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网络世界

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文萃 > 文学世界 > 内容

一个贞烈的女孩子

作者:夬庵    更新时间:2023-7-8 19:59:16

“爸爸,我实在饿的忍不住了。你四天多不给我一口饭吃,爸爸呀,你当真忍心看着我饿死吗?”

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子锁在后堂屋西头房里,两支手不住的捶打房门,连哭带喊,声音已经哑了。她的父亲坐在房门外一张椅子上,脸上颜色,冷冰冰的好像铁一样。听着他的女儿喊叫,忽然站起来指着房门说道:

“阿毛,你怎么这样的糊涂,我自从得了吴家那孩子的死信,就拿定主意叫你殉节。又叫你娘苦口劝你走这条路,成就你一生名节,做个百世流芳的贞烈女子。又帮你打算,叫你绝粒。我为什么要这样办呢?因为上吊服毒跳井那些办法,都非自己动手不可,你是个十四岁的孩子。如何能够办得到。我因为这件事情,很费了踌躇,后来还是你大舅来,才替我想出这个好法子,叫你坐在屋里从从容容的绝粒而死。这样殉节,要算天底下第一种有体面的事,祖宗的面子上,都添许多光采,你老子娘沾你的光,更不用说了。你要明白,这样的做法,不是逼迫你,实在是成全你。你不懂得我成全你的意思,反要怨我。真正是不懂事极了。”

王举人说了一篇大道理,他女儿听了还是不懂,哭喊越发利害,后来竟然对她老子大骂起来。王举人没有法子想,只好溜出来,叫陈妈把他房里书桌子上那把新洋锁拿来,连穿堂后通后院的门,也锁起来了。

到了明天,阿毛的娘,躺在床上,正在为她女儿伤心流泪。看见王举人从外面进来,就向他说道:“阿毛不吃饭已经六天了,还没有饿死,还是直着脖子在那里喊骂。今天噪子更哑,声音好像老鸭子,我听到耳朵里,比刀扎我的心还要难受,这样惨的事情,我实在经不住了。依我的意思,不如拿你吃的鸦片烟膏,和在酒里。把他灌下去,叫他死得快些,也少受许多苦。这样的办法,我想你也没有什么不愿意。”

王举人说:“你这个主意,我倒也很愿意办。但是事到如今,已经迟了。你要晓得我们县里的乡风,凡是绝粒殉节的,都是要先报官。因为绝粒是一件顶难能而又顶可贵的事,到了临死的时候,县官还要亲自去上香进酒,行三揖的礼节,表示他敬重烈女的意思,好叫一般妇女都拿她作榜样。有这个成例在先,我们也不能不从俗。阿毛绝粒的第二天,我已经托大舅爷禀报县官了。现在又要叫她服毒,那服过毒的人,临死的时候,脸上要变青黑色,有的还要七窍流血。县官将来一定要来上香的,他是常常验尸的人,如何能瞒过他的眼。这岂不是有心欺骗父母官吗?我如何担得起。”

又过了一天,是阿毛绝粒的第七天了。王举人清早起来,躺在炕上过瘾,后堂屋里边鸭子似的声音,也听不见了。知道阿毛已到要死的时候,连忙出来,开了两道门上的锁,进去一看。阿毛直挺挺的,卧在床上,脸色灰白,瘦得皮包骨头,眼珠子陷到里头,成两个深坑,简直像个死过的人。拿手放在她小嘴唇上,还略有一丝鼻息出进。紧按她两手上的脉,也还觉得有点跳动。知道她还可以经过三四个钟头,才能断气。正当这个时候,可巧大舅爷来了。王举人就托他赶快往县衙门里去报告。又托他顺道代邀几位熟识的乡绅,预备县官来的时候作陪客。王举人叫人把香桌抬到客厅里正面摆好,就同他夫人把阿毛抬起,放在一张大圆椅上坐着,拿几根丝带子,把她从头到脚,都绑在椅子上,抬到客厅里香桌跟前。再看阿毛,两只眼睛的光,已将散了,只有气息还没有断尽。她娘看见她这个样子,就忍不住大哭起来。王举人皱着眉头说道:“今天县太爷来上香,总算我们家里百年不遇的大典,你这样哭哭啼啼,实在太不像样,你还是忍着些好。”他夫人就哭着进后面去了。

大舅爷同着几位乡绅进来了,不多一刻,合肥县官也来了。上香,进酒,作三个揖,礼毕。王举人向县太爷作揖道谢。坐定后彼此说了许多客气话,县太爷端茶碗告辞,几位陪客略坐一坐,也都散去了。

王举人送完了客,向大舅爷说道:“刚才县太爷说的,他那里还预备了‘贞烈可风’四个字的一方匾额,明天早上就用他衙门里的全副执事鼓乐送过来悬挂。这件事情,一定要轰动了全城亲友,都来贺匾,又要到阿毛灵前上祭。明天还要劳舅兄的驾,早些到我这里,替我烦一烦神招待他们。”大舅爷说:“那是应该的事,何消你说,我想我这外甥女儿,不过十四岁的一个孩子,死后惊动了閤城官绅,替她挂匾上祭,她的福命,总还……”刚说到这里,忽然听见后面上房里一阵乱嚷,老陈跑出来喊道:“老爷,请你快些进去,太太哭晕过去了。”

来源:《新青年》第七卷第2号


关于作者——夬guài庵

三十年(1904年)变卖家产在寿县北街僧格林沁祠旧址创办“蒙养学堂”,自任堂长,办学期间,同张树侯、柏文蔚等组织“天足会”、“强学会”,宣传革命,抨击清廷腐败,提倡妇女放足。光绪三十一年东渡日本求学,在东京加入同盟会。次年被派回国运动新军起义,同段云、权道涵在南京欲谋刺两江总督端方,因叛徒出卖被捕。被捕后表示如蒙宽赦,情愿出家为僧,不问政治,又因他是宰相孙家鼐的侄孙,端方与孙家鼐有师生关系,因而轻判监禁五年。南京光复后,孙毓筠恢复自由,任江浙联军总部副秘书长。民国元年(1912年)3月,任安徽第一任都督,7月辞职,赴京任临时参议员,被袁世凯聘为公府顾问。国民党二次革命时,他组织“国事维持会”,以调和南北为名,暗中为袁效劳。民国2年,孙毓筠任约法会议议长、参政院参政,时值一批军阀政客大搞复古,“共和政治”徒有虚名。他积极主张推行“君主立宪制”,组织“宪政研究会”。民国4年,以“研究国体问题”为名,与杨度、严复等人发起成立“筹安会”,被选为副理事长,兼任大典筹备处处长。民国5年,帝制失败,离京赴津。7月,作为帝制祸首之一被通缉。民国7年3月特赦,民国9年五十岁生辰时,撰写《我对于一切人类的自供状》一文,痛悔自己参与政治活动事与愿违的经过。民国13年,应河南省军务督办胡景翼之邀,至开封胡府作客,同年冬,病死于开封。有抄本《夬庵狱中集》、《烬余集》。


简评

这篇文章讲述了封建时代的一个举人老爷因为女婿死了,可能还没过门,就要求14岁的女儿自杀为夫殉节的悲惨故事。女儿不愿意就把她关在屋子里活活饿死的故事。整整饿了7天,女儿遭受了巨大的痛苦和非人的折磨,最后失去了年轻的生命。

文章通过对这一事件的描写,对不同人物的描述,深刻揭露了封建礼教吃人的本质。

举人老爷为了所谓的妇节,为了得到县太爷的重视不顾骨肉亲情亲手把女儿送入了鬼门关;说明他自私自利; 母亲在女儿遭受苦难时虽然痛苦的撕心裂肺,但说出了让她服食鸦片早点解脱这样的话,虽然有一定程度的挣扎,但从心底上也是认同举人的做法,可见被封建制度毒害得很深。县太爷在女孩子第7天快要死的时候来举人家在女孩面前例行公事般的上香祭拜,表现了对生命的冷漠,他是封建制度的执行者,如同一个刽子手亲自为女孩盖上了棺材。

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封建社会男女的不平等和妇女地位的低下。整个社会以夫死妇随为荣,而且不管本人的意愿,在男权父权的压迫下,所有的反抗都无济于事。所有反抗的声音都消失在封建统治者的狰狞的獠牙中。

来源:网络世界

特别声明:以上作品内容(包括在内的视频、图片或音频)为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遇版权问题,请立即联系删除。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videos, pictures and audi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the user. This platform mere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pace services. In case of copyright issues, please contact us at the first time and we will remove the related content immediately.

  • 上一篇:名诗荐读 | 莎拉·蒂斯黛尔《Over the roofs》
  • 下一篇:春日锻抄
  • 相关评论

    我要评论

    大名: (*缺省将显示IP)
    内容: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手机端首页 | PC端

    © by Edward Web World