑道:“你个大傻瓜,又在这里胡思乱想了,我愿意跟着你过这样的天天吃萝卜白菜的清淡的日子,而且我还要一辈子跟着你吃萝卜白菜,我都心甘情愿。反正我是这辈子都赖上你了,你想甩也甩不掉了。”每每我听到欣说这些话时,我心里都有一种说不出的痛,因为我的心里在流泪。那时我就在心里给自已发誓,我这一生一定要好好的爱欣,一定不会辜负了她对我的一片深情,我也一定不会让她一辈子跟着我过萝卜白菜的日子的。

  当我在机舱里坐下后,有些激动和心跳不已的看了看机舱里其它的人,又朝机舱的四周环视了一下,我看别人都系好安全带,显得悠悠然的样子,我也照此系上安全带,并身子稍朝后仰,微闭着眼睛等待着飞机起飞时那激动人心的一刻的到来。不过,我还是无法克制我内心的激动,还是情不自禁的想睁开双眼朝四周看了又看,那种兴奋的样子就像一个小孩子似的。

  当飞机开始缓缓的驶入起飞道起飞时,我内心更是有种说不出的激动,可内飞机真正的飞向蓝天时,除了微微的感到机身稍向后倾之外,其它的倒也没什么异常的感觉了,由于我们是坐的夜里的那趟班机,所以,外面的是什么也无法看到,只能听到外面嗡嗡的飞机螺旋的转动声。

  别人都说空姐如何如何的好,甚至说空姐们个个长的是如何如何的漂亮,所以,我这一次也算是与空姐们最近距离的接触了,当然,我也不会放过好好的欣赏这些被别人羡慕不已的职业里的所谓空姐们是如何的漂亮样儿?

  其实当我蹬机时都开始在注意那些个的空姐们了,站在机舱门口的是两个长的算不上很漂亮的空姐,一个年纪看上去已很大了,不过,气质倒还不算,另一个个子不是很好,长了一张不是很精神但却很白嫩的脸,不过,在这些空姐开始为我们搞服务时,我倒是注意到了一空姐,不但长的有形,而且绝对可以算得上是国色天香,高挑的身材,一身合体的职业装,一双明如皓月的眼睛显得炯炯有神,化的是淡装,气质显得也很脱俗和平静,给人一种美的享受和安逸的感觉。

  当这一空姐从我身边走过,从背后看她,更是显得身体笔直,形象扎人眼,只是臀部有点太突出,红色的裙子把她的整个后臀箍的紧紧的,不过,却更衬出了她的性感和燎人的欲火,我倒是没在意她的胸部,但是,我心里面私下在猜忌,这位空姐一定生过孩子了,想到这里,我心里倒是酸酸的,这么漂亮的空姐不知被哪个王八这么幸运给娶回家了。如若我能——,唉,不想了,想了也白想。

  想到这些,这时我已无心再去留恋其它的空姐,不管她们有多漂亮那已是她们的历史了,和我也沾不上关系呀,所以,我还是把心思收了回来,开始在想我的事情,开始脑子里面在想着李文姬,甚至我有点开始莫可名状的把李文姬的音容笑貌开始和现在机舱里所有的空姐在我的脑子里进行大比拼,因为我实在辩不出是那个李文姬长的漂亮还是这里面的空姐们长的比她还要漂亮和优秀,不过,我倒是只看到了刚才那个空姐比李文姬更有气质和形像,从后面看起来比李文姬丰满和性感,不过,我又一想也是,李文姬丫丫的还是一个没结婚的人,说不定还是个处女,还没跟男人上过床呢?可这个空姐说不定孩子都几岁了呢?但我又觉得我这人有点下流和自私,就连出差也不放过眼前的任何一个美女,也许是我想忘掉欣,想证明给自已看,其实世上不只只有欣这么一个好女孩,值得我珍惜的好女孩多了是了,我就是想让一个比欣更完美更漂亮的女孩在我的心目中来代替欣。但我还是觉得自已在这方面是那样的失败,既便是李文姬那样一个优秀和漂亮的女孩现在也没有完全的在我的心中占有一个位置。

  不过,机会还是来了,就在刚才那位漂亮性感的气质空姐给我倒饮料时,我居然会不怀好意的想和她来一次亲密接触,虽然我知道我的想法有点龌龊,甚至是下流,但我还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就在她端着杯子递到我的手里时,我拉着眼皮,故意把手伸的老长,就在接过她的杯子时,我的手心顺势摸了一下她的手背,不过,速度很快,就那么一下的触电,甚至连她的手的温度都没有的感觉到,只是有种柔柔滑滑的感觉。由于我是心怀鬼胎的去做这件事的,所以,不知怎么了,我紧张的手竟一抖,没有接着杯子,只见杯子从她的手里直直的掉落了下来,喷溅了我一身,也溅到了她的脚上,我当时大脑里是一片的空白,心说,这次完了,她要么会当场气势汹汹的指着我骂我是个色狼或者是个大流氓,要么会当场把我刚才的那点小伎俩和丑行公布于众,我的心里喘的像揣了只小兔子似的,脸上一阵的发白。

  “这位先生,实在是对不起,对不起呀。”她居然不但没有像我想像中的那种情形对我进行当场揭发,倒显得是彬彬有礼的赶快向我道歉,还一边拿干布俯下身子来为我试去洒落在我身上的那些东西,我像泥人一样竖在那里一时有些手足无措,毕竟,明明是我对人家不怀好意嘛。

  不过,我这时能更清楚的看到这位漂亮的空姐的英姿了,她不但有着姣好的面容,而且她的手修长而又白皙,她的脚也好看,显得小巧玲珑而又别致,非常的性感,我真的希望这就是在写剧本或是在电视剧中发生的那种故事情节一样,一个男主人公和女主人公就这样致命的邂逅,接着两个人又因某种机缘巧合相遇,再接着相识、相交、相恋、相爱、结婚——丫的,想到这里,我都不敢再想下去了,不过,再看看这空姐的脸,虽然很姣好,但也藏有几丝的沧桑。

  但不管怎么说,我总算有机缘和空姐来了个第一次亲密接触。且还是这么一位漂亮的空姐,并享受到了整个机舱里的其它人都享受不到的特殊待遇,那就是这位最漂亮的空姐亲自俯下身子为我擦试身上的秽物,我也比别人更亲近的一睹了这位空姐的风采。

  不过,话又说过来了,假如我真的和这位漂亮的空姐像演电视剧那样往下面继续发展下去的话,既便她有着令人羡慕的职业,有着良好的素质和修养,有着曼妙的身材和漂亮的脸蛋,我也不可能到时给我妈找回家一个已经有了孩子的女人给她做儿媳妇的,除非我和我妈断绝母子关系,否则,其它一切都枉然。

  可世上的事情也难以预料,说不定这位漂亮的空姐至今还是单身呢,不过,既便她是单身,我又怎么可能再有机会遇上她呢?世上又有多少可以让人值得期待的机缘与巧合呢?但不论如何,这一次也总算满足了我的猎艳心理。

  当飞机在夜幕的掩盖下缓缓降落时,我长出了口气自言自语道:“自已还是好好想想该如何去珍惜眼前的幸福才是最现实的,其实幸福就在我的眼前,我为何放着不知珍惜,倒去想这些个无聊的问题。”

  不过,看来女人们在自已的眼光里看待男人时说的一点也没错,男人们都是喜欢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我原以为这话只是对那些不守中规或对爱情不忠的男人说的,看来,凡是男人,这种心理谁都有过,只是有些人没有条件和本事去伸手施展罢了。


12

  其实,仔细想想,人生又何处不风流呢?我曾记得我在大学期间亲眼的目睹过这样了一件风流尴尬事儿,那是一个静谧的夜晚,我独自一个人悠闲自得的在校园里走着,就在我快走到学校后操场的一拐角处时,在一处昏暗处我看到有两身影在紧紧的贴在一起,甚是的亲密与无间,我本来以为是两个相恋的人在一块拥拥抱抱的也就完了,也本属正常的事情,可令我瞠目和结舌的是,这两个恋人却并没有像我们平时想像中的那样的矜持,而是在这么一个几乎没有任何的东西可以为他们遮羞的地方却表现的是异常的放荡。

  我甚至能听到两个人在一起激情澎湃时的声音和亲吻时发出的嚎啕声,听那种沉闷而又让人春心激荡不已的声音,我感到他们根本就不是在相互的抚摸与接吻,因为那女孩发出的声音就像似猪的嚎啕声,更让我不可思议的是,我几乎听到了对方相互扯开对方的衣裤的声音,还有裤子前面的拉链被拉下的哧啦作响声,虽然我没看清到底是谁在拉谁的裤子上的拉链。

  借着淡淡的月光,我能看得出那女孩的身子被那男孩给死死的顶在一堵墙上,那男孩的两只手肆无忌惮的在那女孩的上半身部分来回疯狂的移动着,两人在越来越激情的不能自控时,我隐隐约约在听到拉链被拉下的声响后,依稀可见那男孩的手伸进那女孩的下半身部分的里面在来回的动着,而那女孩却好像并没有反对的意思,而是将胳膊紧紧的搂着那男孩的脖子,下半身有些向后的微侧,上半则紧紧的贴在这男孩的身子上,将屁股向后微侧紧紧的顶在墙上,并激情的随着这男孩的手的节奏在来回的颤动着——

  而这也是我所见到的最激动人心和让人最心动不已的两个人在偷情时的撩人场面。

  如不是亲眼所见和被我给堵上了,我真的难以想像在这样的场合居然会发生那样的事情,非常的露骨,几乎没有任何一点的遮掩。

  后来我一直想把这件事说给欣听,看看她到时候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态度和反应,但由于种种原因我也一直都未告诉她这件事儿,不过,我那时也曾想和欣一起风流,就像我看到的那一幕一样的偷情,从而得到一种无法想像得到的快感与激情,但我始终没有向欣伸出魔手,这不只是因为我很爱欣,而且还时刻的在她面前能够克制住自已,并能够保持住一种冷静的心态,更多的是因为我觉得我爱欣,我喜欢欣的一切,所以,我要等到和欣洞房花烛夜那天——

  就在我从外地出差回来刚回来家里,第一个要想见的人就是李文姬,就连我自已也说不清楚,我怎么会这么的思念李文姬,那一刻,我更懂得了原来思念是这么一件让人感到既美好又痛苦的事情。

  就在我推开门的那一刻,我想都没想就先开口喊道:“李姑娘,我回来了。”不过,这一次这丫丫的果真没有让我失望,她正在厨房里不知在一个叮哩哐当的忙活儿着什么,听到我在叫她,她侧着身子朝外面伸了下头,冲我相视一笑道:“大懒虫,你回来了呀。”

  看她朝我浅浅的一笑,我的心里面着实一热,有一种说出不的欣慰和激动,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寻找的生活没想到在这里出现了,曾几何时,我一直都期待着家里有一位漂亮善良的妻子在我回到家里后,能像现在李文姬那样朝我轻轻回眸一笑,然后像一个家里面的主妇一样为我做饭、洗衣,简单而又朴素的操持着这个家。

  “这几天你一定想坏我了吗?”我本来想问李文姬这几天你想我了没有,或者直接想对她说,我离开这座城市这几天真的很想你时,可我在心里琢磨来琢磨去,都不大合适宜,所以,就厚着脸皮径直来到厨房的门口,站在那里用欣赏的眼光看着李文姬这样说道。

  李文姬却一转身,手里拿了一块刚做好的糕点一下子塞到了我的嘴里,有些调皮的笑道:“你呀,就是堵不住你这张不老实的嘴。”不过,我听看得出,她虽然是这么说,可打心眼里她还是挺喜欢我这么做的。

  我有些吱吱唔唔的一边嚼着她塞到我嘴里的糕点一边还吐字不清的道:“人家就是想你了嘛。”

  李文姬却用手一边把我向外推一边道:“唉呀,你少贫两句不会有人当你是个哑巴的,快先去洗个澡去,你身上的味道好难闻呀。”

  我磨磨唧唧的洗了个澡又把自已收拾一番从浴室里走出来时,却发现李文姬蜷着身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似乎已经睡着了,但电视机却还不停的响着,看李文姬蜷坐在沙发上一副安祥的样子,说实在,我真的不忍心去惊醒她。

  也许李文姬这时感觉到了我站在那里,所以,她睁开有些慵懒的眼睛看了看我道:“你洗好了呀。”我看着她点了下头,又看了看桌子上面她已经为我做好的饭菜,一股冲动的热泪几欲是夺眶而出。

  “我看你今天的气色不是很好,是不是生病了呀?”在吃饭时,我看李文姬一直低着头不说话,就轻轻的问道。

  李文姬咬了下唇,似乎有很多的话要和我说,但一时之间好像还没想好,又咬了下唇收了回去,虽然这一点我看得出,但是我还是不想去勉强她去做她不喜欢做的事情或她不愿意告诉我她的一些私人的事情。

  “欧阳,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在一起合租,我真不知道你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她看了看我说道,又收回了有些矜持的目光。

  虽然我不知道她说这话的意思,但我还是故作无所谓的样子道:“你如果真的有一天不再与我一起合租,那我的生活还是这样呀,这个地球离开了谁都照样会转的。”

  李文姬却抬头瞪了我一下道:“是吗?那我问你,你床下面压的你的那个内裤放了多少天了呀?”

  听到这里,我的脸上是一阵的发红,心里是一阵的呕吐,没想到这个丫丫的李文姬在我不在家的时候,居然到我的卧室里乱翻动起我的东西来了,就连我出差前由于走的急,还没来得及洗的内裤她却也倒腾出来了。

  我悻悻的看着她吱唔道:“我说李姑娘,我们现在可是在吃饭耶,你别说这个好不好,我心里不舒服的。”

  “不舒服?我说你个大懒虫,你还知道什么叫不舒服?”

  我一时又被她堵的无语。

  “我说欧阳天呀欧阳天,你不为别的,就看在我们是合租的这种关系上,你不为自已想想,总也得为我想想吧,更何况我真的对这种事情很反胃的,再说这可是我们两个人的天地呀,不是你一个人时那么随便呀。”李文姬有些态度严肃而又认真的像是在向我发起挑战。

  我本想跟她做出解释我之所以没有来得及洗的原因,但最终没说出来,我只是默默的吃饭,默默的听她训斥。

  这时,李文姬竟扑哧一下捂着嘴格格的笑了起来,我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她,心说,这个丫丫的,刚才还对我一副三八婆的样子,怎么一会就笑起来了呢?

  “欧阳,你刚才吃饭的样子真的好缅腆,就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一样低头无语,不过,我喜欢你这样的酷,像个男人,很成熟。”

  听到这里,我心里暗自道:“什么像个男人呀,我本来就是一个男人呀,你这丫丫的,怎么说话这么伤人心呀。”

  “是吗?那是不是我平时就很傻呀?”我故意这么说道。

  “是傻,不过,是傻的可爱。”李文姬说到这里,竟然又嘀嘀的笑了起来。

  “欧阳,说实在的,我刚才不是想怎么着你,而是我有时真的觉得你太不会照顾自已了,真的。”李文姬闪烁着眼神显得很动容的道。

  “怎么?你是不是心疼我了?”我朝李文姬一脸的坏笑道。

  “是呀,我是心疼你了,谁让我是这么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呀。”李文姬竟咂着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看得出,也是故意这么说给我听的。

  “不过,谁让我命好呢?竟遇上了你这么一个善解人意,又会照顾人的人呢?而且还是个美女。”我也讪讪的看着她抿嘴笑道。

  “你嘴还真甜。”李文姬甜甜的看着我,像是在赞美我似的道。

  我不知我这人什么时候竟变的是如此的得寸进尺了,听到李文姬在赞美我,我居然有些得意忘形的看着她道:“那你答应我的事情什么时候兑现呀?”

  李文姬却不慌不忙的道:“我答应你的事情多了去了,呵,你说是哪一件呀?”没想到这丫丫的却故意装糊涂。

  看她一副乐呵呵的看着我的样子,我也无心再与她恋战下去,埋头又吃起东西来。

  人这种东西有时想想就是只要你心里认定的事情,就是她妈的贼心不改、色胆包天。吃过晚饭后,李文姬由于今天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就早早的去休息了,我看她早早休息,自已也无心再看下去电视了,于是,也便早早的回到了自已的卧室里,不过,不知今天是怎么了,就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无法安然入睡,脑子里满是李文姬的音容与笑貌,一想到这些,我的心里就像猫抓了一样的痒痒。其实,我倒不是真的想与她有肌肤之亲,我只是想吻一下她或者是紧紧的拥抱一下她也行,别的就无所他求了。

  • 上一篇:老公房里传出的轻微的呻吟声
  • 下一篇:When You Are Old
  • 相关评论

    我要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移动端首页 | PC端

    © by Edward Web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