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文萃 > 真情诉说 > 内容

月儿弯弯照九州 ——听《家乡的月亮》

作者:踏月空山    更新时间:2022-8-27 12:23:03
儿时那家乡的月亮,散发着皎洁的月光,轻轻柔柔的洒在,生我养我的地方。透着那皎洁的月光,看到了窗前的妈妈,她穿针引线的样子,一辈子让我难忘。啊...啊...嗯...唔...
长大我离开了故乡,告别了养我的地方,来到了陌生的城市,寻找我儿时的梦想。看着那城市的月亮,想起我变老的妈妈,多想回到小时候,依偎在您的身旁。啊...啊...嗯...唔...

《家乡的月亮》这首歌的词、曲、唱均由祁隆完成。旋律优美,歌声动人。小提琴配乐深情而低徊,听起来哀而不伤。我觉得祁隆唱歌基本不用什么技巧,很质朴;歌词也不够高大上,平白如话。但就是觉得感动,发自肺腑的那种。
泰戈尔在其《吉檀迦利》中这样写道:“在我双手合十膜拜你时,让我的全部生命,启程回到它永恒的家乡,如同一群思乡之鹤,日夜兼程飞回它们的山巢。”《吉檀迦利》是送给神的作品,但我相信泰戈尔在写这段话时想到的应该是母亲。我还相信正是因为上帝不能照顾到所有人,所以他才创造了母亲。
歌曲按时间顺序分为两部分。
儿时那家乡的月亮,散发着皎洁的月光,轻轻柔柔的洒在,生我养我的地方。
“皎洁”写的是月亮的明亮洁白,“轻柔”写的是月亮的委婉温柔。“生我养我的地方”则照应“家乡”。
透着那皎洁的月光,看到了窗前的妈妈,她穿针引线的样子,一辈子让我难忘。
通过“儿时”歌者的视角,我们看到了那位“窗前的妈妈”。她在晚上还在“穿针引线”,不知疲倦。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孟郊的名句“慈母手中线”。这一特写在歌者心里定格,永生难忘。月光明亮洁白,母亲勤劳慈爱,透过月光看到妈妈,便使这天上之月与窗前之人形成了歌者的捆绑记忆,再也无法分开。
长大我离开了故乡,告别了养我的地方,来到了陌生的城市,寻找我儿时的梦想。
泰戈尔在其《新月集》中这样写道:“你正值生命的青春期,你的路还很漫长,你把我们给你的爱一饮而尽,就转过身,头也不回地离我们而去了。”孩子长大了,自然会离开家。为何要强调城市的“陌生”呢?因为越是在陌生的地方,人就越容易想家想妈妈。但再想也要走下去,因为实现儿时梦想的土壤,不在家乡。歌者开篇用“儿时”,此处依然用“儿时”,说明自己的梦想是笃定的,没有改变过。既然没有改变过,那就不得不离开家乡。
看着那城市的月亮,想起我变老的妈妈,多想回到小时候,依偎在您的身旁。
城市上空也有月亮,那月亮还是那般明亮洁白,委婉温柔,真是“江月年年望相似”。可妈妈却在日益变老。孔子说:“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为何“喜”?因为父母高寿。为何“惧”,因为父母又老了一岁。天上之月与窗前之人虽然形成了记忆绑定,但终归还是有个期限。哪怕你将这期限设定为永远,那永远又有多远呢?所以,尽管不得不离开家乡,却又很想陪伴在妈妈身旁。歌者不说“陪伴”,而说“依偎”,符合“小时候”这样的时间设定,也更能体现孩子对母亲的依恋与依靠。母亲是我们天然的避难所。当在“陌生”的城市伤了累了,母亲的怀抱就是治愈良药。
歌曲第一部分写的是“她穿针引线的样子”,第二部分写的是“依偎在您的身旁”。第三人称转换为第二人称,与母亲直接对话,更显其一腔真情。用“您”而不用“你”,则表达了对母亲由衷的感激与敬意。
母爱深深,乡情悠悠,披荆斩棘抬头望,月儿弯弯照九州。
生我养我,质朴家乡。暖我慰我,皎洁月光。穿针引线,慈母心肠。
不忍离开,又必须离开;不愿老去,又只能老去。人世间的无奈就是这样细细密密,不亚于母亲的针脚,亦不亚于洒落的月光。家乡的月亮,照在我心上,窗前的妈妈啊,愿她伴我久长。

  • 上一篇:彼岸花开,花落彼岸
  • 下一篇:又是中秋
  • 相关评论

    我要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移动端首页 | PC端

    © by Edward Web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